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酥手好吃吗?微博传唐诗新解 专家不认同

2013-01-28 08:21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武汉晚报)红酥手好吃吗?水井边更适合赏月?教授说,你们要多查词典

  “靠着井栏看月亮,飞蛾与野鸭齐飞……”你能理解这种意境是对于“床前明月光”和“落霞与孤鹜齐飞”的新解吗?最近,一些我们小学、初中阶段耳熟能详的五首古诗词“新解”在微博上被热转。很多网友感慨原来我们从小到大都被蒙骗了?到底是被误读千年还是有人标新立异创立新说?该说法是否有依据,记者昨进行了探访。

  五首古诗词被误读上千年?

  这则微博内容为《被现代人误解的五句诗词》网上被吹捧,动辄上百上千的转发。尤其是经“@诗词古韵”转发后,网友更加信以为真。

  这五句诗词包括:“床前明月光”,不是卧榻的床,而是井栏;

  “天子呼来不上船”,船是“衣襟”的意思,上船就是见驾前系好衣襟;

  “落霞与孤鹜齐飞”,落霞是“零散的飞蛾”;

  “床头屋漏无干处”,屋漏指的是屋的西北角,不是房子漏了;

  “红酥手,黄縢酒”,红酥手是一种茶点。

  一时间,网友中有恍然大悟力挺的,也有人拍砖,称完全是牵强附会。

  网友“美人草cjm”小赵是武汉大学中文系的学生。她谈了自己的见解:“床前明月光"的床是胡床,也就是马扎。马未都先生讲解说是‘李太白拎着一个马扎,坐在院子里‘’,最是生动有趣。”

  网友“扫叶宜居”表示,“船”字作“衣领”解是在清朝,如“跣足到门衣不船”。唐诗中应该是船本意,若解释衣领根本不通。

  教授:网传新解较为穿凿

  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谭邦和教授认为,古诗被后人误解甚至一直误解都是有可能的,只要发现了就应该及时纠正。但是这样的情况并非满地都是,古人做学问是很认真的,我们对古代学者诗人还是应该有基本信任。这几句诗词网上所谓的“新见解”解得逻辑混乱,影响读者对这几首诗词的正确解读。

  网传这几句诗词的新解,主要原因是这些词语都有多义,如“床”有“后院水井围栏”或者“马扎”的义项,“船”有方言“衣襟”的义项,“屋漏”可以特指屋的西北角,“红酥手”是一种糕点的名称等等。但是,这些义项多是这些语词的引申义项或特殊义项,如果以其常用义项能够把诗词解通,为什么一定要去钻那些牛角尖而把通顺易懂的诗词解得支离破碎呢?

  谭邦和举例,称把“落霞与孤鹜齐飞”解为“野鸭逐食飞蛾”其实并不新鲜,在宋代有人提出落霞是“零散的飞蛾”,理由是南昌有当地人喊飞蛾为“霞蛾”,早已被宋代考古学家批评。因为文献中找不到此类解释。至于“红酥手”解做点心,似无不可。这里的“红酥手,黄藤酒”如果解做爱人唐氏的纤纤玉手捧出黄藤美酒,岂不更能拨动陆游的心弦?

  谭邦和教授认为,解诗要懂诗,不仅需要语言训诂和博物知识,还需要揣摩诗意,理解诗人,进入语境,把诗往通处解,往妙处解,解出意境,解出内蕴,解出美感。欣赏古典诗词查阅《辞源》《辞海》《康熙字典》甚至更专门的工具书是个好习惯,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解读诗词。

  文/记者李芳屈建成通讯员党波涛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