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孝贤新片《聂隐娘》武当山举行开机仪式

2012-10-23 09:21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长江商报消息侯孝贤新片《聂隐娘》,昨日上午在武当山紫霄宫前举行大陆开机仪式,导演侯孝贤,主演舒淇、左小青等出席。这部侯孝贤筹备七年的武侠片,计划在湖北武当山、随州、神农架等地拍摄40余天左右,拟定明年4至5月完成全部拍摄,2013年底至2014年初上映。据导演介绍,影片风格会文艺,但不会让人看不懂。

  本版稿件特派武当山记者黄亚婷

  朱天文说的芦苇荡呢?

  湖北媒体早在年初即知侯孝贤首部武侠之作《聂隐娘》,将在武当山等地拍摄。上月底,影片在台北举行开机仪式时,导演给出上武当的最终时间表,即本月20日左右。昨日上午,如期而至的导演领着曾合作《最好的时光》的舒淇等,在武当山紫霄宫举行大陆开机仪式。开机仪式上,红毯加礼炮,以及胸前佩戴嘉宾花束的导演,使得整个现场看上去很喜庆,他说在台湾拍片,从没有过这般隆重的阵仗。时逢武当山六百年大兴,导演也一并祝贺。

  《聂隐娘》将分别取景湖北随州、武当山、神农架等地,拍摄时间约为40天左右。昨日重说此事,导演再次表示,他怀着感谢的心情,因此行受到许多照顾和礼遇。

  事实上,上周导演就已抵鄂,前日也已在武当山南岩宫景区拍摄整天。而在发布会结束后,剧组就将启程前往神农架大九湖,导演介绍说,那儿是聂隐娘避难之处,但不久他将重返武当山,“我想要满山黄叶的武当山,还是要等季节,秋味更浓的时候。”

  至于随州银杏谷,那是聂隐娘救下父亲后的隐居之处。那么3月看景时,曾专程前往的芦苇荡呢?导演摇头,称可能已不需要。这意味着编剧朱天文早前所讲,妻夫木聪所饰演的日本少年,与舒淇所饰演的聂隐娘,在一片白茫茫的芦苇荡中分别,不会出现在片中?或者只是芦苇荡不出现?

  懂众生

  讲众生

  对话侯孝贤

  前日,抵达武当山后,记者在山上偶遇结束一天拍摄的侯孝贤。天色渐晚,他匆匆而过。昨日发布会上,虽此前已接受新浪娱乐等采访,导演仍有兴致与湖北媒体侃侃而谈。除了在鄂拍片,记者关心的是《聂隐娘》是侯孝贤多年的夙愿,那么是否也是一种转变?因影评人黄文杰曾说,放眼来看,有许多大师级的导演在步入晚年后都会有所转变。不过侯孝贤认为,自己虽是步入老年后才开拍首部武侠片,但本质不曾改变,那就是影片仍有着侯孝贤式的真实世界观察,只不过是他将于不同的电影表达形式中找到自己的视角。

  不会让大家失望

  长江商报:有影评人曾经说,很多大师级导演,晚年会做出改变。

  侯孝贤:对我来讲,没有晚年才突破这件事,我一直在突破。电影不是导演在那儿光想就行,要理解众生。说白了,电影的基础是这个真实世界,这个话题永远拍不完,无论什么题材、什么年代、什么故事,都是在讲众生,有变化的只是形式和技巧。我从编剧起步,后来当导演,先也是找非职业演员做主演,对我来说,身边的人都可以演戏,我非常自在地就能找到自己的角度。我拍的电影,都是我对这个社会和世界的看法和理解,这些从来没变过。

  长江商报:所以,《聂隐娘》不算?

  侯孝贤:要说《聂隐娘》转变,也就是形式不同而已。我曾想过用手持摄影机拍摄。前段时间我公司年轻导演拍《精神小子》,有部分就是手持摄影。这种摄影机,二战时被广泛用来拍新闻,它的好处是拿起来就能拍,这样可以改变复杂机器设计痕迹太重的问题。我觉得,现在大家都在往精致化走,但说实话,那种讲究几帧几格的精致都是物理化的,而美学质感,往往设计不来,反而多是瞬间捕捉灵感。讲了这么多,我的核心意思是,电影根本的东西不会改变,但拍电影的挑战永远不会完,我总在尝试不同形式和技巧。《聂隐娘》最终会拍成什么样?我现在也没法儿说清楚,因为我都是一边拍一边改,但我相信,不会让大家失望。

  妻夫木聪会出演

  长江商报:我们今天(22日)只见到舒淇,这意味着张震还没进组?以及前阵子也有消息说,妻夫木聪将不会出演?

  侯孝贤:张震还得过段时间才进组,等拍到“聂隐娘避难”,他就会来了。妻夫木聪也会继续出演《聂隐娘》。

  长江商报:上次您也说到这次《聂隐娘》9000万投资来自两岸三地。

  侯孝贤:其实不止两岸三地,大陆出了一半资金,其他资金都是我自己找的。我从(中国)香港、台湾,还有欧洲等等这些地方找来投资。这对我来说很正常。我以前拍电影,也是到处找投资。当然,大陆这次真的相当支持,不仅是资金,整个拍摄也都很支持。

  长江商报:金马奖下月举行,您是执委会主席,对今年金马有何评价?

  侯孝贤:金马奖是下个月底,正好在湖北这边待四十多天,把戏拍完就可以回去。来之前,时间都算好了。金马奖每年都差不多,它的整个机制设计没啥大变化。至于今年的参赛片质量如何,不管台湾、香港、还是大陆,我的习惯是评审期间都不看片,审片的事情交给评委会去做。我要是看了,人家问我什么意见?会有影响,所以我都不看。

  一个女杀手的弱点

  影片改编自唐传奇故事、聂隐娘从小被训练为女刺客、导演筹拍七年等,已是众所周知,不过从昨日现场来看,原著及故事,仍是导演最爱的话题。他说,小说他在40年前就读过,他并极有兴致地询问现场,有没有人也看过?答案当然是一片默默。

  故事的背景为唐中期藩镇割据,导演为此翻阅大量资料,“这是拍片最难的事,可能我不会把这些都拍进电影,但知道背景和历史心里才有底,拍的时候,很多东西就不会出错。”原小说仅1700余字,要拍成电影,还得更多补充和发挥,导演心中了然,“故事最吸引我,是聂隐娘有次执行任务,因有小孩而不忍,这是她作为杀手的弱点,也是她作为人的亮点。故事的主线,应是聂隐娘从一个能瞬间杀人的女杀手到自我觉醒的过程。”话虽如此,但导演不希望所有人简单理解为,这是一个坏人变成好人的故事。

  依据计划,影片将于明年4月到5月完成全部拍摄,上映时间就得明年底或是后年初,这是因为影片还有大量的电脑后期制作,这是否也意味着成片将有大量特效?对此,导演的回答是,CG特效在所难免,但不会喧宾夺主,毕竟聂隐娘不是魔女,影片也非魔幻片。至于近年古装片热衷转制3D,导演一脸严肃,头摇得像拔浪鼓,《聂隐娘》绝不会。和诺兰一样,他对3D没兴趣。

  导演说聂隐娘不是魔女,可是原著中,聂隐娘就是“女版孙悟空”,脑门后藏羊角剑,还会法术能变身,导演为此大笑,“不会这么拍,脑门后藏剑,我有想过,根本不可能嘛,还是写实点。”聂隐娘究竟会如何?导演很神秘,“说实话我自己现在也不敢肯定,我一边拍,会一边有很多不同想法。”

  《聂隐娘》文不文艺,那当然

  虽是武侠,但导演是侯孝贤,人们自然而然,认为它会很文艺。心情不错的导演听闻“文艺”二字,又是大笑,反问媒体,“你们对文艺的定义,是不是大家都看不懂那种?那么我们对文艺的理解不一样。”在他看来,文艺是情怀,电影里的文艺和文学一样,是传达创作者的思想和观察,“是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让大家有很多感受,从这层面讲《聂隐娘》文不文艺,那当然,因为我的电影一直都在传达这些东西,从没变过。但《聂隐娘》不会让大家看不懂,剧本真花了很长时间,又这么大投资,拍出来大家不懂,有什么意思?”人们也曾以李安《卧虎藏龙》作比,但导演无意于此,“每个人风格与关注焦点不同,喜好也各异。这些是骨子里的东西,逃都逃不掉”。

  12年前错失了《卧虎藏龙》中玉娇龙的舒淇,昨日一并出席发布会。山上低温,冷得她全程裹羽绒服。是不是也因为冷,所以她全程一字未说,仪式刚告结束就匆匆离开?导演为舒淇代答,她片中有打戏,吊威亚很辛苦。

  导演此前与舒淇合作有《千禧曼波》和《最好的时光》,后者成就舒淇夺得金马影后,她的小宇宙也因此大爆发,从此踏上事业发展的阳关大道。导演承诺,与她会有第三次合作,所以《聂隐娘》处于计划阶段,女主便定下是她,但导演不愿以“御用演员”形容舒淇,“演员对我来说都一样,任何演员来,我都可以调教。”他也拒绝评价舒淇的表现,因那些事儿,导演说了不算,观众说了才算。这是说,要评价舒淇,至少得再等一年?

  另据了解,大陆演员左小青将在片中饰演一对双胞胎姐妹,姐姐是劫走聂隐娘的道姑,即聂隐娘师父;妹妹是唐朝嘉诚公主,即张震饰演节度使田季安的养母。这对双胞胎姐妹,听起来,有几分神似《卧龙藏虎》中郑佩佩所饰碧眼狐狸。饰演聂隐娘她娘的徐帆,虽是武汉姑娘,目前无缘湖北拍摄,昨日未见踪影。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