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从政与前现代政府的冲突

2012-10-23 08:38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长江日报)20世纪30年代的中国政坛上,涌动了一股“学者从政”的小小浪潮,胡适和曾任清华大学历史系主任的史学家蒋廷黻都是个中代表。蒋廷黻的回忆录于2003年由岳麓书社从海外引进,被收入“海外名家名作丛书”中,向来被视为关于民国学者从政的重要史料。

  但坦率地说,对这本书我颇感遗憾。比如我最想知道,一个由号称最革命的政党建立起来的政权,为什么总是摆脱不了前现代的阴影?它的官僚机构运作效率之低举世公认,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像蒋廷黻这样一些具备现代政治素养和行政能力的文化名流,参与到国民政府的行政事务中,究竟发挥了多大作用?……而《蒋廷黻回忆录》在这些方面所能提供的信息太少了点。

  作者回忆往事,以其阅历和理论素养,加上在野之身,是非得失本来应该了然于胸的,可是我辈在阅读过程中,总感到他还在有意无意维护某种法统,叙事只有梗概,缺乏平实生动的细节,也少见作者个人与世沉浮中的切身之感。个人猜测这也许与蒋氏作为外交官的身份有关,毕竟外交官讲求字斟句酌谨言慎行。

  相比之下,另一位从政的民国学者虽然可能不如蒋廷黻显赫,但其由学入仕的经历更为典型,其回忆的史料价值更为丰厚。这个人就是曾任南开大学经济学院主任的著名经济学家何廉。何廉先后在国民政府中担任行政院政务处长、经济部次长等职,他的回忆录2012年刚由中国文史出版社推出了新版。

  蒋的回忆录中,作者似乎在有意淡化其主体意识,少见情感的渗入。而何廉不同,其在学者从政浪潮中十分投入,他深深地被裹挟进了一部巨大的官僚机器中,感同身受分外真切,看问题也深入、切实得多。

  《何廉回忆录》中专列一章讲作者本人看到的“中国权力内幕”,《剑桥中华民国史》在论述“南京政府的结构和运作”时特地引用了何廉的回忆:“总司令走到哪儿,政府的真正权力就到了哪儿。就权力而言,他主宰一切。”何廉所在的行政院本来是最高行政机构,而何廉发现,几乎每份重要的报告,都首先到了蒋介石的驻地办公室,决定是在这些办公室做出的,行政院等着的只是去“采取正式和公开的措施”。

  何廉在此处用了“发现”一词,透出的书生气让人感慨。据何廉观察,蒋的作风是“办什么事,作什么变动,只要他认为怎么方便就怎么办。……他随身总带着一支红铅笔和一叠纸,如果他认为该作出决定或给哪位来访者一笔钱,他会立即签发一项有关的手谕。”何廉和蒋接触不久,便给蒋下了这样的断语:从根本上说,他不是个现代的人,办事首先是靠人和个人接触以及关系等等,而不是靠制度。

  像何廉这样没有党内派系背景的技术官僚,在政府中发挥不了多大作用几乎是注定的,制度、上司、同僚,还有官场上种种无声无臭却又无处不在的东西,都形成了强有力的掣肘,“有劲无处使”、“有理说不出”便成为何廉们一种普遍的状态。何廉后来回忆这段从政经历时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我在政府中的那几年完全是白白浪费”,他的失望是很深的。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