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权”换取“安家权”

2012-10-09 08:48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天民论道·

  农村与城市学生的心理落差,不全是源于家里的经济条件,更重要的在于不公平的政策。现在需要的是“土地权利”换取“安家权利”。否则,农村大学生就有很强的理由选择政治激进主义。

  中秋时,和一些研究生吃饭,他们说,不少同学考研的目的是逃避就业。尤其是农村来的大学生,就业没有什么优势,心理压力特别大,考研可以缓解这种压力,至少可以让就业危机延后两三年。这让我很惶然,不知道该如何给他们讲道理。我就是从贫困的山区出来的大学生,一路地读了下来,在大学谋了个教职,不能说有那么大的成就感,但也算个体面而稳定的职业。从老家来的一学生对我说:真羡慕你们那个时候读大学。

  的确,十几年前,来自农村和城市的大学生尽管经济条件有差异,但没有显示出那么大的不平等。现在大不一样了。他们在学校时吃饭、穿衣、言谈、举止已经显示出很大的不同,毕业后的境遇更是天壤之别。城市学生应聘时在表达和沟通上一般强于农村学生,因而找到好工作的概率也要大一些。即使二者找到同样的工作,农村学生仍然觉得低人一等。因为城市学生只要家庭不是特别贫困,房子问题基本不用操心,父母一般会替他们考虑。农村学生不仅完全靠自己解决房子问题,而且常常要对农村的父母,甚至兄弟姐妹有所照顾。那么一点收入,差不多只够养活自己,却要面对如此的负担。如果是男孩,还要面对找对象的尴尬。倘若农村大学生没有练就坚强的心理,选择坚强地活着是相当不容易的事。

  然而,就心理承受能力来说,农村学生又恰恰不如城市学生。有项针对大学生心理的调查显示,超过四分之一的大学生有过自杀念头,其中农村学生显著地超过城市学生。本人所教的本科专业在大学不算热门,这些年发生过几起大学生轻生的事例,他们都来自农村。不少农村学生具有类似马加爵的心理。某省一农村大学生向省精神卫生中心发出求救说:“同宿舍的同学都看不起农村学生,我想把他们杀掉。”面对这种现象,人们呼吁要专门对农村大学生进行更多的心理辅导。然而,如果这种心理是普遍现象,那么单纯的心理辅导解决不了问题。需要考虑产生这种心理现象的客观条件,而这些条件是可以通过国家的政策加以改变的。

  农村与城市学生的心理落差,不全是源于家里的经济条件,更重要的在于不公平的政策。这些年房价上涨,对农村大学生的冲击特别巨大。让部分住房市场化本身没有错,但在市场化转换中,出现了权利替代的不平衡,这一点特别表现在农村大学生身上。

  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需要有某种“权利替代的平衡”。农村大学生毕业后,一般在城市落户口,这样,农村的土地权利就不得不放弃。在计划经济时代,这样放弃是合理的,因为他们同时会得到城市的土地权利,这是以福利住房体现出来的。现在没有了福利住房的权利,他们所放弃的土地权利就得不到相应的平衡补偿。这就是说,在城市与农村学生本来就不平等的经济条件之上,又对后者增加了政策性的权利剥夺。这就难怪有教授说,农村大学生读了四年之后,还不如中学毕业后就出来做事的农民工。这不仅在收入上体现出来,更重要的是,农民工还仍然享受着农村的土地权利,而大学毕业生就不行。这一点,好多年前的农村大学生就有这种感受。我大学毕业后的好些年,回家乡时就体会到自己不如农民工。只是我及时地买了住房,压力就小了很多。现在的农村大学生感觉就更强烈了。

  政府没有认真地考虑农村大学生的权利的不平衡替代问题。现在需要的是“土地权利”换取“安家权利”,由国家对那些放弃土地权利的农村大学生统一发放安家费。这种安家费需要以五到十年的住房租金为标准,让农村大学生毕业后平安度过那段艰难的日子。

  这不是国家对农村大学生的恩赐,而是他们应得的权利。在贫富分化,矛盾激化的今天,国家实行这一政策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否则,农村大学生就有很强的理由选择政治激进主义。

  储建国/文

  储建国武汉大学教授,主要研究比较政治、中国政治、政治发展等。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