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年春晚节目一般般 不如看春晚吐槽嗨到爆

2013-02-11 09:49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蛇年春晚已落幕,有不少观众是在“一只眼睛盯电视,一只眼睛盯电脑”中“刷”过的这个夜晚,在不断F5刷新页面与网友们交流心得的过程中,晚会7个小时里创造出了19582947条微博讨论的惊人数字,这其中不乏批评和嘲讽,但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除夕夜全家吃饭,边看春晚边吐槽也许已成了新的民俗。”

  记者赵宇

  门槛比较低,尺度不够宽

  被定性为“卫视级”明星阵容的蛇年春晚并不冤枉,顶级大腕数量不多。放低了身段,引入郭德纲这样的“非主流相声演员”;向观众示好,吸纳顶级选秀歌手平安、阿普萨萨、许艺娜加入春晚;打开了大门,让网络流行歌曲《滴答》、神曲《我的歌声里》、年度流行“你幸福吗?”、“甄嬛体”、“江南STYLE”一一在舞台上亮相。央视春晚的门槛低了,话题却多了起来,越来越多的草根演员和敏感话题登上了这个过去充斥着“真善美、高大全”的舞台。

  然而广纳贤才也随之带来了问题,最明显的就是同一演员在其他卫视春晚上的表现难免被拿来与央视对比,歌舞类的凤凰传奇、汪峰、曲婉婷,语言类的郭德纲、潘长江、郭冬临都非独家资源,“人家在卫视唱的有瑕疵,但是真开嗓,央视年年看着求完美,实际对口型,太没劲了”。而郭德纲在江苏卫视春晚上的相声《好朋友》和郭冬临在辽宁卫视的小品《情感快递》评价也都比他们在央视上的节目更高,尤其是前者的节目中“终于请上了央视春晚缺席的于谦的父亲,郭德纲又是郭德纲了”。央视降低了门槛,但并未相应放宽尺度,放松标准,这就令“上央视的演员不是最真的演员,更未必是最好的演员,只是标准化的演员”成为一大现象,其实既然央视已经做出了“接地气,开大门”的转型决定,何妨让明星们以真实姿态与观众更近距离接触呢?

  节目一般般,网上嗨到爆

  蛇年春晚导演哈文曾明确表态并不指望观众会欣赏春晚每一个节目,喜欢的节目看两眼,不喜欢就跳过去没什么,因为春晚的意义在于陪伴。而在昨日,她欢乐地在微博上说:“春晚很欢乐,吐槽春晚也很欢乐。他们彼此互动得很棒啊!如果能给观众带来欢乐,也算是功德一件啊。”

  在9日晚上春晚直播过程中,不只是微博,各大网站都开辟了相应的吐槽战场,从开场批评“舞台蛮像一盘打翻了的西红柿炒蛋”,到嘲笑王力宏造型“穿得像卖羊肉串的,头发像洗剪吹”,惊呼:“坑爹啊,登上月球才发现嫦娥本是男儿身!”节目一片平淡无奇时哀叹:“我最喜欢的《难忘今宵》为啥不早点演?”再到刘谦“找力宏”一出,微博一片刷屏,天涯也狂翻15页,网友们不放过任何一个吐槽点。不过对于精彩的节目,网友们也不吝赞美之词,蔡明的“毒舌功夫”就备受好评,“如果蔡明女王一直是这路线,我早成她的脑残粉了”。

  尽管蛇年春晚在许多观众看来“从头到尾缺乏亮点,唯一的高潮在于刘谦的即兴发挥”。但并不妨碍网友在互动中奉献出亮点多多的评论。实际上网络吐槽既是一种集结群众智慧的方式,也不失为将观看的乐趣从节目本身转移到交流的平台,“看春晚,是为了看懂春晚吐槽”正在成为一种全新的春晚STYLE。

  表情在放松,想象在发酵

  是好看了?还是更无趣了?蛇年春晚不可避免地要被拿来和以往的春晚作比较。在新浪的网友调查中,对节目质量的评价,47.5%的票投给了“总体不错,阵容好,节目精彩”;和去年春晚比较,48.5%的票投给了“比去年节目整体水平提高,亮点更多,观赏性更强”。

  好不好看,是见仁见智的事。相对来说,这届春晚得到的最大认同是:正儿八经的说教少了,无论是节目创作者还是演员,都有意识地在放松自己的表情,甚至时不时爆出一些“敏感词”,以此制造和挑动观众的想象力。

  著名媒体人阿忆在博客中说:“(本届春晚)是25年来最好的一届,而所有没能放松意识形态僵死传统的省级卫视春晚,也包括央视网络春晚,都错失了一次良机,想一想,《新闻联播》都在放松,你一个过节的文艺晚会却要拼命贴金高喊假大空,嗅觉也太不灵敏了。”央视综合频道节目部主任许文广则认为:今年的春晚是这几年“最欢乐的一届”,其欢乐的因素一部分来自表演,更大一部分则来自微博对春晚的各种想象、引申和吐槽。“我发现,春晚的最大成功,就是让观众也成为这一全民狂欢的参与者和创作者”。

  席琳·迪翁——蛇年春晚最大的腕

  话

  七嘴八舌春晚

  人人幸福团:今年的春晚是一场纯洁的春晚,没有广告、没有无聊的贺电,不管节目如何,这份纯我喜欢。

  商丘孙岩:春晚播了30年,观众的口味越来越挑剔。今年春晚总体还行,没有太烂的节目,只是郭德纲的相声低于观众的心理预期,老郭作为春晚新人还是无法取代赵本山的位置。潘长江和蔡明这对春晚老人宝刀不老,表演可圈可点。席琳·迪翁和宋祖英的合作堪称完美。草根演员的登台让春晚更贴近观众。

  水易东:有和我一样的吗?看了几个小时的春晚,看的时候哈哈一笑,开心,看完了,基本就没记住什么,哪怕一句经典的台词啊都没。到底是我太笨还是春晚太……

  推广人:有人说春晚是年夜的一道大餐,有的人甚至患上春晚依赖症。但我想说的是今年的春晚是九斤老太太,一年不如一年了。4个多小时的一台晚会,有哪首歌大家会争相传唱?有哪个段子会让大家津津乐道?没有啊!反观地方台的春晚是精彩纷呈,中央台的春晚则是寡然少味。向本山学习,不能超越自我,那就散了吧。

  乐观:关于春晚俺说不出多少“吐槽”的话来:第一句:不论花多少钱怎样去操办,也就是这样了,没有不好或好,众人心中各种标准,所谓众口难调。第二句:说春晚好,或者根本瞧不上春晚的,有什么关系呢,至少他们都看了春晚,消费了这段时光,把春晚当作过年的一部分。

  马步升:春晚给了我们一个无聊的理由,假如没有春晚,我们都没有理由无聊了。所以,我力挺春晚,哪怕这个世界不再有春天,但却不能没有春晚。因为春晚都看过了,春天还会远吗。

  M飘逸的云M:重看春晚,内容确实值得再看,可咋就发现整个春晚,没几个看得过眼的“爷们”、“男人”?满台的奶油小生、娘娘腔,相反,女同志倒很强势、剽悍。奇了怪了,中国男人都咋了?

  吴琦:确实啊,今天早上又看春晚时,感觉怪怪的。基情四射啊!!!

  一个人在路上谁来陪:每年春晚过后都会有说不完的话题,今年也不例外。看了微博,都被人说了,于是就不说了。

  这句台词是设计好的?还是刘谦现场发挥的?各方说法不一

  “找力宏”易找真相难

  记者赵宇

  央视春晚上刘谦与李云迪合作《魔琴》之后,“找力宏”立刻成了网络热词,而王力宏、刘谦则跃至了微博综合热搜榜的一、二位。部分网友称刘谦抖了整场晚会最大的包袱,让晚会精彩度倍增,也有网友质疑刘谦说话不负责任、恶意消费李云迪和王力宏的旧闻。昨日对于“找力宏”段子是否经过彩排的讨论进入白热化,三方说法不一,而网上“王力宏后台掌掴刘谦,拉都拉不住”的传闻在一日间完成了从疯转——热议——辟谣的过程。

  刘谦:之前有过彩排

  李云迪:台词估计是即兴发挥

  “找力宏”段子陷入罗生门

  演出结束后,刘谦和李云迪分别接受了媒体采访,当记者问及正要离开的刘谦,“李云迪和王力宏的桥段是你临时加的吗?”刘谦匆匆回答:“没有,之前有过彩排。”李云迪则称刘谦此语是即兴发挥:“我也不知道他要说什么,而且在现场的时候导演也说看你们自己的感觉。”央视官方微博在昨日1:45紧急发表声明:“在刚刚落幕的央视蛇年春晚上,刘谦调侃李云迪、王力宏的桥段并非导演组设计,而是刘谦的现场发挥,纯属个人行为。重播版春晚已将该段落删除。”而春晚总导演哈文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刘谦的那句话她也没想到,事先并没有彩排过。刘谦则继续在微博上坚称:“在台上所说的话,每一句都沟通过,双方满意才会定案的。comeon!behonest。”

  对于“找力宏”究竟是临场发挥还是事先安排,网友有自己的判断,“这么大的事情,这么大的舞台,央视事先不知情?怎么可能。”“台湾艺人的风格就是这样,很随意,这种调侃也只有央视会看得这么重吧,其实没什么恶意,让大家开心就好。”然而不管真相如何,刘谦这次确实“陷入了一个人的战斗,玩大发了。”年年都有见证奇迹的时刻,明年还能再见吗?

  王力宏22时前

  已离开春晚现场

  网传节目后王力宏后台掌掴刘谦

  昨日,一条内容为“王力宏后台打刘谦”的八卦在微博上疯转,这条通篇以“现场朋友”为消息来源的微博信息量“巨大”,内容通过网友的后续接龙如雪球越滚越大。“王力宏在后台找到刘谦后扇了他一个大嘴巴。”“刚好是在董卿换衣服的时候,力宏拉都拉不住。”“是真的,郭德纲看见时正在跟于谦对词,都没吱声。”接着网友们发挥了想像力,将目击者阵容进一步扩大,“冯巩为什么前面没出场,他去劝架了,好人啊。”“这事都没人管,还是张杰去关的门”……这条“脱离八卦,直奔十六卦”而去的微博经过大肆渲染似乎已能够将所有春晚演员囊括其中。

  王力宏的粉丝们面对网络上对偶像“没气度、人品差”的海量攻击,举出了有力证据证明王力宏不可能冲入后台。在2月9日22:00左右,某视频网站就上传了“王力宏春晚结束后着演出服现身遭围观”的视频,他在自己的演出后接受完采访就出了大门,而《魔琴》结束时间是22:45左右,王力宏根本没看到这个节目。至于破绽百出的打人传闻怎么会被疯转,粉丝们很心疼也很无奈,“黑黑们黑人都不用智商了,随便编几句就有人信”。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