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崎骏《起风了》首映爆红 创今年开画最高纪录

2013-07-25 08:26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起风了》海报。本版图片均来源于豆瓣电影

(长江商报)等了五年,终于“起风了”

  日本动画大师宫崎骏执导的第11部动画长片《起风了》7月20日在日本公映。首映两天票房收入接近10亿日元,打破了不久前好莱坞3D动画片《怪兽大学》在日本创下的今年以来最高开画票房纪录,首周初登场排名和观众满意度排名均位列第一。《起风了》和宫崎骏上一部长片《悬崖上的金鱼姬》推出的时间相隔五年之久。宫崎骏曾坦言“自己看哭了……”

  缘起小说、漫画、电影,飞机是美丽的梦

  2008年《悬崖上的金鱼姬》上映一个月即收100亿日元,再度证明宫崎骏宝刀未老。他于2009年4月至2010年1月在月刊《ModelGraphix》上连载漫画《起风了》。

  漫画《起风了》以活跃于二战期间的日本战斗机设计师堀越二郎为主角,他曾经设计出一度在空军领域所向披靡的零式战斗机。漫画题目和与女主角恋爱的情节,均取自和堀越二郎生在同时代的作家堀辰雄的同名小说。影片中,宫崎骏导演在淋漓尽致展现了对飞机的热爱与痴迷之余,还通过令人咋舌的想象力打造了男女主角相会时那如梦如幻的斑斓世界,而对日本大正、昭和时代的田园风光、市井乡情乃至噩梦般关东大地震精致准确的还原,亦将观者带回那早已随风逝去的动荡年代。

  拒绝宫崎骏曾拒绝把它拍成电影

  故事描绘了二郎的技师生活以及他与不幸少女菜穗子的相遇与爱情,以及他从一个单纯喜爱航空机的少年,成长为一个为了战争不得不陷入“是否应该制造(杀人机器)零战”困惑的工程师。起初宫崎骏全然没有将其拍摄成动画电影的意向。最终成功促成该企划的正是宫崎骏的老搭档——吉卜力工作室制作人铃木敏夫,他于漫画连载之初便抛出映画化的提案,但宫崎骏以“动画电影应为儿童而非成人制作”为理由断然拒绝,而铃木制作人敏锐地抓住了搭档的“软肋”,指出“宫崎骏应就其(作品中)的矛盾性给出自己的回答”。此言准确击中要害。在电影企划书中,宫崎骏就制作意图做了如下解释,“这部电影只希望讲述这么一个忠于自己的梦想、不断奋进之人的故事。”

  阵容高坂希太郎、武重洋二、久石让

  影片的主创阵容极为豪华。宫崎骏一人独据原作、编剧、导演三项重要职务,高坂希太郎(《千与千寻》)和武重洋二(《哈尔的移动城堡》)分任作画导演和美术导演。另一位老搭档久石让则奉上了历时两年精心打磨而成的优美原声。声优方面,男主角堀越二郎由EVA教主庵野秀明担任,这也成就了他和宫崎骏导演自《风之谷》(1984)以来的首度合作;女主角菜穗子由曾主演2010年NHK晨间剧《铁板》的泷本美织负责。影片主题歌由铃木敏夫和宫崎骏亲自选择了松任谷由实(时为荒井由实)于1973年创作发表的歌曲《飞机云》。借电影的东风,主题曲《飞机云》在iTunes配信排行榜上排名第一位。有趣的是影片中飞机螺旋桨、蒸汽机车、大地震等各种音效全部通过真人拟声完成。宫崎骏一度也有兴趣加入其中,但遭到部分职员的反对而死了这条心。

  “看到微微颤抖的叶子,

  我知道风飘过去了”

  作为整部电影中最重要的元素,“风”自始至终贯穿着整部影片。“风”作为自由奔放的象征和影片中的“飞机”非常匹配,而制造飞机的“二郎”们也希望自己设计的飞机能自由飞翔。柔和的曲线,精妙的光影,巧妙的构图以及表情丰富的“风”“雨”“雪”。这都是宫崎骏动画作品的典型元素。关东大地震前火车引起的“强风”把二郎带到了菜穗子身边,命运般的初遇也暗示了他们之后那段传奇般的恋情。之后,二郎为了追寻梦想开始奋斗,可惜诸事不顺,事业进入低谷期。而正在这个时候,二郎在轻井泽和菜穗子再度相遇。

  偶然也好,命中注定也罢,二郎在这期间度过了自己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谁看得见风?我和你都看不见,但是看到树上微微颤抖的叶子之后,我知道风飘过去了”。尽管有着黑夜,有着暴雨阻挠,他和菜穗子之间的爱没有任何缝隙,风进不了也吹不走。他们或许改变不了整个“社会之风”,但是他们依旧努力的“活着”,去寻找自己想要的东西。

  “在梦中看见自己

  成为飞机设计师的少年”

  虽然一直抱着反战态度生活,但宫崎骏的确是个不折不扣的军事控。他热爱战斗机,甚至在其高中生涯期间给报社投稿,那股狂热最终也得到了报社的认可。《起风了》拥有不可思议的构造,宫崎骏在片尾表达了自己对堀越二郎和堀辰雄的敬意。其实影片的主人公“二郎”就是零战之父“堀越二郎”和作家“堀辰雄”的结合体。

  影片中为数不多的幻想元素就是二郎和意大利飞机设计师卡博洛尼的“梦遇”,二郎从开始时的“在梦中看见飞机的少年”逐渐演变成“在梦中看见自己成为飞机设计师的少年”。之后,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的“梦语”愈发增多,“梦想”尽管很难实现,但是目标却坚定不移。最终,二郎创造出了那部像小鸟般飞行的白色飞机。

  “梦”元素还存在于二郎和菜穗子的恋情中。二郎和菜穗子“结婚初夜”那段场景或许会永久般地载电影史册,“梦”一般的仪式之后,二郎和菜穗子结为夫妻。这种近乎理想化的内容和黑泽明的遗作《袅袅夕阳情》非常相似,但是宫崎骏完成了当时黑泽明没能达到的那种高度。“梦”与“现实”之间在此刻已经找不到分界线,这绝对是最完美的爱情。

  关于“昭和的爱”的哀愁,

  关于战争的哀愁

  昭和初期,美丽的日本,给人留下最深刻的印象。宫崎骏浓厚的“乡愁”尽显无遗。甚至有日本影评人说:看到这一幅幅美丽的画卷,甚至有哭的冲动,这种难舍的情怀或许只有昭和初期出生的那代人才能深刻体会。而二郎和菜穗子之间的爱情其实也是“昭和的爱”,这种“爱”在现在的社会中几乎很难找到,这些流逝的东西在老人宫崎骏眼中变得如此不舍。

  宫崎骏的“反战思想”众所周知,本片更是直接把舞台搬到了战争年代。但电影很少正面描写战争场景,大多都是暗语。流动的印象派背景,蓝天和新绿之间夹着“血色夕阳”,这种恐惧无疑是战争带来的。战争摧毁着“梦想者”的舞台,战争拆散了一对又一对的恋人,“几乎完美”的“梦想飞机”最终也因为战争散落一地。战争依旧是这世界上最恐怖的东西。不过,影片中飞机设计师们口中常说的那句“我们只是造飞机的”或许会被世人质疑,这或许是影片为数不多的疑点之一。

  据南方都市报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