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人:罗孚周颖南旧事

2013-07-18 14:09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p>    延伸阅读</p><p>    《情系中华———周颖南传》,代琇、庄辛著,中国工人出版社1993年4月版,10 .00元。</p>

  延伸阅读

  《情系中华———周颖南传》,代琇、庄辛著,中国工人出版社1993年4月版,10.00元。

  ●画谭新钞之二十二

  何频作家,郑州

(南都)谈到鲍耀明和周作人的笔墨交往,自然会说起另一人,这就是将《知堂回想录》手稿捐赠给中国现代文学馆的罗孚先生。“百年日月竞穿梭,九十流光一扫过。定庵诗句随园笔,南冠文事未蹉跎。”这是《邵燕祥自书打油诗》里《遥祝罗孚先生九秩晋二大寿韵语九则为献》之一。

  陈子善为内地版的《北京十年》作序,提及上世纪90年代他在香港访学期间,特地拜访罗孚先生的情景:“我终于见到了他珍藏的周作人《知堂回想录》(即《药堂谈往》)手稿和一九六〇年代的注译手稿多份。《知堂回想录》手稿厚达一尺余,他沉甸甸地亲自拎到茶楼,让我仔细翻阅。后来他把这部珍贵的手稿捐赠给中国现代文学馆了。周作人一九六〇年代的其它译著手稿则全部复印赠我……当时我写了一篇《知堂晚年佚稿》记其事,我认为罗先生精心保存周作人手稿为中国现代文学史研究做了一件大好事。”

  当代中国文化应该记住港澳和新加坡文人与内地文化人的特殊关系,特别在内地,曾经传统文化的低谷和低迷时期。显著的例子,也不能不说到新加坡的周颖南,他与俞平伯和叶圣陶、丰子恺、刘海粟等人的关系,和鲍耀明如出一辙。而周颖南和内地文化人的关系,范围更广更复杂。1993年4月北京中国工人出版社出版的《情系中华———周颖南传》,邓云乡在为其作的序里说:

  人在社会上,是很难被所有知道你的人都有所理解的,颖南兄在新加坡和中国文化艺术界都是同人,知道他的人很多很多,但并非知道他的人都能够理解他,在新加坡其他友人中,有的人说他出风头,有的人说他是“我的朋友胡适之式”的人物,我听了只是笑笑,未便多言,也许正如元代倪云林的名言:“一说便俗。”其实不说的原因,也还主要是说不清楚,你无法靠言辞说清人际的相互理解。因为这是靠缘分和友谊以及互通的心声才能做到的,诗云:“嘤其鸣矣,求其友声。”古人是深切理解这点意思的。对颖南兄,我自觉对他是有所理解的,正如俞平伯老师当年来信介绍他时所说:“关心宗邦文化。”我对颖南兄的理解,也是理解他对中华传统文化的由衷热爱及对于文化前辈的真挚景仰。基于这两点,才能对他有较真实的理解。比如在20世纪七十年代初,“四人帮”凶焰正炽的恐怖时期,他有机会到上海来,冒着危险,到街道医院中,探望病床上的丰子恺老人,雪中送炭,这种带有侠义感的友谊,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办得到的。当时老人虽然在海内外名气很大,但正是戴着各种“帽子”的特殊时期,正如明末张岱《陶庵梦忆》序言中所说:“故旧见之,如毒药猛兽,愕窒不敢与接。”划清界限唯恐不及,谁还敢去接近他,况且海外归来待不了几天,何必多惹麻烦。但他却本着上述的那种情感去看望老人,置嫌疑、危险于不顾,去接近他,照顾他。自然他当时也不可能是“杨半仙”,能算定“四人帮”倒台。社会上知道他名字的朋友,如能也理解到这些,恐怕就不会说他是“我的朋友胡适之式”的人物了。他在万里之遥,拜俞平伯为私淑弟子,尊叶老圣陶为父辈,友谊是那样真挚。他为什么呢?在新加坡开染织厂、开许多家酒家,他做生意、办企业,这些本与文学、艺术没有关系,当年俞老、叶老在世时,也不会帮他多赚钱,但他那样地尊敬二位老人,在他的感情深处,对于宗邦文化、文学艺术的爱好与感受,是远远超过做生意的。

  改革开放之后……沪上学者、作家、画家、艺术家出国访问新加坡时,他都一一热情在他所经营的同乐鱼翅酒家、百乐酒家、楼外楼、金玉满堂等豪华酒楼盛宴招待。我两次去新加坡,几乎每天都做他的座上客。他所经营的酒家,辉煌的大厅、高雅的客室,所到之处,无不琳琅满目,挂满了沪上名家的书画精品,刘海粟、谢稚柳、朱屺瞻、陆俨少、顾廷龙、唐云……无一不是名家,又无一不是知交……巴金先生创建并支持的北京现代文学馆,颖南兄在巴老的影响下,积极参与,捐书捐画。他十几年中,热心为沪上各家出资印书:已故潘伯鹰的《玄隐庐录印》、《玄隐庐诗》,已故沈尹默的《秋明遗墨》,健在的刘海粟老人的画册,苏仲翔教授的《钵水斋近句论诗一百首》等专著,这些书在国内,大多是极少有可能出版的,而他都精心编辑,自己写跋或后记,出资付印,陆续出版了。

  而由中国现代文学馆出面编辑,原河南教育出版社出版的“现代作家通信丛书”,《俞平伯周颖南通信集》、《叶圣陶周颖南通信集》姊妹书,其中就分别录有俞平伯书信153封,叶圣陶书信整100封。1989年1月4日,时任中央文史馆馆长的萧乾先生,应邀为《叶圣陶周颖南通信集》作序,他在文章的最后说:“这是不在政治和名位上掂斤播两、不带任何功利主义色彩的友谊,也是一份今日不多见的友谊。但愿这部集子为我们这个日趋流线型的社会带来点古风。”而周颖南丰富藏品的现状和流向,当然也是值得观察的一个显例。相对而言,他的好东西太多了!文物市场在内地的试验与发轫,大体起源于上世纪90年代初期。从此在旧的无偿捐献之外,为文物与艺术品的流传与流转,开辟了通过拍卖的新路径,自然也是一条好路径。但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昔日无价格但有价值也富有情义的名人书信等等,刻下有的却变成了烫手的山芋。古风延续在变奏中,陡然出现了不和谐的也非流线型的波折。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