著史之难,如鱼饮水

2012-10-23 11:03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来源:南方都市报南都网

  <《林一厂日记》(上下册),林一厂著,中华书局2012年6月版,88.00元。

  陈晓平自由撰稿人,广州

  杨衢云的项上人头值多少钱?这不是小事,关涉到兴中会的领导层如何构成。1895年乙未广州起义失败,广东按察使刊出告示,悬赏捉拿孙文、杨衢云等人。邹鲁《中国国民党史稿》说:孙文一千两,杨衢云一百两;西方的孙中山研究专家史扶邻沿袭此说;很多权威著作也照抄如仪。我一直怀疑,兴中会会长杨衢云的人头,这么不值钱?直到通过朋友找到黄大德发在香港的一篇文章,才恍然大悟:邹鲁纂改了原始史料,借贬低杨衢云来抬高孙文;1895年香港《华字日报》刊登的赏格,杨衢云与孙文同等,都是一千两。《林一厂日记》以其作者的党史会主任编纂的官方身份,为黄大德的结论提供了佐证。(来源:南方都市报南都网

  国民党党史有太多有意无意的“乌龙”,邹鲁此例只是冰山一角。《林一厂日记》记载,以写作《革命逸史》著称于世的冯自由,曾对党史会主任委员张继直言:“陈少白所述杨衢云事太偏,杨当时在港有一部分势力,故总理乃让伯理玺天德之名,即其后杨氏被杀,修史时似应从宽。”陈少白是孙中山同学,早期的左膀右臂。他在《兴中会革命史要》中,对杨衢云丑诋不遗余力,纯属派系私见。冯自由是1895年就结识孙中山的“红小鬼”,对早年史事比较了解。杨衢云能被选为“伯理玺天德”(president),是他当时实力高于孙文的明证。乙未广州起义,是杨、孙两派的合作行动;失败之后,两派竞相卸责,演成恶性攻击,孙派陈少白、杨派谢缵泰都难辞其咎。倒是杨、孙本人并无芥蒂。1896年,杨衢云从南非到日本与孙文会合,比邻而居;1899年,杨夫人临盆,孙逸仙医生悉心传授接生方法给杨衢云,顺利生下一女。

  伦敦蒙难之后,孙逸仙在国际上名声大噪,陈少白策划了哥老会、三合会与兴中会联合成立“兴汉会”的行动,推孙逸仙为总会长,铸就印信,示意杨衢云让位。杨大度地接受了让位要求,事后还全力配合孙中山组织庚子惠州起义,派史坚如暗杀两广总督德寿,反被德寿派人暗杀于香港。杨衢云让位之后,甘居人下,倾心辅佐,颇有古风。后来很多著作跟着陈少白的调调,大肆宣扬烈士杨衢云的“错误”,真是于心何忍。冯自由这个澄清,既随着《林一厂日记》的出版公诸于世,今后写史之人,还望高抬贵手,莫令香港无名碑下的杨烈士无法安息。

  名人故里的争议,往往超出学术的范围。孙中山祖籍是东莞还是紫金,聚讼纷纭;多种势力的介入,增加了问题的复杂性。“紫金说”的始作俑者是著名学者罗香林。他将紫金某个“孙琏昌”与孙中山族谱中“孙连昌”等同,又将美国人林百克《孙逸仙传记》中拼写不准确的Kungkun(东莞)曲解为所谓紫金“公馆村”。经过邱捷、黄宇和等大量学者严密的调查考证,证明邓慕韩的“东莞说”无误,“孙琏昌”与“孙连昌”相差50年。当年邓慕韩为坚持己见,还受到中央党部的处分,《日记》记录了此事,令人啼笑皆非。林一厂算是罗香林同乡,却没有偏帮罗氏,写出《罗香林著国父家世源流考未足征信之点》给党史会参考。尽管学术界已经给出了结论,有些人仍会喋喋不休。无论如何,即使要继续讨论,也必须限制在纯学术范围内,不应借此挑动族群冲突。(来源:南方都市报南都网

  林一厂坚持“史必征实”,不愿以“丑诋异党”向蒋中正献媚。1944年7月8日,他审查《中国国民党廿年来奋斗史》,对书中中共“投顺”字样不满,拟改为“共赴国难”。这种书生气对升官发财没有好处。他主编的《中国国民党五十年大事记》因缺乏贬低“异党”的宣传内容,被中常委否决。

  身处抗战阶段,林氏坚守“兄弟阋墙,外御其侮”的古训,但强烈的民族主义也让他偶尔违背史家戒律。本书第444页中,林氏提出“凡汪逆著作言论即在《民报》等之排满革命论文,均应一律禁止流传,党史中完全取消汪逆名字。此不惟洗涤历史污点,亦免使其遗留印象于后世国民之脑际”。汪氏后期投敌,不必因此抹杀他在历史上的贡献。《民报》上的战斗檄文,是近代史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要将他从后世国民的脑际抹去,既不智,也无用。

  林氏属于党务系统的技术官僚,不趋炎附势,勤谨自律,在清水衙门安心供职,比较难得。该书保留了大量国民党史原始资料,记录了1942-1947年间重庆、南京普通公教人员的工作生活,所述“办公室政治”也很有看头。1947年4月24日,林氏记“肉价前日每斤三千八百元,今涨至四千四百元。米价由十一万四千涨至十三万(去年十一月余初抵京,米价每石仅四万)”,引起笔者对菜市场经历的联想,不禁黯然。作为老同盟会员,林一厂尽管是党政机构的“中层干部”,因没有灰色收入,也受尽物价飞涨的煎熬。抗战继之以内战,工薪阶层被通货膨胀慢慢熬干,发行金元券又将民间财富一次性清零。不待“百万雄师过大江”,国民政府已无法支撑。滥发货币是延缓死亡的毒药,不吃必死,吃了仍不免一死。

  林一厂(1882-1950),原名林百举,广东梅县人,辛亥前与叶楚伧在汕头编《中华新报》鼓吹革命,为南社成员,半生从政,不脱书生本色。1934年入党史会,后升主任编纂,1948年因病回乡,卒于1950年,遗下日记一巨帙。一甲子后,中山大学历史系李吉奎教授为之理董加注,成此二册,裨益学术,有足多焉。(来源:南方都市报南都网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