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尼尔:每一个城市的喃喃自语都应该被倾听

2012-12-14 10:13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张之洞与近代工业博物馆效果图。本报记者孙辰摄

  长江商报消息世界建筑大师丹尼尔·里伯斯金武汉之行

  黑色皮衣、黑框眼镜、一头银发的世界建筑大师DanielLibeskind(丹尼尔·里伯斯金),12日携夫人来汉,于当晚在华中科技大学管理学院报告厅作了一场名为“破土:建筑的语言”的精彩演讲。武汉建筑与城市规划方面的许多专家都齐聚于此,前来“膜拜”大师的同学们早早地就将现场围了个水泄不通。

  丹尼尔·里伯斯金最为人熟知的建筑便是位于柏林的犹太人博物馆,以博物馆建筑闻名的他,惯于以建筑直面伤痛,重新审视历史与未来。他所负责的“9·11”之后世贸中心重建规划正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而在武汉,也有一个他的作品,这就是张之洞与近代工业博物馆。

  此次受“万科公开讲坛V-TALK”之邀全国巡回演讲,也正是因为他为武汉设计的这个博物馆建筑。作为丹尼尔·里伯斯金在中国内地的第一个建筑,他称自己很高兴能够在一个“有着如此丰富的工业历史,在中国占据中心位置”的武汉来实现自己的“中国梦”,“希望这只是一个开始。”

  这次在武汉的行程,除了华科的公开讲座以及参观武汉市民之家内的武汉城市规划展之外,丹尼尔·里伯斯金最关心的便是正在施工中的张之洞与近代工业博物馆。日前,记者也就此专访了武汉万科负责此项目的总建筑师易霆,得以从侧面了解世界大师丹尼尔·里伯斯金为武汉设计这座博物馆的幕后故事。

  本报记者章凌采写

  犹太人博物馆:用尖锐的体块表达苦难

  “建筑是一种语言、一种表达,就像是诗歌、绘画以及音乐,与灵魂相关,与历史相关,是可以触动人心的。”

  丹尼尔·里伯斯金在武汉的讲座,以“声音”、“创伤”、“对话”以及“重生”四个主题展开。出生于犹太人家庭的他,第一个作品就是一个关于犹太人的人生故事,苦难、自由以及对未来的向往,他用建筑把其一生的经历展现了出来。这是费利克斯·纳什鲍姆博物馆——他的第一个作品。在此之前,他的前半生几乎都在讲学之中度过,北美、欧洲、日本、澳洲……绘画与讲学,几乎是他付诸于建筑的全部实践。

  因为一个项目,他的人生从此改变,这就是位于柏林的犹太人博物馆。“这是一个关乎几百万人的声音的项目”,丹尼尔·里伯斯金展示的图片里,整个建筑从高空俯瞰下去就像是一道“闪电状”的体块,一边是纪念塔,另一边是一幢巴洛克建筑。“这道闪电的形态代表的是犹太人的苦难与痛苦,三个入口分别通往三个不同的空间,死亡、挣扎以及希望。”你几乎无法在这里找到一处平直的角度——所有的通道、墙壁以及窗户都带有一定的角度,整个建筑形体呈现一种极其“扭曲”的线条感,给人以强烈的精神撞击。

  丹尼尔·里伯斯金试图用这些尖锐的体块与角度表达他所经历的痛苦:出生于波兰一个纳粹大屠杀幸存者的犹太人家庭,他的父母以及十个兄弟姐妹都经历过奥斯威辛集中营的迫害,而最后只有父亲和一个姑妈熬过苦难,得以幸存下来。“那喘息声、那一束光、那扇窄门,那些曾经的苦难,都应该被倾听。”这个位于柏林的犹太人博物馆,以新的定义重新阐释了柏林的现在与未来,对过去的反思成为改变城市的力量。

  丹尼尔·里伯斯金后来的许多建筑,包括英国曼彻斯特的帝国战争博物馆、德国德累斯顿的军事史博物馆、丹佛艺术博物馆、加拿大多伦多的皇家大安略博物馆以及纽约的世贸中心重建计划,几乎都在做同样一件事情,就是用建筑去反思,用建筑去解构、思考过去与未来的关系。

  “有趣的城市,因水而兴,有厚重的工业史”

  张之洞与近代工业博物馆,是丹尼尔·里伯斯金在中国内地的第一个建筑作品。当晚在讲座现场,丹尼尔·里伯斯金展示了一幅他的手稿,这幅手稿中有博物馆最早的草图,一个用立柱撑起的“船”形;有流动的弧线,来源于对水的遐想;还有一张以1911年为轴的辐射图,核心是由1911年向2011年辐射的这一百年,一边表示着过去,一边表示着未来。1911年爆发的辛亥革命改变了整个中国,而当时处于中心的武汉,也正在发生着巨变。

  丹尼尔·里伯斯金对武汉的了解,让许多现场的武汉人都拍手赞叹。“张之洞给武汉带来了工业革命,让武汉获得了新生。今天再来看武汉的发展,这段工业历史应该成为城市重要的记忆。”他希望自己的这个建筑能够为武汉带来一些不一样的改变,“这是一个很有趣的城市,未来会有好的发展。”

  昨天上午,丹尼尔·里伯斯金再次来到张之洞与近代工业博物馆的施工现场进行考察,这也是他此次武汉行最重要的行程。记者昨日特别采访了负责此项目的万科总建筑师易霆,据他介绍,丹尼尔·里伯斯金自下飞机起就一直在与其核查、落实项目的相关进展,材料、拼装工艺、内置结构以及每一个小细节的处理,他都很关心是否能够达到其预想的状态。

  易霆称,目前博物馆的基本框架与结构已经完成,内部钢架构基本都是“武钢制造”。易霆告诉记者,丹尼尔·里伯斯金这次到现场就是要去看其做的最后的那个巨大模型,“以前我们也做过许多建筑,也见过许多所谓的世界大师。但是跟他们一起做项目之后,你才能发现,哪个是真的大师。他对建筑的整体构想以及在细部的处理上,都能看出其功力。”

  以“船”的形状以及中国传统建筑文化中延伸出的勾檐形式为灵感,丹尼尔·里伯斯金为武汉所设计的这座张之洞与近代工业博物馆预计明年下半年完工。这是他为武汉发出的声音,“一个有趣的城市,因水而兴,有着厚重的工业历史”。

  对话DanielLibeskind(丹尼尔·里伯斯金)

  记忆与纪念是建筑的根本

  问:你的设计中为什么很少见到直角?

  丹尼尔·里伯斯金:一个空间中有360度,直角只是其中的一个角度而已,我不过是选择了其他更多的角度。人在盒子中生活了上千年,我想创造的是不同于盒子的新的角度,不同的空间方式、不同的开窗、不同的围合、不同的构成。我一直努力在创造新的建筑形态,而不是墨守成规。

  问:你的建筑以博物馆居多,且大多与历史有关,为什么一直要做这样的建筑?

  丹尼尔·里伯斯金:在我看来,记忆与纪念是建筑的根本,每一个建筑、每一个人都是有过去的,记忆是我们得以认识一切的基础。我们赖以生存的一切都关乎记忆,人的梦想、未来、思考都与人的经历相关,不知道过去便很难创造未来,你不会知道你想要什么,你会知道你将要往哪里去。所以,我一直在解决这个问题,在过去与未来之间,找到建筑以及这个城市最根本的东西,重新回归,展望未来。

  问:你是如何理解光在建筑中的作用?

  丹尼尔·里伯斯金:建筑是关乎材料的,与自然、环境相关。光是很重要的一个元素,光抓不到,但是当你闭上眼睛,你依然可以感受得到。我们说建筑是形式追随功能,而建筑本身却是追随光的。

  丹尼尔·里伯斯金

  美国犹太裔建筑大师,1946年出生于波兰,被誉为“博物馆之王”,其代表作柏林犹太人博物馆堪称绝世之作。此外,英国曼彻斯特帝国战争博物馆、美国丹佛艺术博物馆等一批世界著名博物馆,均出自他的手笔。美国“9·11”事件后,他出任世贸遗址公园总规划师。2001年,他成为第一位荣获“广岛艺术奖”的建筑师,以表彰其作品对推动“谅解与和平”的贡献。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