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外庐笔下的晏阳初

2012-11-27 09:14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长江日报)侯外庐眼里的晏阳初让人震惊,思想、理念上的这种对立,或正是看人容易先入为主的关键。

  ·坐看云起·

  侯外庐笔下的晏阳初

  题目中出现的两位都是中国现代史上的名人。侯外庐,拥有“历史学家”、“思想家”、“教育家”等多种头衔,而晏阳初则因为海外学者吴相湘的一本《晏阳初传》(岳麓书社2001年版),其人和他所开创的平民教育事业已渐为国人所知。

  两位名人的交集出现在1939年。国共合作抗日时期,晏阳初领导的平教会迁到重庆,全家在歇马场一个叫白鹤林的地方暂居下来。而作为左翼学者的侯外庐也正好避居于白鹤林,成了晏阳初的邻居。上个世纪80年代,侯外庐撰写回忆录《韧的追求》,提到了此时在海外已享有大名的晏阳初:

  “晏阳初和我仿佛有默契,彼此避免照面,以至于事实上我的确与他不曾有一次正面相遇的机会,不曾有过一回颔首之谊。”“在白鹤林,晏阳初维持着相当高的生活水准。他的家庭雇有两个满口京腔的女佣,一个西餐厨师。据其家人说,他在家里很少说中国话,基本上不吃中国饭。……晏不允许两家的孩子来往。”

  侯外庐眼里的晏阳初让人震惊,世上若有一种平民教育运动,而其领导人脱离民间和百姓,那简直是一个笑谈。所幸还有另外的记载。对晏阳初稍有了解者即知,其事业发端于其一战中在法国战场上为华工服务,主要工作是代写代读家信,遂萌念创办《华工周报》、举办识字班,平教运动即肇始于此。关于晏氏这段生活,相关史料上说他和“华工共同起居”,从当时的工作性质和内容上看应该是准确的,因为有脱离底层百姓倾向的人肯定不屑此种工作。

  至于晏阳初的生活方式,乡村建设学院的师生们也有多种回忆,随便摘引几条:“晏院长总是穿着普通布料的长衫和一般的西服,但更多的是着长衫,这样便于接触群众,与群众打成一片”;“晏院长的饮食很简单,严格规定不多的一点菜金,不许多花。吃的面包,是以洋芋粉为发酵面和土面粉做成的,有人搞不清楚,说是洋面包”;“晏院长请客也同样简单,绝无铺张操办之事。并采取中菜饭西式吃法(每人一份),既卫生,又不浪费”;“(晏氏)下乡检查平教工作时,大多步行,间或坐驴车和骑驴”;“(晏氏)对人和悦,待人至诚,在他家做过工的高妈说,与晏先生相处20多年,从未听到他说一句怨言和责备的话。……也爱和工人们聊天”;“(晏氏)常说:平教会的经费是‘沿门托钵’来的,其中包括不少孤儿寡妇的捐赠,如我们不踏踏实实为平民工作,随便浪费他们的捐款,是对不起他们,也是一种犯罪!”……(均见重庆出版社1998年版《晏阳初纪念文集》)。

  以上回忆大致可信,晏氏骑驴下乡有流传至今的照片为证,至于其在经费上的律己,只要试想平教会的经费很多来自美国财团的捐赠,如果晏阳初个人生活奢华,接受、使用捐款的手续不清,精明的美国人会如此慷慨地给晏氏持续支持?

  如何评价侯外庐对晏阳初的印象?其实侯先生自己说得很清楚,他和晏阳初“不曾有一次正面相遇的机会”,说这种印象得自传闻并不过分。不过,这种传闻也并非完全没有根据,晏氏深受西方文化洗礼,且为虔诚的基督徒,其平素行事和生活格调有那么一点“洋味”,是一点儿也不奇怪的。考察侯外庐之所以有这么一种“晏阳初印象”,晏阳初身上的“洋味”是因素之一,但更重要的,则必须推原到思想、理念上的严重分歧,而思想、理念上的这种对立,或正是看人容易先入为主的关键。

  论世不易知人难。信矣!

  黄波/文

  黄波1973年生,湖北宜都人,现供职于《南方都市报》。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