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猪刀

2012-11-06 08:38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杀猪刀

  ·无限杂思·

  “杀猪刀”是平等的最后注脚,也是万物的最后处境。不朽的碑刻会风化,永远的事业会凋零,理念要崩塌,上帝会死亡,没有不消退的活力,没有不谢幕的舞台。

  刘洪波1966年生,湖北仙桃人。本报评论员,高级记者。

  杀猪刀

  “昨天的风吹不动今天的树,今天的树晒不到明天的阳光”。《龙的传人续篇》同样是侯德健作品,不如《龙的传人》传唱广,但它对时间流逝的形象书写和直接咏唱,让人“如受电然”,几十年前初听时如此,几十年间每次听到仍然如此。

  时间是把杀猪刀,虽然对每个人下手并不一样狠,但人都被时间杀掉,从无例外。化妆品、驻颜术,美容院、健身方、还魂丹、不死药,或者只能掩盖时间痕迹,或者只是基于长生愿望的想象。

  生命是绝对的,意思是死亡是绝对的。生命的绝对意义,由死亡赋予。时间就是由生到死的距离。此前此后,时间犹在,只是不属于你。不与生命结合在一起的时间,有与没有,有什么两样呢?如果人都以如此透彻的观念来用度他的时间,对待他的世界,那么路易十五就没什么不妥。他说,“在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典型的暴君语言。人类需要一些把人置身于生前死后的方式。

  生命的定数是悲剧,朝向死亡展开。改变这种悲剧色彩的方式,只有“阐释”。“生亦何欢,死亦何苦”、“生死齐一”、“死是生命的一部分”、“进入天堂”、“六道轮回”、“无生无死,非生非死”等等,都在以新的解释,消解向死而生的悲剧色彩。然而,生命天然地否定它自己,生命内含“杀猪刀”并为之提供用场,仍是无可回避的事情。

  让生命融入体系,将人融入家族、民族、人类等整体,从而产生“生生不息”的景象,是通用的生命乐观方式。你被“杀猪刀”杀死了,但你的后代在繁衍,或者你的王朝在延续,你的国家在强大,你所属的人类在前进……你被记取,或者未被记取但已融入了永在,于是你也得到了永生。集体主义概念体系中,这样的道理经常被宣讲。

  社会理想,宗教信仰,未来世界,天堂地狱,慎终追远,祖宗崇拜,留芳千古,遗臭万年,历史责任,等等,有正面倡导,有反面儆戒,都不过是在解决“杀猪刀”可能带来的罔乱行为,使生命的有限时间合乎道德地用度。哲学上所谓的“生命意义”,无非是想放置好人生的时间有限性。

  时间面前,一切徒劳,生生灭灭,万物无异。“杀猪刀”是平等的最后注脚,天潢贵胄与不可接触之人都难免一刀。“杀猪刀”也是万物的最后处境,不朽的碑刻会风化,永远的事业会凋零,理念要崩塌,上帝会死亡,没有不消退的活力,没有不谢幕的舞台。

  幸而有一把“杀猪刀”,使一切在时间面前平等又短暂,从而将现在显现出来,人作为尺度得以成立。现实是否合乎人性,成了生命处境的首要问题,不是人要完成理念、上帝或者其他任何外在物的规定,而是任何外在物都首先要实现人的目的。

  刘洪波/文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