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电

2012-10-31 15:55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鹿眼(学生)

  刷的一下,前楼所有的窗户都黑了。一两声不大不小的惊叫后整栋楼又归于寂静。

  停电。

  幸好笔记本电脑里插着满格的电池,播放器里的歌也刚好缓冲完毕。此时,家门的锁被拧开,女中年甩开脚上的凉鞋,光脚走上木地板,抱怨着:楼里通知不是说十一点才停电的嘛。

  女中年说,洗澡吧,早早睡觉。浴室里闪起微弱的烛光。男中年俯身窗台,赤裸着上身。目光失焦地享受着沁凉的晚风。但发觉停电的风景没什么观赏性,发出一声轻叹,难道就这么睡觉了吗?

  只有我还有事做。E盘里早就下好的8期一五一十杂志。只有在电力紧缺时才想到读书,我渐渐感到可怜。

  男中年爱极了看电视。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并非刷牙洗脸,而是打开电视。直到电视里播出的内容已毫无浏览的意义,才慢吞吞地走向洗脸池。

  女中年的生活里绝少不了电脑,按下主机的开机按钮,在只能打败全国20%的电脑的开机时间内,她一定会冲向厕所。就这么不走运,女中年还来不及开灯,男中年还来不及打开电视。

  我在浴室门口等着,看到烛火,右手大拇指与食指相贴,后三指伸直比划成孔雀。久不停电,都快忘了玩手影这回事。上一次玩手影,在粉刷过的白墙壁前,当时还保持着90斤体重的女中年捏着我的小手,比划出孔雀头,问我,你看像不像。来源:南方都市报南都网

  女中年倒是在我小的时候常和我说她小时候的事。每次停电时,都和我说,我们小时候都没有电的嘛。接下来她会说在地质探勘204队的大院里,夜晚总在下午六点就来到。这时,各家基本吃完了晚饭,洗刷好碗筷,大人小孩们都走出了黑暗的家。从家里拖出一张凉席,摆在家门口。四个小孩就坐在凉席上,和两个大人说已经留过两次级的张四青今年又留级了。或者两个大人给四个小孩讲去长江沿岸野外勘探的故事。经济条件更好一些的家庭,会听收音机,那时惟一的高科技。说到这,女中年语气很是骄傲,因为她们家正是唯一有收音机的家庭。来源:南方都市报南都网

  女中年走出浴室,在梳妆台上摸黑找到了面膜,对我说,你要不要也做个面膜啊,洗好澡我们聊聊天啊。

  我轻声应和着说好啊,走出卧室。男中年哼着老歌,最近兴起的选秀节目里歌手们唱起的老歌总掀起怀旧的风潮。从没关上的半边窗户里呼呼吹进的强劲晚风,穿过黑暗的客厅。

  我关上哗啦哗啦的莲蓬,裹着浴巾走出浴室。哦,来电了。男中年自喃道。我这才注意到洗手台的灯已经亮了。

  男中年走到电视机前,按下开关按钮。

  女中年起身走向书房,按下主机按钮。来源:南方都市报南都网

  我没走进女中年的房间,和她躺着聊天,而是重新点击了网络连接,张悬的声音响起。我点开与女中年对话框,输入“你小时候没电晚上都干嘛呀?”隔壁书房响起敲门似的消息提醒音。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