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静待“江花”“艺蕾”绽放江城

2015-07-28 10:24 来源: 长江日报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陈晓檬

    单位:武汉楚剧院

    参赛作品:《逼侄赴科》、《宝莲灯·华岳庙》

    “小鲜肉”想让楚剧更青春

    长相俊秀的陈晓檬,是楚剧舞台上最年轻的一批“小鲜肉”,戏迷们私底下称他为“武汉的施夏明(昆曲当红小生)”。生活里的陈晓檬爱看“跑男”,也追看电视剧,因为怕自己没有生活经历,演戏时“内心的东西差一点”。不过,他看得最多的还是戏曲的视频,京剧、川剧、还有昆曲青春版《牡丹亭》。在被昆曲之美震撼时,陈晓檬也在想楚剧该怎么办:“以前大家总觉得楚剧是老人看老人听,作为年轻演员,我总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楚剧也青春一点。哪怕是传统戏,也要演出不一样的感觉。现在无论是电视剧还是综艺,大家都在讲究颜值,注重第一印象,我们的楚剧能不能也多学一学,在保留传统的基础上多点创新,吸引更多年轻戏迷。” 

    评语:颜值高,有嗓子,演唱纯熟,表演有灵性,条件非常全面,潜力无穷。

    万江红

    单位:武汉楚剧院

    参赛作品:《失子惊疯》、《杀狗惊妻》

    “90后”青衣看婆媳剧学戏

    失去孩子的母亲,欺凌婆婆的“恶鸡婆”,身为“90后”的万江红演了很多中年妇女角色,如何去找感觉?没有生活经历,万江红的秘诀是看电视剧。同龄女生追着看偶像剧,她看的则是婆婆妈妈家长里短的生活戏,为的是给自己的舞台表演长功力。“楚剧的特点就是生活气息浓郁,像《杀狗惊妻》讲述的就是婆媳关系题材,这些体验在舞台上都有用。”演员用了心,观众们看得出,每次演出时为万江红鼓掌、献花的人都特别多。这些都成为了万江红的动力:“观众比我们更爱戏,不管多热的天,不管下多大的雨,还有的人从孝感赶过来,看到他们这样,我没有理由不好好学、好好演。”

    评语:两出剧目都是文戏武唱,做工繁重,万江红展示了扎实的基本功,水袖舞如飞蓬,三起三落稳稳当当,演活了疯癫之态。

    严智超

    单位:武汉汉剧院

    参赛作品:《烹蒯彻》、《红色娘子军》

    “洪常青”背后有个“娘子军”

    严智超演出时,报幕的是他的妻子曾纯。演出完,曾纯又帮着收拾服装、水杯,等他一起回家。这对舞台伉俪,在艺校时因为汉剧结缘,相识相恋,携手走过了快20年。严智超说,这些年来,他们的生活几乎每天如此,白天去单位练功、排戏,回去的路上两人就会讨论各自的戏份,回到家里还会互相指出不足的地方。排演《宇宙锋》时,扮演匡扶的曾纯因为身体原因退出,严智超还顶过几场演出,同事们都开玩笑说“这个角色算是卖给你们家了”。以前家里的亲戚觉得戏曲演员收入不高,让严智超转行,但对汉剧的感情,对妻子的感情让严智超选择留下。他说:“我们同一个专业,一起上班一起回家,我的演出她一定会看,她的演出我也会看,互相提意见也互相激励,两个人一起提高。没有什么比这种感觉更好。”

    评语:《烹蒯彻》是做功戏,严智超演出了人物的两面性,手眼身法步规范而到位,表演娴熟而不油气。六外(汉剧行当相当于京剧中的做工老生)的唱功并不是长项,《红色娘子军》里的大段唱段,严智超做到了声情并茂。

    代黎

    单位:武汉京剧院

    参赛作品:《起解·会审》

    有“狠劲儿”的“苏三”

    看代黎演的“苏三”,一位戏迷吓了一跳:“这么瘦,还是代黎吗?简直完全变了一个人!”戏迷认不出,是因为代黎瘦了20多斤。代黎说,以前一直想减肥减不下来,后来一位戏迷找到她说代黎你的扮相嗓子什么都好,就是太胖了形象不好看。戏迷的话,让代黎下了狠心。运动,拔火罐,加上控制饮食,硬是瘦下来了。有过减肥经历的人都知道,体重掉太快容易气虚,但代黎还要开口唱,要在瘦下来的同时气息不倒就更难。代黎能做到,凭的是一股狠劲儿。这个敢于对自己下狠手的姑娘,学起戏来也不示弱。前段时间她在省艺校学戏,院里还有演出,同时要准备比赛,一出戏从唱腔到形体就是一个星期的时间。“白天上课,周末有演出,只能每天晚上学,确实特别难。但是如果不逼自己一把,你永远都不知道自己可以做到。”

    评语:无旦不学张,代黎的嗓音条件好,行腔有讲究,唱起来穿透力很强,有着浓郁的张派韵味。和她之前的演出相比,舞台形象更靓丽,令人刮目相看。

    柳建兵

    单位:新洲区楚剧团

    参赛作品: 《红鬃烈马》(别窑、三打)

    身在小剧团 心向大舞台

    作为新洲区楚剧团的主力演员,这些年柳建兵几乎没有落下过一场演出。剧团每年演200多场,大多在新洲、黄州、大冶农家的打谷场上进行,夏天的大太阳,冬天的冷风,他都尝过滋味。“以前的舞台都是农户们自己搭的,台面都不平,演出的时候要特别小心。”但是每次看到台下乌压压的人头,他就忘了一切:“多的时候,有上万人来看我们的戏。比赛当天武汉下暴雨,观众们也来看戏了,他们是真的喜欢楚剧。”为了这份喜欢,柳建兵已经唱了12年。他唯一的苦恼是没有更好的机会学戏、排戏。这次为了准备“江花奖”的演出,他每天早上6时30分就开始练功,摔得身上都是淤青,没有老师就看录像,看其他的剧种的戏琢磨:“市级剧团的演员们都有很好的老师说戏,有很好的舞台条件。这些我比不了,我唯一可以跟人家比的就是刻苦。”他希望这次参赛能让剧团得到更多关注,自己得到更大的舞台,“我会继续努力”。

    评语:楚剧舞台上难得的文武小生,有扮相,有嗓子,唱念做打均有韵味,有前途。

 

责编:龚晓菲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