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萍的尴尬

2013-01-30 09:45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长江商报消息花猫子(公务员)

  倪萍被问及春晚时,那句“央视的事儿能随便说吗”还弦犹在耳,如今春晚的节目单却提前曝光,各路彩排照片纷至沓来,央视那点存货迫不及待地公之于众,完全没有顾及到倪阿姨的感受。

  我出生和成长于一个文化娱乐生活相对单一的时代,在最早只能收几个频道的黑白电视机里,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两个人就是倪萍和赵忠祥。如今,梦中情人倪萍因近年的华丽转型频频陷入尴尬。

  从主流意识形态大展厅—央视春晚退役后,她发挥余热扮演了丰富角色。然而从倪评委到倪委员,倪阿姨的言行总能引来争议,手动打手,脚动打脚,即使不动也躺着中枪。作为曾经的央视著名主持人,她徘徊在宣传工作者和娱乐界人士之间。尽管她在十分努力地学习这个时代“合适”的表达方式,依然难免两头不讨好。

  作为主持人,倪阿姨放低身段,下嫁地方台,已经十分平易近人了,但终究敌不过长期以来央视一姐的端庄风格给早期受众留下的刻板印象,总会有中老年观众感到身心不适,叫她冷静一点,回归端庄,试图找回他们的知心大姐。

  同时,又因为倪主持在央视呆了这么多年。难免卸妆不净,入戏太深,分不清戏里戏外。签约地方台,颇有俯下身子、走访基层、与民同乐的意思,心里还是揣着不能随便说的“央视的事”。

  即使是娱乐节目,也依然“端着”,时常也会听到那充满正能量的春晚腔,对选秀选手,一口一个孩子这、孩子那。然而在这个小清新受宠,女流氓横行的年代,以这种位卑不敢忘忧国的心态做娱乐,多少会被认为是矫情。

  作为政协委员,倪阿姨却一不小心上了娱乐新闻,看似无可厚非,实则无可奈何。断章取义炒噱头,过度解读洒狗血,是娱乐新闻常有的事。中规中矩的宣传工作者和张扬个性的娱乐人士的身份矛盾再次集中。

  封杀山寨,可以被正面解读为保护知识产权;年轻人不要急于买房,也可视为减缓攀比压力的建议;至于不投反对票、弃权票,确有缺乏公民意识之嫌,不过这也是她的合法权利,代表了一种声音。只是,政治被娱乐化之后,她要承担聚光灯和显微镜下生存的困境。

  央视很早以前是对春晚严加保密的,它能这样“端着”,是因为它作为那个年代的唯一性,不愁收视率。现在春晚只是大众娱乐品,且还只是“之一”了,所以高曝光度是它欲与其他同类节目竞争的必须。

  而倪阿姨作为生于体制、长于体制的一名体制内成功者,大可不必去趟娱乐圈这趟浑水,安心修养、写书画画。她是一个骨子里的老好人,只不过已经习惯了或者被习惯了体制内的话语言说,若是因此陷入尴尬,或是被人炒作围观,我真心替她不值。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