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细之我

2012-07-05 09:02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武汉晚报)生活中的我是个既细又粗的人。粗和细都出人左右。真印证了对立的统一。先说我的细吧。碰到有顺序或者说有规律可循的东西总喜欢把它们顺起来。记得我初到设备科工作。科里的图纸是杂乱无章的。我把它们按设备图号一一整理好。而且每张图纸号都要顺着。以前科里下计划一张单子下到资料室,她们每月要大晒成百张图纸。我做备件计划总是先在我的图纸柜里找。没有的才会找她们要。一个月晒不了几张图。人家自然心里有数。只要我要图,立马亲自给送来。

  过马路的时候必要快车道亮红灯才过。偶尔一个疏忽站到了车流中间。我是吓得腿发软,感觉自己的小命随时可能遭遇不测。

  家里所有的购物发票、游玩门票、火车票、女儿从小到大的作业本、胡乱涂鸦的画、同学纪念册一概保留。分为实用型、纪念型。家里桌子上的东西必要注意不放到边缘。以防胳膊一碰掉下来。所有的塑料袋装物一定会系好口。而且一定要系活扣,方便下次使用。菜刀的锋口一定朝里放。以防家人不注意碰伤手。

  再说说我粗的一面吧。套袖、袜子经常会失散,有的经年才能重逢。我每每替它们感到重逢的喜悦。知道自己这毛病。容易失散的东东我都是多买,保证充足的“后备役”。

  记得以前家里的盆是放到床下的。有次我懒省事一脚把盆给踢进去。结果塑料盆叫我给踢烂了。最难忘的一次粗,是我抱着一摞刷好的碗预备放到“锅屋”的碗橱里。锅屋没灯,我摸黑进去。估计到了碗橱前面伸出的台上,我把碗往上“一放”,结果放个空,一摞碗全摔到地上。家人听响跑到锅屋:你怎么能把碗全摔?我嗫嚅着实话实说:“我觉得到台子跟前了……”居然能如此想当然!

  生活总是有两方面的,人也总是有两面性的。太细,我们也将不能承受那细之重,粗的搭配让我的到一种平衡。(刘井明)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