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也疯狂

2012-10-31 15:55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肖剑(在读博士,英国)

  在被各种廊道拐得七荤八素的时候,我就有种预感:接下来要发生的,绝不简单。此时的门外,是一片在英国少见的艳阳天;脚下的门内空间,却是逐渐深入的幽暗。直到两扇大开的门分居左右,我才窥到聚会地点的格局。

  左边盘踞着的是一群少女,她们被黑色衣裙紧紧包裹,浓黑的眼影在眼部周围描摹了无数遍,艳丽的红唇勾勒出一张张冷漠而专注的脸。在那个稍显幽暗的场所,唯一闪闪发光的就是她们胸前的十字架。哥特族?我再次确认了聚会场所,犹豫地坐下。偷偷查看右边的情形,看上去正常了不少,却又隐隐透出怪异。比如那个剪着齐短发的少妇,身上穿着一套黑色的萝莉装,大朵的红色蝴蝶结几乎要蹿上她捧着的手稿。她专注的眼神投射的方向,正是一位小半边头发都被剃去,身上挂满金属的“朋克少女”。可事实上,最让人注意的,并不是那片闪着青光裸露着的头皮部分,而是她正在探讨的话题:论女性主义在朋克亚文化中的地位。

  是的,在这个看似和谐的哥特朋克小聚会中,最不和谐的大概就是聚会名:性别和亚文化学术集会。那位站在幻灯片前侃侃而谈的“朋克少女”,另一个身份是某大学的博士毕业生。而身着萝莉装的少妇,恰好是这次集会的主持人,某大学的主讲老师。还在最左边蜷腿坐着的哥特一族,都是在读大学生或者研究生。就像一场哥特演唱会,在被黑压压的人群统治着的氛围里,任何其他的颜色,都会扎眼。可现场的人们,绝不是在期待娱乐表演,而是准备进行一场严肃的学术讨论。来源:南方都市报南都网

  “伯明翰学派”、“亚文化反抗与能指”、“新社会主义理论”,学术词汇在每个学者嘴里频频迸发,可我不知道是该被她们夸张的装扮吸引,还是专注于学术讨论。在这个集会中,哥特朋克绝不是唯一。比如尾随着朋克少女出场的,就是一位颓废的中年大叔。他不仅是学者,也是个小说家。幻灯片上的书页,是一名出现在秋天里的伤感背影,就像大叔一样忧郁。而大叔的话题,和形象设计有关。我不禁想到,这位“为人师表”的老师,或许本身就是个“经典案例”。

  在那之后,一位齐耳短发的帅气男生站上讲台,他的鼻环就和手臂上的文身一样耀眼。这种着装灵感可以从任何一个街头小混混身上得到,可他一开口说话,又像是《唐顿庄园》里的伯爵站了出来。我几乎无法把他和严肃话题对等,却又不得不在脑海里回旋演讲台上的声音:“亚文化和阶级的关系在新时代被削弱了,因此新的模式……”

  这次的集会对我的影响是无比深远的。以至于在这之后,每遇上一个“小混混”,或是“哥特”女孩,我都觉得能和他们认真地谈一谈学术。来源:南方都市报南都网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