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情满怀的日子

2012-12-11 10:24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彼时,现代化情结、走向世界冲动和球籍焦虑,牵动着知识分子的心智,他们很自然地在自己肩头放上了启蒙的重担……那几乎是一个宣言的时代。

  ·看风的人·

  【八十年代纪事之八】

  1981年步入大学校园,在感受自由气息的同时,心里的梦逐渐发芽了。青年人渴望的那个中国,依稀可见。人们开始放开束缚自己心灵的东西,尝试表达、发声。发现自己,勇敢地表达自己,成为自己。推动中国这个庞然大物,往前走,往前走得更快,是大家的共识。我们是一把火,甚或一把火里的一个火星儿。

  有一把火炬高高擎起,“展现当代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日新月异的面貌;反映人类认识和追求真理的曲折道路;记录这一代人对祖国命运和人类未来的思考”。它便是1983年6月出版的《走向未来丛书》,主编者觉察到科学技术革命对人类生活和生产方式的巨大影响,冀望通过改变人们的思维认知,完成中华民族的“真正复兴”,“听从祖国的召唤,热情地投身于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伟大潮流”。

  1984年7月,中国科技大学学生课余研究与交流协会出版了《改革——当代中国的“大趋势”》,收录了改革呼吁者温元凯的两次演讲。彼时,现代化情结、走向世界冲动和球籍焦虑,牵动着知识分子的心智,他们很自然地在自己肩头放上了启蒙的重担。

  1984年底,在10号楼330房,复旦新闻系84级辅导员张力奋带领我们几个筹办《复旦风》杂志。他在发刊词里写道:“睁开眼睛,真切注视这飞旋的世界,新生活将由我们缔造,命运将由我们主宰。这就是我们的宣言。”

  那几乎是一个宣言的时代,上海交大学生杂志《新上院》发刊词写道:“正是因为那么多的人,不约而同地汇聚在一道,于是,凭着我们的青春,我们庄严地宣告:要创造!”几所大学研究生院合办的《研究生通讯》强调:“这是个流动的时代,这时代需要思想的闪电和充满生命力的呐喊。”四川《大时代》宣称:“一个前所未有的大时代正在我们周围形成。每个处在这种时代的人都应当感到幸运,为之奋发。”

  1985年前后,社会氛围空前的活跃期。希望,每个人心头都有一个希望,血气方刚的我们,觉得世界离自己如此之近,似乎触手可及。世界是我们的。

  张辛欣、桑晔二人联手采写的《北京人》,是一百个普通中国人的自述,“每一个人那活生生的叙述和这个过程本身,都是奇妙的艺术品。”(张辛欣语)。这本书带给人们一股清风,激活了整个社会的表达欲。

  《北京人》取得成功后,他们联手发起《中国一日》征文,《人民日报》于1986年4月15日刊发征文启事,选定当年4月21日为描述日。坐在北京小西天中国电影资料馆的办公室里,我和《报告文学》杂志编辑安喆合写了一篇对话体征文《伏在烟圈上的对话》,表达了渴望建立一个温暖充满朝气、公平正义的社会的愿望,满怀信心投了出去。

  那时候,“改革”这个词本身就是力量,给人前行的勇气。

  那是一段难忘的豪情满怀的日子。

  老愚/文

  老愚秦人,复旦毕业,《新周刊》等媒体专栏作者,著有《在和风中假寐》等。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