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的政治

2013-09-17 14:58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时间的政治

  刘洪波1966年生,湖北仙桃人。本报评论员,高级记者。

  ·无限杂思·

  法国大革命后,曾采用十进制历法,每年10个月,每周10天,每天10小时,每小时100分钟,每分钟100秒

  据信,人类在2万年前的冰河世纪就已经能够通过月亮圆缺来计算天数。仅仅40年前,中国一些缺少计时工具的农村,仍然使用太阳和鸡叫来定时,“鸡叫头遍”、“天蒙蒙亮”、“日上三竿”、“日头落土”等等,就是时间的细分。

  这种模糊的时间,显然无法精确协同社会的共同行动,有损权力的行使。从工厂作息,到发布放假通知,驱策时间都代表着权力。模糊的时间则使人们处在“天高皇帝远”、“帝力于我何有哉”的个体散在状态。

  自古以来,权力都致力于时间的精准控制。这不仅有助于协同行为,而且可以显示“受命于天”,“司时”某种程度上具有“司命”的含义。模糊时间下,每个人自己“天人合一”;精确的时间才能使“天人合一”变成集体行动,“为王前驱”。

  钦天监准确地预测日食和月食,关涉统治是否合乎天意,关涉皇权的正统性。对皇权的归顺,首先是奉其正朔,使用皇帝年号和颁行的历法。接受皇帝的时间管理,代表着承认皇帝是“奉天承运”,接受皇帝是正当的天下共主。这也就是为什么每个皇帝登基都要确定新的年号,以示权力更迭。

  晨钟暮鼓作为司时的响声,本义不在于制造生活的诗意,而是向公众发布时间。皇帝通过钟鼓鸣响显示存在,寺院通过声音召唤人们在统一的时间进行祈祷。如同钟表联结了资本的权力,钟声显示宗教的权威。

  被许多国家采行的公历,为罗马教皇格里高利十三世制定,这位因屠杀新教徒而恶名昭彰的教皇,因颁行历法而名垂青史。他的历法于1582年10月5日取代儒略历,他规定这一天为耶延1582年的10月15日,使得旧历累积的误差一举解决,而当时人们不安乃至愤怒于因此少活10天。奉行新教的英国拒绝尊奉天主教的新历法,直到1752年。

  伊斯兰历法遵从穆罕默德和《古兰经》的训示,按照月亮运行周期的计日,纪年基始于穆罕默德诞生,新月则是伊斯兰的标志,因为它是“为人民和朝圣所安排的固定时间”。

  1997年朝鲜从公历纪年改为“主体纪年”,元年设定为金日成诞生的1912年。日本自明治至今一直使用天皇年号,以昭“万世一系”。中国皇权崩溃之后,引进了公历,颁行民国年号,迄今仍在台湾地区沿用,以示民国仍存。

  革命者废除旧历法,在许多国家都曾发生。法国大革命后,曾采用十进制历法,每年10个月,每周10天,每天10小时,每小时100分钟,每分钟100秒。斯大林曾以5进制进行时间的革命,每周为5天,每月6星期,每年73个星期。辛亥后的中国,曾认真废止过春节,黄帝纪元和佛历只是少数人的坚持,农历和天干地支纪年随着农业时代的结束而越来越少被使用。研究历史时,换算各种历法属于最基础的功夫,《中西回史日历》因而成为大名鼎鼎的工具书。

  纪年和历法用信仰、文化或权力统领了时间,又将这些意涵通过时间管理深植于人心,潜移默化之下,那些意涵成为时间的一部分,仿佛与生俱来,参同日月,进而变成一种“天经地义”,一种不由分说,一种固定下来的意识形态。公历之所以被普遍采用,不只是因为其纪年简单,历法科学,也因为在现实世界中,基督世界的硬实力助推了其文化。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