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的价值

2012-10-23 08:40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死亡的价值

  入土为安,或者灵魂(如果有的话)得到休息,应是死者的归宿,源代码却在真实的生死界线产生之后,制造了意识上的生死不分,并且让自以为仍然生存的代码去反复体验死亡过程。

  ·无限杂思·

  刘洪波1966年生,湖北仙桃人。本报评论员,高级记者。

  刘洪波/文

  疯子绑了5个人在电车轨道上,失控的电车正向他们冲来。幸好,你可以拉动操纵杆,引导电车到另一条轨道,但那条轨道上也绑了一个人。你拉不拉这根操纵杆?

  一枚定时炸弹藏于城市某处,离爆炸的时间很少了。你正控制着安放炸弹的人,是否会对他严刑拷打以获取信息?他是硬汉,你是否会折磨其妻儿逼其开口?

  这是两个与伦理相关的思想实验,前者叫“电车难题”,后者叫“定时炸弹”,很著名。这样的伦理难题,对原则性强的人有效,对万事都善于机变的人无效。杀死或拷打较少的人来救出较多的人,临事机变的辩证思维只要拿“损失不可避免”就能进行选择,而且不会感到内疚,但本质主义者则难以取舍。

  西方有形上学、本质论的传统,伦理难题不免时常提出。

  有一部叫《源代码》的好莱坞电影,类型上应算科幻穿越片,在那里人死前8分钟的大脑代码可以反复读写。这发明不得了。发生了恐怖袭击事件,可以选定某个受害死者,将他的大脑代码换作另一个死者,譬如一位已死去的特工,用最后8分钟来寻找谁制造了事件,以供抓获嫌犯,制止新的袭击。

  电影讲的正是这样一个故事。一位死去的上尉被代入了火车爆炸事件,他需要寻找真凶,以避免真凶在市中心引爆更大的炸弹。真凶不是一次就可以找到的,嫌疑需要反复排除,源代码的世界里,死去的上尉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死去,这就意味着死去的上尉要以另一个身份去反复经历被炸死的过程。这是苦差事,虽然能救人,所以上尉最后要求让他的源代码得其所哉,放他“到另一个世界”去。

  为了避免巨大的灾难,启用已经死去的人的源代码或者说死魂灵,这大概是变废为宝的极致。然而,伦理上的问题是,如果大脑源代码可以被提取,那是否破坏了死亡的安宁?入土为安,或者灵魂(如果有的话)得到休息,应是死者的归宿,源代码却在真实的生死界线产生之后,制造了意识上的生死不分,并且让自以为仍然生存的代码去反复体验死亡过程。

  大脑作为信息工具,其代码的读取或写入或许终究非为妄谈。但死者被用作活人的工具,让人死而不得瞑目,这是否道德?人们向来认为,生是有价值的,死是生的否定,也就是价值的否定,无价值,但如果生者能够差遣、役使死者,死的价值是否应重新估计,例如死者应有大脑不被读写、DNA不被复制、残留信息不被征调等权利?

  人类是否有一天会像提出“生命权是第一人权”那样,提出“安息权是第一死权”的命题,或者产生“人权包括生前权与死后权两个阶段”的观念?

  详情请看:http://cjmp.cnhan.com/cjrb/html/2012-10/23/content_5076998.htm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