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灯无月两心知》介绍周鍊霞其人与其诗

2012-10-24 15:59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无灯无月两心知:周鍊霞其人与其诗》,刘聪著辑,北京出版社2012年8月版,59.80元。

  延伸阅读《遗珠》,周鍊霞著,海豚出版社2010年8月版,19.80元。

  宋希於在读大学生,北京

  《无灯无月两心知:周鍊霞其人与其诗》中的主人公周鍊霞,原名紫宜,号螺川,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著名的女画家,尤以绘制仕女花鸟图见长,又擅长吟诗作词,文学方面的才能不弱于其画才,被时人美誉为“诗书画三绝”的“鍊师娘”。篆刻家陈巨来与周鍊霞曾在上海中国画院共事过,对周颇知根底,他所撰的《安持人物琐忆》里,也有不少篇幅写到周鍊霞。在陈巨来眼中,周鍊霞是个“洵可佩也”的厉害人物。但陈巨来津津乐道的,似乎不是周鍊霞的画工和诗艺,而是周的“大胆作风”和“善于应对”,不过陈巨来还是记下了时人对周鍊霞心悦诚服的评论———“狂诗人”许效庳就曾说过:“画院数十人,论文学,小翠(指陈小翠———引者按)第一,论诗词,螺川第一,真愧煞须眉。”对此陈巨来亦云:“此言不虚也。”

  近年来关于周鍊霞的文章逐渐多起来,关于周鍊霞的专书,虽然有了一些,但还不能算多。陈子善先生曾选编了周鍊霞的几篇小说和散文汇成一集《遗珠》,收入“海豚书馆”。还有几种钩沉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女作家文艺创作的专书,也辑入了周鍊霞的几篇作品。

  《无灯无月两心知》封面淡雅,用一帧牡丹图作装饰,书名以仿古籍字体排印;封底则是三只蝴蝶围绕着周鍊霞最脍炙人口的词作《庆清平·寒夜》。封面署“刘聪著辑”,读过全书,才能明白“著辑”的意思———全书分上下两编,上编是“关于周鍊霞”,收著辑者关于周鍊霞的研究文字五篇,是为“著”。下编是“周鍊霞诗词辑”,是为“辑”。书末还收入了与周鍊霞诗词创作有关的附录四种。

  著辑者在上编的每一篇文章之后都附上了详细的注解。注解中将引文的出处标注得清清楚楚,方便查对。文章内容则多有纠正臆说之处。如周鍊霞究竟生在何年,一直以来众说纷纭,掌故大家郑逸梅就认定周鍊霞是生于1909年,言之凿凿。但著辑者却依照其他更加确切的材料,指出周家在周鍊霞出嫁时为迎合妻子年岁须小于丈夫的旧俗,而将周鍊霞的年龄隐瞒了三岁,故周鍊霞当生于1906年。郑逸梅又述周鍊霞“十七岁从朱古微(彊邨)学词”,此说每被论者沿袭,著辑者却认为不确:因为周鍊霞自作诗文提及师承时从未提及朱氏,朱氏及其门人也从未提及周鍊霞有从彊邨学词事,此外周鍊霞的词作风格亦与彊邨词派绝不相同。著辑者的质疑很有道理,值得进一步研究。

  上编中,著辑者有专文《万人低手拜红裙》琐谈周鍊霞的珍闻轶事。以往作者写周鍊霞,总偏向八卦琐碎,近于“艳闻轶事”,有时不免格调低下。这篇文字倒没有鄙俗之感,因为著辑者在此文开头开宗明义地指出:“其中所述,或有较为俗下者,然借此也可了解到周鍊霞所处时代的各个真实侧面,论世知人,亦不无小补。”文中提及的周鍊霞轶事和时人评论,多来自于当年的小报,注释里小报名有一大长串,看来为了撰述此文,作者显然下了一番功夫。

  《艳绝红霞映绿芙》一文,钩稽周鍊霞与丈夫徐晚蘋(号绿芙)的感情之事。徐晚蘋1946年去了台湾,一是去参与当地的邮政工作,二则夫妻关系稍有不睦,借此分开一段时间,可以各自平息心境。孰料政治风云变幻,徐晚蘋阴差阳错地留在了台湾,而周鍊霞未能渡海,二人就此暌违了。这篇文章的结尾令笔者又意外又感动:原来徐晚蘋在1980年由台湾移居美国,之后他与周鍊霞取得联系,想方设法将妻子由上海接到洛杉矶,得以团聚。周鍊霞在“文革”中曾被打伤一目,此时也得到了妥善的医治。久别重聚,夫妻二人终于冰释前嫌,在美国又重新办理了结婚手续,携手走完了人生最后的旅程。

  周鍊霞早年曾有诗词集《小螺川诗稿》问世,今已罕见,生前写定的稿本也未知下落。所以下编的《周鍊霞诗词辑》其实完全是由著辑者辑佚而成。著辑者从周氏师门的诗词合集、当年小报、时人著作、周氏后人印行的纪念集、近年拍卖会及其它来源中“集腋成裘”,竟辑出613首周鍊霞诗词,编为六卷。至于整理过程,“整理说明”中言:“整理者三易寒暑,来往于京沪两地图书馆之间,裒辑佚作,纂定成书。”内中辛苦,读者想能体会一二。

  周鍊霞作诗填词贵乎自然,不事用典,著辑者并未详解字词语句,倒是录出了各本异文供读者参考,附带笺释了一些本事。他还纠正了诗词中的一些错谬,如出韵、出律,或形讹、误倒,少数可能的作者原误,均在按语中予以注明。如卷二《题合作百花横幅》诗中重复了两个“香”字,末一“香”字出韵,著辑者便认为是“春”字形讹,此言甚妥。卷五《钱瘦铁家饮集即事》诗“也为良朋写新枝”句,“新”字失律,著辑者疑此字为“折”字草书形讹,因折枝恰为花卉绘画技法。这个校改,可称是“理校”的佳例了。

  《庆清平·寒夜》一阕,是周鍊霞作品中最为世人传诵的一首,内“但使两心相照,无灯无月何妨”一句脍炙人口,然时人转述中以讹传讹之处不少,由此产生了不少异文和误解。如有人就认为此词“深文周纳,当为情爱独白”:“文革”时,此词更被诬为“不要光明,只求黑暗”的“大毒草”,遭到严厉批判。著辑者依作者后人印行的纪念集中所录,核定了该词的文字,判定这两句实是借写沦陷时上海的灯火管制以抒发感情的。为注此词,著辑者所写按语达十则之多,蔚为大观。来源:南方都市报南都网

  全书读毕之后,笔者感慨良多。书是好书,但缺点也不能说没有,冒昧地指出这么几点:周鍊霞以画名世,该书虽只关注周氏的诗词创作,但卷前只附周鍊霞的作画照片一帧似嫌过少,理应多增加几幅周鍊霞的书画作品图版才是。上编梳理周鍊霞生平,若能再增加一篇“周鍊霞年表简编”,则更加方便了。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