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影印线装书的故事

2012-10-24 16:06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来源:南方都市报南都网

  《陈老莲水浒叶子》封面。

  宋德金学者,北京来源:南方都市报南都网

  闲来捧读明代陈洪绶(老莲)画《水浒叶子》(2010年线装本),有爱不释手之感。一是书为友人所赠,二是据孤本、原刻本影印,三是流传之中添佳话,此三点都足以增加阅读趣味和收藏价值。

  陈洪绶(1598-1652),字章侯,号老莲,晚号悔迟,浙江诸暨人,明末清初著名画家。此书原为顺德严邦英氏旧藏,后为岭南著名收藏家王贵忱先生所得,并经考证,谓其约成于明万历末至天启间,为当前《水浒叶子》四种刻本中之祖本,而流传的其余诸本,均为后来据以翻刻。王贵忱将此孤本赠与李一氓,李一氓先后给同好卢子枢、赖少其、常任侠、潘絜兹、金维诺等著名书画家鉴赏,并各有题跋。书画家的题跋高度评价陈老莲《水浒叶子》的艺术成就。此外,题跋还肯定王贵忱先生对此书系《水浒叶子》原刻本的考据可信,纠正此前郑振铎《中国版画史图录》、郭味蕖《中国版画史》等著述中称其余晚出版本为原刻的误判。

  影印线装本《水浒叶子》封面为吴作人题篆书《陈老莲水浒叶子》;内封有王个簃题金文《明陈洪绶水浒叶子》及最初收藏者严邦英题隶书《陈章侯先生画水浒叶子图》。该书的收藏、题跋、题签者中竟有如此多之名家,可见他们对此书珍爱有加。笔者不谙版画之道,不敢就其艺术成就妄作评论,李一氓在本书跋语中说“所‘叶子’,不是‘叶子戏’而是一种酒筹、酒令相类的东西。”这里想对此略作说明,并谈点浅见。来源:南方都市报南都网

  叶子、叶子格、叶子戏,为古代的一种博戏。其得名,有几种说法:一说有姓叶号子青的人撰《叶子格》,或说唐贺州刺史李郃与妓人叶茂莲撰《骰子选》,谓之叶子;二说繁体“葉”与“子”字相连,恰为“廿十世李”,是谶语。好事者统计,自唐高宗武德到叶子戏盛行的昭宗天佑间恰好20世(大约是不计则天后武曌);三说古代书画起始用卷轴,后来才有散页,即叶子。博戏、酒令中的字和画都用散页写画,方便易用,故称为叶子。综观以上三种说法,后者似乎更为近实。

  有关叶子、叶子格、叶子戏出现的时间,说法也不尽相同,认为出现于唐初、中、晚者均有。宋王辟之《渑水燕谈录》卷9说:“唐太宗问一行世数(寿数、定数),禅师(指一行)制《叶子格》进之。‘叶子’,言‘二十世李’也。”太宗世属唐代初期。不过这里有一个疑问,唐太宗(599-649)和人们熟知的僧一行(张遂,673-727)并非生活在同一时期,要么王辟之记载有误,要么另有一行。宋欧阳修《归田录》卷2称,叶子格者,自唐中世以后有之。宋钱易《南部新书》卷7说:“李郃为贺牧与妓人叶茂连(或作莲)江行,因撰《骰子选》,谓之叶子,咸通以来天下尚之。”李郃的卒年,与唐懿宗同,其生活年代属唐晚期。

  叶子戏流行于唐代中晚期,当时士人燕聚,盛行此戏。至五代和北宋初年仍有流行,据旧题明长谷真逸撰《农田余话》载,明时的“叶子戏消夜图,相传始于宋太祖,今后宫人习之以消夜”,是北宋初年宫中尚有叶子戏的孑遗,以后则渐废不传。欧阳修说,“今其格(叶子格)世或有之,而无人知者”,唯有杨大年好此戏,其门客也有通叶子格者。杨大年曾据《叶子彩》中的《红鹤》、《皂鹤》改编制成《鹤格》。欧阳修说他少年时也曾玩过这两种博戏,“后失其本,今绝无知者”。(见《归田录》卷2)来源:南方都市报南都网

  从以上所述,唐五代到宋初流行的叶子,后已失传。本文所谈的明代叶子,名称虽同,但已非唐五代北宋初的叶子。

  明代叶子戏始于万历末,历天启,至崇祯大盛。明清人多有论及,如顾炎武(1613-1682)《日知录》卷28“赌博”条:“万历之末,太平无事,士大夫无所用心,间有相从赌博者。至天启中,始行马吊之戏。而今之朝士,若江南、山东,几于无人不为此。”赵吉士(1628-1706)说:“万历末年,民间好叶子戏,图宋寇(指宋江)姓名而斗之,至崇祯时大盛。”(《寄园寄所寄》卷9引《忠义录》)戴名世(1653-1713)说:“叶子之戏,始于万历之末,后变而为马吊”(王树民等校《戴名世遗文集》)。顾炎武生于万历后期(四十一年),与叶子戏之始时间最为接近,其记载应是可信的,他人所记当是沿用顾炎武说法。

  明万历至清初民间的叶子戏,是纸牌的泛称。最流行的是水浒叶子,还有博古叶子,以及由叶子演变来的“马吊”,或作“马掉”。明人潘之恒撰《叶子谱》说:叶子“初用《水浒传》中名色为角抵,耳后为马掉”。潘之恒撰《续叶子谱》中名目很多,其中有“斗天九品”,从所附图谱看,所谓“天九”就是后世称之为“牌九”者。

  万历至明末清初流行水浒叶子,有几方面的原因:

  首先当然是小说《水浒传》的流行。《水浒传》的流行,除了因为它是一部成功的小说,还在于士人把明代晚期社会同《水浒传》所反映的北宋晚期联系起来,用《水浒叶子》影射时政。清人戴名世在论及水浒叶子时说:“(水浒叶子)盖取小说中所载宋时山东群盗姓名,分为四十纸,一曰纸牌,人各八纸,盖明末盗贼群起之象也。其曰马吊者,马士英、马吉翔弄权丧邦之谶也。画一人提一人头,而署曰阮小二,为阮大铖杀人之谶……”(见《戴名世遗文集》)

  此外,明代叶子戏的出现、流行时间,与李老莲《水浒叶子》初刻、复刻时间大体同步,这或许并非巧合。据明张岱《陶庵梦忆》、《琅嬛文集》等载,是周孔嘉请他求陈老莲为其画水浒四十人,以接济孔嘉八口之家的生计。究竟是因当时已流行水浒叶子戏,周孔嘉才请老莲画水浒人物,还是老莲《水浒叶子》促成叶子戏的出现,尚不得而知,但是由于《水浒叶子》的画者和刻工都是当时名家,助长了水浒叶子戏的流行则是可以想见的。

  回过头来,再说这版2010年线装本《陈老莲水浒叶子》。

  本文开头提到李一氓在本书跋中说,“所‘叶子’,不是‘叶子戏’而是一种酒筹、酒令相类的东西”,此说似有商榷的余地。“叶子”即叶子戏,从其产生到后来衍生的马吊,都没有脱离纸牌的功用。明谢肇淛《五杂俎·人部二》“有纸牌,其部有四:曰钱,曰贯,曰十,曰万。而立都总管以统之,大可以捉小,而总管则无不捉也。其法近于孙武三驷之术,而吴中人有取九而捉者。”清赵翼《陔馀丛考·叶子戏》:“马令《南唐书》:李后主妃周氏又编金叶子格,即今之纸牌也,《辽史》称为叶格……则纸牌之戏,唐已有之。今之以《水浒》人分配者,盖沿其式而易其名耳。《水浒叶子》的每个人物多少贯、多少文,是采用《水浒传》中张叔夜招安梁山泊宋江等的悬赏金额。明王士祯《居易录》中载”宋张忠文公叔夜招安梁山泺,榜文云:有赤身为国不避凶锋拏获宋江者,赏钱万万贯双执花红,拏获李进义者,赏钱百万贯双花红,拏获关胜、呼延绰、柴进、武松、张清等者,赏钱十万贯花红,拏获董平、李进者,赏钱五万贯有差。今斗叶子戏有万万贯、千万贯、百万贯花红递降等,采用叔夜榜文中语也。“

  据李一氓跋中说,明代叶子是酒筹、酒令之类的东西。应该说这只是叶子的一方面功用,却不能排除叶子的纸牌功用。其实,据前引王辟之、欧阳修所言,唐代叶子就多用于士人“宴集”“燕聚”。所谓“宴集”、“燕聚”,自然离不开饮酒,可以想见那时的叶子就兼具博具、酒筹、酒令的的功用了。明杨慎《丹铅总录》卷21,在解释唐李洞诗《六赤打叶子》的“叶子”时,也说“叶子如今之纸牌、酒令”。因此,可以说叶子既是纸牌,又作酒筹、酒令。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