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大青年学者:偏见的囚徒

2012-10-23 08:37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偏见的囚徒

  周玄毅/文

  长期这样,愤青就得到了一个愤青的世界,精英就得到了一个精英的世界。自由的选择就筛选出了一个偏见的囚笼。

  ·辩行记·

  人们观察到一个有趣的现象,女性操作员管理的小白鼠,通常比男性操作员所管理的更加温顺,这是为什么?

  如果你是《水知道答案》这类民间科学读物的爱好者,自然会联想到万物交感、传送正能量顽石也点头之类看上去很美的理论。不过我必须煞风景地提出一个更简单也更有效(这通常意味着更接近真相)的解释——“无意识筛选”。

  道理是这样的:实验室的操作员一定要剔除那些会咬人的老鼠;老鼠咬人要么是由于惊恐,要么是因为挑衅,前者是因为胆小,后者是因为胆大;女性操作员的动作一般比较轻柔,会咬她们的主要是胆大的老鼠,当这些老鼠被剔除出去之后,剩下的主要是性情温顺的个体,而男操作员正好相反。

  所以结论是:操作员由于自身的习惯,无意识地对操作对象的特性进行了筛选,导致操作对象与操作者产生趋同性。

  另有一个同类型的例子——养猪场的磅称能决定猪的性格。道理同上:生猪送进来的时候必须要过磅,而在使用比较落后的磅称的情况下,如果猪不能老老实实地呆着,就没办法核实其体重。结果是,磅称越原始,这个养猪场里的猪就越安静;而磅称比较先进能够来者不拒的,不安分守己的猪就越多。

  以上两个案例来自动物行为学科普著作《我们为什么不说话》。虽然作者天宝·葛兰汀(TempleGrandin)从小受自闭症困扰,但就科学的严谨性来看,她总比那些神神道道的“大师们”靠谱得多。

  那么,接着葛兰汀讲下去:我们无意识地筛选了实验室的小白鼠,我们无意识地筛选了饲养场的猪。还有呢?

  这就是我们总在做的事——通过自觉或不自觉的筛选,心安理得地成为自己偏见的囚徒。而具有反讽意味的是:在越来越容易自由获取海量信息的情况下,我们往往只是把这个囚笼做得更加坚固,而不是试图去打破它。

  比如说打开微博,网页上会出现无数的陈述和观点。有的你相信,有的你不相信;有的你赞同,有的你不赞同;有的你觉得重要,有的你觉得不重要。通过“关注”和“取消关注”这两个操作,就可以很轻松地对发言者进行过滤,忽略掉所有看着不顺眼的言论(或者保留几个作为“拍砖”的对象,这是一种更高明的负面强化手段),强化来自志同道合者的信息。

  长期反复这样操作,愤青就得到了一个愤青的世界,精英就得到了一个精英的世界。自由的选择就筛选出了一个偏见的囚笼。而且由于信息的海量性带来的充沛论据,这个囚笼比人类历史上的任何时候都要更加强大。

  其实早在在微博诞生几百年前,弗朗西斯·培根就提出了“洞穴假象”这个概念。他认为,由于生理、心理、教育、习惯等各种差异,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的洞里,看到的只是经过折射的光线。简言之,“我”其实就是是我的囚笼。只是培根并没有提到,这个洞其实往往是自己挖出来的。

  周玄毅青年学者,武汉大学辩论队总教练,行深辩论,偶有所得。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