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大教授王东杰:创造力与真权威

2012-10-23 08:35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创造力与真权威

  近二十年来,思想界对新文化运动以来的全盘反传统主义进行了不少反思,但似并不深入。为什么全面抛弃传统是不对的?恐怕今天也还需要解释。据我的阅读来看,林毓生先生的《中国传统的创造性转化》一书大概是从学理上对此讲得最为清晰的著作之一。

  这本书有条主线,即是“自由”和“权威”的关系。我们通常认为,它们是相互排斥的:要自由,就必须打倒权威;要创造,就必须放弃传统。但林先生根据经济学家哈耶克和哲学家普兰尼的理论指出,“一个稳定而不僵固的传统架构”是自由和创造力必不可少的支撑。

  哈耶克指出,自由秩序得以成立的一个重要前提是人们“必须遵守普遍的、抽象的规则”。由于这些规则是抽象的,无法“加以形式的明确说明”,故其传承主要是通过人们对“他所信服的权威人士的具体行为所展示的风格”的模仿,而不是学习那些可以被条理化的“方法”。

  这听起来似乎有些玄,其实中国人对此方法本来最熟悉不过。过去学书法、作诗,先从临摹做起:朝夕临摹最合自己才性的大家的作品,直到可以乱真,然后便可以走自己的路了,这叫做“有所法而后能,有所变而后大”。未经“法”,不可言“变”,何况“大”?

  权威之于创新的重要性如此。但我们却习惯了批评中国传统教育太重模仿,而今日国人更从小就懂得“张扬个性”的重要,然而,我们同时也都哀叹中国现在没有“大师”——原因呢?因为我们的教育还不够有“个性”,学生只会“模仿”。诚然诚然。作为现象,确是如此。但我们也应想一想,我们的孩子在“模仿”什么?是那种具有真正创造力的大师经典和他们解决问题的实例,还是被简单总结为一些干燥无味的“知识点”的教科书?进一步,他们有过真正的“模仿”吗?抑或只是“做题”?

  将权威和创造、自由对立起来,和把教育看做传授“知识点”,两者看似无关,却具有同样的问题,用林毓生的话说,都是犯了“形式主义的谬误”。所谓形式主义的谬误,是把一个观念从其特殊的历史语境和演化脉络里抽出来,变作几个标签和口号的做法。林先生强调,诸如个性、创造、自由,乃至民主与科学等,都是西洋历史中长期演变而成的,有其极为复杂的层次和背景,无法简单处置。然而要做到此也不容易,盖今日国人无论左右,都更容易接受“口号”而非“思想”之故也。

  那么,怎样避免形式主义的谬误呢?林先生提出了几个建议。其中消极性的如“不可过分重视逻辑与方法论”,更积极性的如要采取“比慢”的态度、要注重问题的“特殊性”和“具体性”等,都是一些“语出惊人”而特别有针对性的,相信对好学深思之士会有醍醐灌顶之感。

  我读此书,从初读至今,恰好二十年,中间时不时温习、消化。尽管我今天觉得林先生关于中国思想史和文化史的一些判断有可商之处,但二十年前被开启的心智之窗,如今仍是照耀我前行的光亮。这是一个读者的感恩,希望也把这感受传递给他人。

  ·敬惜字纸·

  诸如个性、创造、自由,乃至民主与科学等,都是西洋历史中长期演变而成的,有其极为复杂的层次和背景,无法简单处置。

  王东杰上世纪70年代生,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博导。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