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限

2012-12-11 10:25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大限

  所有人都面对时间的大限,而且只能是独自面对,哪怕你有千军万马,哪怕你可以左右芸芸众生。

  人可以购买他人的时间,现在,雇佣劳动的规模可以达到成千上万人。人可以控制他人的命运,使其被迫乃至心甘情愿地为自己耗费整个人生,古往今来的君主、国王、皇帝以及权力人物,都曾经做到这一点。然而,生老病死,是人必须以个体的方式去面对的事情。

  一个人的出生、衰老、生命和死亡,都不是另一个人可以代为完成的。这是些高度“及身”的事情,及身而生,及身而止,与身体合一。它们就像一个人不能代替另一个人上厕所。笑话说有人过于能跟领导打招呼,厕所里见到都问候“您亲自来了”,尴尬滑稽。

  人在社会上生存,他的时间也被社会化。他的时间被社会征用和占有,被各种社会关系决定用途。但个人的时间——那与身体合一的生命长度,虽可被剥夺,却不可被让度和赠予。

  当一个人被残害、被杀死,他的时间就被剥夺了,但终止一个人的生命,并不能延长另一个人的生命。剥夺一个人的时间,不像剥夺一个人的财产那样,形成占有关系的转移。被剥夺的时间归于空无,没有人能够占有他人的寿命。

  没有人能够把自己的生命长度转给另外一个人,哪怕一分钟,没有人能成为“寿命转让志愿者”。如果转让生命的一定长度是可能的,那么在电视上高歌“再活五百年”的汉武帝就可以达成目标,秦始皇也可以一直活到现在。

  我记起一个瘆人的故事。荒唐年代里,有个村庄兴起“向领袖献寿”的活动,男女老幼都自愿表示把生命献出几年,为领袖添寿。一个老地主表示,要献上五十年。生产队长说,你哪有五十年能活呢,就记在你孙子头上吧。老地主倒地大恸,决不答应:“我献多少都好,我孙子还在吃奶,一天也不能献”。

  在这个村庄里,将属于个人的时间直接转让给另一个人,具有心理上的真实性。这就是为什么献寿活动能够兴起,也是老地主坚决不肯让孙子参加转让的原因。

  自古以来,人们对生命大限的恐惧和时间永续的希望,除了用想象成仙的方式来表达,还用求仙方、不死药的方法去争取。“寿命转让”作为一种民间迷信,也向来存在,最美妙的迷信认为阎王可以通过走阴婆、阴阳先生之类的人去贿赂。这类迷信向来被士大夫视为“怪力乱神”,却能在号称“破除一切封建迷信”的当代荒唐年月里作为表示忠心的方式,也是奇景。

  时间无情。当人拥有什么东西时,往往忘记时间的有限,以为拥有权力、财富或者欢悦都是永久。但高低贵贱,都面临时间的限制。人寿几何,并不按照高低贵贱排列。撒手之时,所有人都是过客,归于尘土,此前此后,对被抛出生命行列的人来说,世界是绝对的虚空。这经常被忘记的属性,证明生命“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地独立,并因此获得尊严,也保证了生命在终极意义上的平等。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