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造中国的实践:梁漱溟传:想了,又去做了

2012-10-24 15:52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改造中国的实践:梁漱溟传》,梁卫星著,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2年8月第一版,25.00元。

  瘦猪自由撰稿人,北京

  凡人物传记,传主越有名越好,私生活越乱越好,经历越传奇越好,八卦越多越好。没法子,读者就是喜欢这口。梁漱溟四样占了三样。只有中学文凭却在北大教书,于儒释及西洋实用主义三家哲学几度出入,建设乡村与访问延安,和毛泽东唱对台戏等等,皆是吸引眼球的故事。人们往往只会看冰山露出水面的一角,对梁漱溟来说,他的思想就是潜藏在深处的巨大财富。《梁漱溟传》的作者梁卫星没有丢了芝麻捡西瓜,相反,他的这本传记,完全可以看作是分析、总结和批评梁漱溟思想的论文。这使得它具备了有别于其他诸多梁氏传记的不同品质。来源:南方都市报南都网

  书读得多了,容易陷入“死读书、读死书和读书死”。其中“读书死”最难发觉,弄不好就变成了“两脚书橱”。梁漱溟或借师友之力,或凭己力,竟几次于已经成型的思想中,跳将出来,不至于拘泥不前。他年轻时信奉西方实用主义,认为“若于群于己都有顶大好处,便是天下第一等事”。梁漱溟立志救国救民,当时重事功而轻学问的环境对他的影响毋庸置疑,若加上绝对化的实用主义,极可能滑入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泥潭。“做大事须有人格修养,竟以人格修养作方法手段看了”,谈及年轻时的思想,梁漱溟的话里有一丝后怕。一面是少年徒有凌云志而无从施展,一面所见又是地狱般的社会黑暗,梁漱溟似乎顺理成章地潜入佛学了。然则他并非如李叔同遁入空门,澄清天下、解民倒悬的志向从来没有丢弃过。所以他念佛不忘救国,可以将《社会主义之神髓》与《大乘起信论》一起摆在案头就不奇怪了。他说自己始终信仰佛法,前生是个和尚,同时又以儒家入世精神,办学、建设乡村,为国家献策献力。这正是梁漱溟谓之的“文化三期学说”的最好解释,亦是他对自己理论的身体力行。即“人物问题、人人问题与人本身问题”。他认为,人对物的问题就是人对大自然的问题,适宜用西洋文化思想解决;人与人的问题,儒家之学是不二之选;人本身的问题,则非佛法不办。梁漱溟强调文化三期说无高下之分,亦不可能重合。三期文化呈阶梯状,每一期文化须与必要的社会条件融洽,条件不到,强行转入下一期文化则贻害无穷。其实这里已经能看出三期文化学说的矛盾了。本文无意探讨他的一家之说,我所感兴趣的,亦是我服膺梁公者,是他无论何时何地,皆身从我心,不为外界拘役。

  梁卫星详细辨析了梁漱溟思想的伟大与缺陷,读者可见仁见智。我很同意作者关于梁漱溟独特人格形成原因的看法,即“永远来自于思想的独立与自由,来自于对本能的超越与对人类的责任担当”。思想独立与自由一旦真正建立,便不会被外界左右。当众顶撞毛泽东与写文章赞美毛泽东,都是梁漱溟真心流露,并不是什么名士之风或谄媚之文。解放后的一系列运动对梁漱溟身体无大的冲击,但对他的精神影响却是解放前的社会不能比拟的。1955年对梁漱溟的批判达到高潮,梁本人也在反思。可是作者说他“这段时间,已经彻底丧失了人格自信与思想自尊”就有些夸大其词了。但作者对梁漱溟所谓的法治宪政的认识,的确一针见血。梁漱溟的宪政思想建立在儒家文化之上,要说是,也只能说是外披西服,内穿马褂的宪政。梁漱溟的学术思想中缺乏的正是东方传统文化思想与西方现代思想真正的交融。

  在梁漱溟身上,儒家反省功夫与释家禅悟修行、儒家济世之道与释家大乘精神相辅相成。最关键的是,他想了,说了,又去做了。而目下的所谓知识分子,不是不敢发声,便是言不及义,或光说不练。说梁漱溟是“最后的儒家”,至少百年内,这个悲观说法是正确的。来源:南方都市报南都网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