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的“忘”境

2012-12-11 10:23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心灵的自由舒适绝不是一项关起门来灌鸡汤的事业,而是胼手胝足,一手一脚由技而道的过程,这也算是庄子思想的现代性意义之一吧。

  ·辩行记·

  小开喜欢限量版球鞋,干爹喜欢奢侈品皮带,昂首阔步的自信,离不开足下腰间的风情。不过显摆归显摆,用起来舒服才是王道。关于舒服,庄子有个很有趣的标准:“忘足,履之适也;忘要,带之适也”——舒服合适的鞋子和腰带,不是让你感觉好,而是让你没感觉。穿上好鞋感觉不到脚,系上好皮带感觉不到腰,衣橱里“事实上”最适合你的那件衣服,不是千挑万选搭配出门赚回头率的那件“你觉得”最炫的,而是想都没想就套上,也没有任何人觉得不妥的那件。

  衣着如此,人心亦然。所以庄子进一步又说:“忘是非,心之适也;……始乎适而未尝不适者,忘适之适也”——真正的心里舒服,不是拍案称奇击节赞叹,而是根本没有这些是非好坏之分的自然而然;而舒适的最高境界,则是一开始就舒适,一直也没啥不舒适,甚至根本连“舒适”这回事都忘记了的那种舒适。

  上面这段话有点绕,不过道理还是很清楚的:任何你能明确感受到的舒适,不管是吹空调开暖气品美食看好戏,一定是由于解除了某种不舒适(冷、热、饥饿、无聊),就算没有任何说得明白的不爽,像强迫症一样念念不忘追求(更加)舒适本身也会构成一种烦恼。所以只要舒适与否这个问题还没有“忘”,你的舒适里就一定蕴含着对于不舒适的感知和记忆,而这种与不舒适比较得出的舒适,就像跟李逵对比显出的帅气,其实还是欠点火候的。同理,久旱逢甘霖的喜悦不能证明气候好,满汉全席的饕餮不能证明生活水准高,路上堵着人直愣愣地追问幸福也不能证明我们生活在天堂里。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庄子对这一点实在吃得很透。

  不过庄子这个说法也有危险的地方,因为它很容易让人误会,以为只要“忘”就能“适”,加强心灵修养就能八风不动神清气爽。这碗心灵鸡汤很好喝,但却未必有营养,因为它丢掉了实实在在的鸡肉,只留下似是而非的汤水。事实上,“忘”只是“适”的评判标准而非实现途径,能让你忘却,说明这个东西很合适,但是想通过有意的遗忘达到舒适,却是极不靠谱的事情。鞋不合脚,不去换鞋却想忘掉脚,这实在是有点自欺欺人。

  按照庄子的原意,工匠(这段话里指的是工倕,能够不用矩尺圆规画出标准方圆的牛人)神志专一随物而动,像庖丁解牛那样把“技”做到“道”的程度,由此产生的“适”才能让使用者“忘”。这种“技→道→适→忘”的路径,像极了现代工业设计通过把技艺做到美学道境,以完美的适用性使消费者浑然不觉其高科技属性的理念。从这个意义上说,让这个世界从不舒适到舒适,再从舒适到忘记舒适与否的,不是售卖犬儒主义和苟且哲学的学术明星,恰恰是专注技艺,把自己的工作做到“道”境的芸芸众生。

  所以说,执着于“忘”还是犯了执念之痴,于技与道的追求中实现“忘”才是正途。心灵的自由舒适绝不是一项关起门来灌鸡汤的事业,而是胼手胝足,一手一脚由技而道的过程,这也算是庄子思想的现代性意义之一吧。

  周玄毅/文

  周玄毅青年学者,武汉大学辩论队总教练,行深辩论,偶有所得。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