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舞蹈诗《岁月母亲》第二次联排倾情演绎

2013-05-09 10:08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楚天都市报讯图为:联排现场深情朗诵倾情演绎

  本报记者张聪摄影:记者姚品宋枕涛实习生周强

  征途婴啼,播下的是革命的火种;

  母子分离,为的是顾全革命的大局。

  昨日,珞珈山剧院,音乐舞蹈诗《岁月母亲》第二次联排。舞台之上,红军母亲的一只只“手”,将人们带回那烽火连天的岁月。

  那是一双慈爱的手。这双手的主人在醒来时发现失去了她还在襁褓中的儿子。她紧紧拉住每一个战友,再也挽不回跟孩子共处的时光。

  那是一双坚强的手。这双手的主人在儿子七天大时主动离开,此后她再也没抚摸过儿子的肩膀,却用振臂一呼,催开人民革命的繁花,点燃寥寥星火。

  那是战友们离去时齐齐挥动的手。他们在枪林弹雨中逝去,却从此留在主人公的记忆里,任她两鬓斑白,他们的形象也不能从她脑海中磨灭分毫。

  失子之痛

  一声清脆的啼哭,让枪林弹雨的世界突然静止。红色襁褓中那个柔弱的小生命,是光明,是未来。但战争却狠狠撕碎了母子亲情,母亲昏迷仅靠战友背负,而这个丁点大的孩子,最后不得不被遗弃。

  婴儿的啼哭,渐渐远了。醒来的母亲,知晓真相后肝肠寸断。武汉市歌剧舞剧院舞蹈演员文艳的舞蹈表演充满激情,展现在她肢体动作里的失子之痛,让台下的母亲都垂了眼帘——只因泪已模糊,不忍再看。“疯一点,再疯一点!”台下著名导演梅昌胜的指令清晰而“残忍”,舞台上的文艳真的“疯”了。这“疯”是心中诉不尽的痛苦,也是对孩子彻骨的思念。而音乐停顿处那声撕心裂肺的尖叫,瞬间击穿了所有人的心。

  这是《浴血母亲》。这位母亲在枪林弹雨中浴血奋战,坚如磐石,她的心,则因为孩子变成了碎片。

  呼唤母亲

  “多年之后,我终于来到你的故乡;静谧的小镇,那座名为岱山的岛上;那里有高远的天,黑灰岩连着礁边白浪,我仿佛听见你的声音,遥遥传来,轻轻吟唱。”优雅的男中音,娓娓道来的是一个从未喊过“妈妈”的儿子,对于母亲的追忆和怀念。

  四岁前,这个孩子在陕北保安的土窑中成长,来到世上七日,他就离开了母亲的目光。从那以后,他将“妈妈”这个神圣的呼唤埋在心底,唤不了妈妈,可母亲那双手似乎从未远离他的生命。

  那双手,捧起革命的火种,团结万千火热的心脏,它帮助主人攀过雪峰拂过草地,即便未能照拂儿子,却一直停留在他的心上。从嗷嗷待哺的婴儿到须发全白的老人,在终于找到母亲的家乡时,他终于请求,唤一声母亲,“妈妈啊妈妈,我回来了。妈妈啊妈妈,你可曾听见我心里的沧桑!”

  这首根据真实经历改编的散文诗《穿越岁月烽火,母亲的手》,在我省著名话剧演员王国强的吟诵中格外感人,长久的情感铺垫后的那一声苍老的“妈妈”,顿时悲凉断人肠。

  热泪难抑

  母亲、爱、离别,《岁月母亲》中这些关键词,几乎能百分百准确戳中台下观众的泪腺。要流泪,那就让它痛快肆意地流淌吧,只有这样,才能稍稍安慰被台上画面弄痛的心房。

  但这台音乐舞蹈诗留给人们的不只是泪水,略显欢快的诗朗诵《鸟儿在歌唱》里,轻柔的音乐展示着革命者的感性和浪漫;凸显本地特色的《洪湖水浪打浪》,唱出了洪湖儿女坚定的革命豪情。

  演出后半截,最让人眼前一亮的是来自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小学萤火虫合唱团的可爱孩子们。他们用稚嫩的童音,唱出《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的词句,为红军母亲献礼。这些十来岁的孩子可不简单,去年,在堪称合唱界“奥林匹克”的美国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市第七届世界合唱比赛上,他们还是童声合唱组金奖第一名。

  而结尾时那首《志愿者之歌》虽未能出现在排练场上,但可以想见,12日晚琴台大剧院500多名志愿者一同唱响它时,现场会多么壮观,多么雄壮。

  链接:

  音乐舞蹈诗《岁月母亲》

  为展示中华民族伟大母亲的高尚灵魂,讴歌她们在面对艰难困苦,尤其是回望她们在长征期间勇敢顽强的精神,今年2月,由5大主题活动组成的“《岁月母亲》湖北行”活动正式启动。

  5月12日是母亲节,当晚,作为“《岁月母亲》湖北行”活动的重头戏,用音乐、舞蹈、诗歌展现长征母亲壮烈与柔情的音乐舞蹈诗《岁月母亲》,将在琴台大剧院隆重上演。

  从3月份开始,湖北省演艺界的顶尖力量聚集于这台晚会。由湖北省演艺集团鼎力支持,“八艺节”开幕式总导演梅昌胜牵头,云集湖北省最重磅导演,湖北省知名音乐作曲、顶尖舞蹈家、歌唱家、话剧演员团队围绕《岁月母亲》形成。

  历经3个月紧张准备,音乐《岁月母亲》将于本周日揭开面纱,届时,《我的红军妈妈》、《浴血母亲》、《怀念战友》、《雪域仙女》、《穿越岁月烽火,母亲的手》等精品佳作会正式亮相。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