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音乐课

2013-09-17 14:57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第一节音乐课

  黄披星1973年出生,中学音乐教师。创作以诗歌为主,兼有音乐随笔。

  ·苏醒的音符·

  正是那些看似无用的事物,决定了我们生命的质量

  第一节音乐课,照例了解一下小学的音乐教学。新来的27个学生,分别来自六七个乡下小学。大致上问了一些问题:有没有上音乐课?上了多久?什么内容?还记得什么歌曲?听过乐曲没有?有没有学唱过歌谱?学校广播室播放什么音乐?有没有开过班级的晚会?最近听过什么歌这一类的常识问题。

  虽然有预料,还是感到吃惊。有两个小学的学生整个小学阶段都没有上过音乐课,一次也没有。一个小学是语文老师上了几节,不记得教过什么歌了。一个是校长教了几节,有《国歌》,其他没有印象。一个是在5年级时上了半年音乐课,教了几首歌。一个是只在1~3年级的时候上过音乐课。小学阶段基本都有音乐课的只有一个小学,每周一节。

  能记住的歌曲,除了《国歌》,还有《队歌》、《茉莉花》、《红蜻蜓》、《编花篮》等等,列举出了一共有7首歌。除了两所小学其他都有校园广播,主要是放一些礼仪歌曲。基本没有听过什么乐曲。除了一个小学在6年级开过一次班级晚会,其他的都没有。最近听到的歌是以沿街播放的类似《最炫民族风》这一类的为主。

  6年,7首歌,再无其他。这就是事实。在这貌似相对发达的南方城市,乡下小学的音乐教育现状就是这样,这不比我在宁夏乡下见到的初小音乐教育情况好多少。那里有设备(捐献的)没有老师,这里也有设备,本该有的老师也没有。现实是:城市过剩,乡村衰败。教育本身的那种“无能为力”感,十分荒谬。

  乡村音乐教育现状可以验证乡村教育整体的荒凉。这是教育的实用主义,也是高考政策下的导向造就的。还有资源配置的缺失,不缺设备,缺教师,更缺意识。我们很多时候不得不面对那些蒙着眼睛说话的人,而音乐和音乐课,只是“呵呵”一笑的事。回望中,田园将芜,我们已然看见;如果说音乐会指向人心,那么显然,这是“人心将芜”。

  需要说清楚的是,成长中那些细微的东西,构成了一种环境,从而决定我们会培养出怎样的学生。润物无声我们都知道,却基本上已经视而不见。我们所漠视的部分,将会一点点成为一种坚硬的现状,成为一种人情冷暖的直接载体。忽视音乐教育的层次感,就是忽略一个成长累积的规律。以管窥豹,我们几乎已经看到了:这样的一批批“失衡的人群”。

  音乐无用。但还是需要说:实用的那些课程是硬的,而音乐是软的;成长的裂变是刚烈的,音乐是软的;陌生的环境是坚固的,音乐是软的;教育的功利心是摧残人的,音乐是软的……

  声音无用。但还是需要说:如果不会倾听,我们会误以为这世界上的音乐就是那些大喊大叫的歌;如果不会倾听,我们就不会听到雨声和鸟声的美妙;如果不会倾听,我们会误信和盲从;如果不会倾听,我们就不会交流;如果不会倾听,我们就不再会相信……

  艺术无用。但还是试图说:如果不相信艺术,我们不会知道唐诗的韵律中有着音乐般的美感;如果不相信艺术,我们不知道《记承天寺夜游》和《匆匆》中有着光阴的节奏律动;如果不相信艺术,我们不知道莫奈的《睡莲》中有梦幻般的未知世界;如果不相信艺术,我们不会知道《如歌的行板》中有着直抵人心的深沉的忧愁……

  在被漠视的起点上,慢慢会长出一种丢弃。我们需要基于事实,才能知道所做的有用。这样的事,由于过于细微,所以更加持久——持久之伤。这熟视无睹的缺憾,在孩子们最初的音响中,成为失落的听觉。

  不妨重复那一句话:正是那些看似无用的事物,决定了我们生命的质量。

微信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