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架坡几乎成了武汉元老级涂鸦者的“天堂”

2012-10-24 09:16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鼓架坡,几乎成了武汉涂鸦者的天堂。本报记者王筝摄

  长江商报消息鼓架坡,武汉涂鸦者们的“天堂”。几乎每个来到武汉的涂鸦者都会来到这个地方,留下自己的作品。近几年,除了鼓架坡,在汉阳的古琴台、龟北路,以及武昌的棋盘街、小东门、青山红钢城也能见到不少涂鸦。古琴台车站那一面长约20米、高约2米的墙上涂满了大块的色块以及各种字母,绚丽逼人。

  这中间,许多都是“Ray”的作品。作为湖北涂鸦圈子内的“元老级”人物,今年24岁的Ray涂鸦已经有8年了。自学入门,用涂鸦表达自己的思考与想法,Ray一直用涂鸦坚持着自由与热情。

  第一次见到Ray的时候,他正在为一个品牌做涂鸦。黝黑的肌肤,健硕的身材,头顶着棒球帽,一双沾有喷漆的VANS板鞋,一种强烈的街头范儿,颇像我心中的涂鸦者。

  涂鸦者不是painter,是writer

  在武汉的棋盘街,小巷内一幅极具楚文化特色的涂鸦吸引了我的注意。整幅画以黄色为主调,借用了多种楚文化的元素。“看左下角的这个图案,是我从青铜器上面的一些图腾借用而来,还有中间那个呈现出半圆的图案,借鉴了楚文物中一把剑上的纹路。”这幅画的作者Ray介绍,为了创作这幅作品,他特地跑到了武汉博物馆,拍下了文物上的图腾,并将其融合在自己的涂鸦中。

  Ray名叫黄睿,武汉人。从初二开始,他就开始玩起涂鸦,尤其记得第一次的作品就是帮一位朋友,在店的卷闸门上涂鸦。

  在很多人眼中,涂鸦只是一群游手好闲的无业青年在墙上乱涂乱画,其实并没那么简单。对于涂鸦爱好者来说,他们并不是所谓的“painter(绘画者)”,而是“writer(书写者)”,Ray称,“涂鸦并不是简单地在墙上画画,它是一种书写形式。“在涂鸦中,文字占据很大比例,书写者们会利用一些符号、标志以及图形表达自己的思考。”

  “由于涂鸦是舶来之品,因而很多作品内容大多是一些英文字母,讲究的是字母的创意和变形。”在武汉从事涂鸦长达8年之久的Ray称。Ray从来都没有接受过美术教育。“从高中就喜欢画画,涂鸦也是自学而来。”Ray的涂鸦风格强烈,好友们都说,涂鸦是他的大学。他的家人也很支持他这个爱好,甚至允许他在家里涂鸦,唯一的要求是“不准涂到客厅里”。

  武汉对涂鸦极为包容和理解

  2008年夏天,Ray和一群志同道合之人成立了湖北涂鸦团体“Hubest”,意思就是“湖北最好”,武汉、宜昌、孝感等8名涂鸦爱好者加入了该团体。

  “涂鸦是人多才好玩”,Ray告诉我,最近才更新的古琴台的涂鸦就是6个人合作的作品。“一个晚上就画完了,当时还来了3个从广州过来的朋友。”因为涂鸦,他也认识了不少志同道合者。

  “每个城市的涂鸦都有自己的特色,除了将一些武汉特有的元素融入进去之外,武汉涂鸦最大的特点就是喜欢用很大的字母。”在Ray的涂鸦里,经常会出现武汉的标志性的元素。据Ray介绍,武汉可以算得上是中国涂鸦文化发展得最好的城市之一。

  “武汉是个包容的城市,我们涂鸦的时候很少会有人过来制止”,Ray称。对于涂鸦,武汉的城管十分的包容,“昨天下午,在一条深巷中,看见有在涂鸦,还有一个洋妞也参与其中。其实,与其让小广告刺眼,还不如让这些天才们施展拳脚,效果也不错。”武汉青山城管9月9日在微博中写道。

  60的邱大爷住在鼓架坡,每天都会路过长长的涂鸦墙。问及对涂鸦的看法,邱大爷表现出理解与认同:“孩子们喜欢玩,就让他们玩,这也挺有意思的。”这种状况很让Ray和许多涂鸦者们兴奋,“很多城市对于涂鸦都是严令禁止。”

  真正的涂鸦是要保持一种生命力

  虽然被理解,但是即使到现在,涂鸦也并不能算是大众艺术,涂鸦爱好者仍是一群游走于边缘又渴望得到理解和认同的年轻人。

  与其他艺术不一样,涂鸦的作品有寿命周期。涂鸦者们创作的场地决定了他们作品生命的短暂,每隔一段时间,墙上的涂鸦都会被涂掉,然后再画上新的作品。因而,Ray每创作完一幅满意的作品,都要拍下照片留念。

  在武汉,Ray的作品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随着涂鸦文化的普及,商业涂鸦的活动也越来越多。“我们为武汉K11,上海的酒店,香港某商场,武汉某高端汽车4S店等都做过涂鸦作品。”Ray介绍道。虽然如此,但商业涂鸦的收入还是很不稳定,“经常会出现几个月都没有什么事情做,有项目就接,没项目就闲着,很被动。”

  即使如此,Ray依旧保持着对涂鸦的热情。“真正的涂鸦是要保持一种生命力,它是一种自由的象征。”

  ◇链接

  涂鸦作为一种街头艺术,一开始其实并不为人喜爱。据了解,最早的涂鸦出现在1966年的美国,当时大城市的人们似乎已经习惯了建筑物光洁的表面,任何图案都成了一种破坏,一种反文明的精神污染。当时,涂鸦甚至被看作是一种非法的活动。

  直到1971年,《纽约时报》一篇关于涂鸦文化的报道改变了这种现状。纽约的涂鸦运动,让成群的涂鸦爱好者用喷漆表达出自己的不满。隔年,涂鸦艺术家成立了“涂鸦艺术家联盟”,之后涂鸦才真正地成为合法的街头艺术。

  世界各地对待涂鸦多数持反对意见,认为涂鸦会破坏城市景观,但另外一方面,他们又采取一些措施,对涂鸦行为进行引导,从思想、乐趣、艺术等方面进行评比,提高涂鸦的艺术性。

  如今在柏林、纽约、哥本哈根等许多大城市,涂鸦已经成为一种艺术,给城市涂抹上些鲜活的颜色。

  本报记者危凯

  人物简介:

  Ray,爱好街舞,2004年5月在墙上完成第一个涂鸦。他在武汉各处的涂鸦成了武汉极为特色的活力之一。

  “我的思想和行动就是一本自传,我的涂鸦就是这本自传的海报,我把他们贴遍整个大武汉,当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到我的‘海报’时,我的自传就畅销了。”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