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提琴家王健与阿什肯纳齐在音乐厅奏响乐音

2012-10-24 08:12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排练中的阿什肯纳齐表情丰富。

(长江日报)一个最好状态的大提琴家,一对最相知的指挥家与交响作品。昨晚,大提琴家王健携手阿什肯纳齐与悉尼交响乐团在琴台音乐厅奏响了摄人心魄的乐音。一部肖斯塔科维奇《第十交响曲》让观众陷入了那个时代里最深沉的情绪,返场时,阿什肯纳齐与王健奉献的意外惊喜,又令整场演出充满趣味。

  阿什为观众鼓掌打节奏

  一路小跑着上下舞台,时而如华尔兹一样在指挥台上滑动,时而激动得几乎要跳起来,75岁的阿什肯纳齐为武汉观众奉上了最具激情的指挥。而这位老头儿还非常可爱,演出结束后,观众掌声久久不息,第三次返回舞台后,心情大好的阿什竟像指挥乐团一样,为台下的观众们打节奏。

  当晚的音乐会共演奏了3部作品,最引人共鸣的无疑是肖斯塔科维奇的《第十交响曲》,几乎是乐声一停,场内就爆发出震耳的掌声。虽然这位作曲家、这部作品对中国听众来说都稍显陌生,57分钟的篇幅与压抑的音乐也不易理解,但阿什肯纳齐不愧为“肖氏的知音”,有乐迷评价道:“从第一乐章第一个音符响起,前苏联的压抑、沉闷,那个时代的苦难、挣扎,都浮现在了眼前。”

  王健“意外”重现《二泉映月》

  “现在无疑是王健最好的时候。”演出一结束,不少观众就涌向展台购买王健的作品CD。“虽然从一些微妙的变化中可以看出,王健今晚的情绪受到了一些影响,但他的演奏依然是无可指摘的。”《阿申爱乐》主持人、资深乐迷阿申还发现,当晚王健所使用的并非那把价值数百万美元的400年阿玛蒂,而是一把仅几十年历史的新琴,音色虽不如前者含蓄优美,强烈的共鸣却使德沃夏克的乐曲更加震动人心。

  还记得两年前王健与伦敦交响乐团来汉时,返场独奏的《二泉映月》吗?昨晚,这一曲目意外重现了。原来,为了这次中国巡演,悉尼交响乐团特别邀请作曲家陈其刚改编了他为2008年奥运会所作的主题曲《我和你》,作为王健返场的曲目。昨晚,乐团一时竟找不到曲谱了,稍加思索,王健就拉起了《二泉映月》,虽是临时起意,娴熟的演奏依然令现场掌声雷动。

  记者万旭明/文记者田飞/图

  昨日,冰岛籍前苏联裔指挥家弗拉基米尔·阿什肯纳齐率悉尼交响乐团、并携手大提琴家王健为琴台音乐节奏响乐章。近日,记者在北京采访了这位75岁的大师。

  1970年代之前的他是钢琴家,是“神童”,傅雷曾劝告傅聪:“阿什肯纳齐的技巧你不要去比,那是天生的优势,比不得。”1970年代之后的他,摇身一变成为指挥家,几乎录制了钢琴史上所有大师的钢琴作品全集,被誉为“键盘上的马拉松健将”。

  然而,阿什肯纳齐坚持自己“除了音乐一无所有,是个没有故事的人。”他眼中的自己,作为音乐家而存在的理由就是——把好音乐传达给观众,这是一生的使命。

  说音乐

  采访约定在上午10时,阿什肯纳齐准时到达,拎一只绘有五线谱图案的布袋,标志性的高领毛衫有些松垮,满头银发却神采奕奕。很难看出,前一晚他刚在天津指挥完一台音乐会,当晚的北京还有另一场演出等着他。

  “作为一个音乐家,我存在的理由就是把好的音乐家传达给听众,这是我一生的使命。尤其对古典音乐不熟悉的听众,我们能做的就格外有意义。”

  此次中国巡演,阿什肯纳齐将演奏肖斯塔科维奇《第十交响曲》,这部长达57分钟的作品以“编制大、难度高”著称,但阿什肯纳齐无疑是“肖十”最合适的阐释者之一,因为他素来有“肖氏知音人”之称。

  聊起肖斯塔科维奇,阿什肯纳齐的手势明显多了起来,他回忆某次在莫斯科演奏肖氏作品时,肖氏本人坐在观众席里,结束后向他鞠躬表示赞赏,“这种经历简直难以描述。”然而,与人们想象的不同,从青年步入成熟,阿什肯纳齐对“肖十”的理解并未变化,他开心地说:“相信我,第一次演奏这部作品时我16岁,当时我就完全明白它在说什么了。”

  说坚持

  一直在学习,每天练琴4小时

  身兼钢琴家、指挥家双重身份,阿什肯纳齐从中也获得了各种乐趣,“弹琴时乐器的反应是即时的,虽然会有很敏感的反应,但因为太快,反而很难做出客观的判断。做指挥虽然不能完全受你控制,但可以做出客观的判断,对音乐的呈现更加立体。”

  同时,75岁的阿什肯纳齐也一直保持着旺盛的求知欲。他说:“职业生涯中我一直在学习,向不同的人学习,当然那不是模仿,因为对音乐的阐释和理解是无法模仿的。但有些人的阐释会启发你,让你对音乐有新的理解,会变成你的一部分,这是非常微妙的一件事。”

  简短的采访结束后,阿什肯纳齐步入化妆间。很快,门内传出钢琴声,听起来只是练习曲而已,其中一句他却反复弹奏了十几遍。原来,虽然已不再进行公开的钢琴演奏,虽然常年辗转于世界各地演出,他依然保持着每天练琴4小时的习惯,每到一地,他做的第一件事一定是练琴。

  说武汉

  有远见有勇气,令人感动

  对于这次的江城之行,阿什肯纳齐表示,“来武汉这样对我比较陌生的城市,是一种感动的感觉。”与他同台演奏的大提琴家王健去年曾到过武汉,他曾向阿什肯纳齐预告:“武汉的观众一定会非常热情,他们对音乐的热爱让我印象特别深。”

  作为“音乐的使者”,阿什肯纳齐对古典乐的现状也充满担忧,“一旦经济滑坡,最先受打击的就是古典乐,因为音乐是不赚钱的。”但他又转念一笑,“贝多芬第二次在维也纳演出《第九交响曲》时,遇到城中人出门度假,票只卖了一半,连他都会赔钱,我们也就没什么好悲观的了。”因此,得知在武汉的演出将作为琴台音乐节的一部分,随行的悉尼交响乐团总经理RoryJeffs赞道:“非常感谢武汉市政府能有勇气、有远见做这件事。”

  本报北京专稿特派记者万旭明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