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戏班郎剑飞:跑江湖的班子,爱演戏的人

2013-07-31 08:27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跑“江湖”的班子,爱演戏的人

  “江湖戏班”郎剑飞。本报记者原丽阳摄

  长江商报消息郎剑飞,长头发黑框眼镜,,一个颇具“江湖”味道的性情中人。

  他是中南民族大学大学生艺术团的指导老师,也是武汉民间戏剧团体“江湖戏班”的“班长”。作为老师,他对学生从不“端着”,希望用戏剧的方式,帮年轻人找到一个出口。而作为戏剧导演,他想让观众在感受表演的冲击之外,还能在回味中触发更深层的思考。

  在采访中,郎剑飞聊得最多的是“戏剧对人的改变”。他自己就是一个样本——在偶然与戏剧结缘之后,人生转向,戏剧成了他人生的主要内容,也是他了解世界的途径。

  他导演戏剧,如作家构思写作,在观众们屏息凝神的时刻,既在瞬时感受到力与美,也可能于未来的延续中发现,这场戏已潜移默化地改变了自己思考的轨道。

  本报记者刘雯

  实习生隗延章采写

  戏剧教育法,帮学生找到释放苦闷的出口

  郎剑飞接触戏剧是偶然,可这一次偶然的触发,竟延续十多年,并成为他人生最重要的事。

  采访至饭点时,与郎剑飞在中南民大的食堂吃饭。他说,自己就是大一在这个食堂遇见了“月亮化石”(民大话剧社团)的成员搭讪,并邀请他加入剧社。

  大学时代在“月亮化石”的经历,并未促使他对戏剧本身做出太多思考,而仅仅觉得“参与过程很开心”。大学生社团,多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鲜少有人会将兴趣作为人生的方向,郎剑飞亦是如此。“对那时的我而言,戏剧还只是生活中的一个调味品。”

  郎剑飞毕业之后奔赴宁波,在一所中专当老师。然而若不是这样一段短暂的中专教师经历,也不可能会有后来的“江湖戏班”。

  郎剑飞在中专任班主任期间,彻底体会到现行教育制度中人格教育的缺陷。“有一个孩子躺在下铺喜欢用脚去踹上铺的人,有一次甚至把上铺的孩子踹了下来。”“冬天天气冷,有一个孩子不愿走远上厕所就在暖水壶和可乐瓶子里面尿尿,并把装满尿的可乐瓶子摆在窗台上排成一排后‘哗啦’推下去,而窗户下面是开水房。”学生们的这些荒唐事儿,在他看来,“是在用一些荒唐的方式发泄他们的苦闷和迷茫。”

  学校教育的先天不足,并未在家庭教育中得到弥补。部分家长因自身局限,不懂如何教育孩子,只会辱骂棒打。这一度让郎剑飞困惑,他想到了戏剧:“如果学生了解戏剧,他们的苦闷和迷茫就会有一个释放的出口,并且也会在接触戏剧的过程中,了解和完善自己。”

  他特别提到,一位在英国读文学的博士朋友曾与他讲到在写博士论文时,导师甚至要求要用戏剧的方式,戏剧在教育中的重要性可见一斑。

  跑“江湖”的班子,把戏演到了乌镇戏剧节

  和很多“月亮化石”的老团员一样,郎剑飞在毕业后仍与剧团保持联系,常在国庆、暑期的空闲期从宁波赶回武汉,参加剧团的相关活动。在此之前,他一直是作为演员参与其中,而在第三届大学生戏剧节的时候,他头一次坐到了导演的位置上。

  “作为演员只需要考虑怎么演就行了,而作为导演则需要对历史背景和复杂人性,有更深入的了解,才能把控好整出剧的走向。”自此,郎剑飞从对戏剧的单纯热爱,开始转向对戏剧进行深入的思考。

  当时母校正好在招人,他顺利考取,决定重回武汉,并在2009年筹备起了民间戏剧团体——“江湖戏班”。

  “江湖戏班”是一个纯民间的戏剧团体,算得上是武汉首个。剧团成员多是爱好戏剧的人,各行各业都有:教师、公务员、保险经理、大学生……每个人都不是科班出身。招募戏班成员的过程,一是靠郎剑飞在武汉大学校园话剧社的人脉,二是在网上发帖寻找民间力量。

  “江湖戏班”起初没有固定的排练场地,到处“打游击”,后来才在广埠屯附近租下了排练室。那段时间,郎剑飞和戏友们排练聊戏,聊着聊着就从广埠屯聊戏聊到了民大。有一次在街头演出,引来了两边人的围观,中途下起了雨,一旁静静看戏的小女孩用伞挡住石凳,不让雨淋湿了,“免得演员们休息时没得坐。”

  到目前为止,“江湖戏班”已排练过的作品包括《灰姑娘》《狼》《颜色》《新闻》《小红帽》《芸之心》等,今年5月,他们把《灰姑娘》带到了首届乌镇戏剧节上。

  那天演出结束后,他们在街上逛街,有人远远就认出他们,并大喊:“灰姑娘!”还有一个戏剧节的志愿者,因为工作时间与《灰姑娘》的演出时间一直撞期,连续十天都没有看到,终于在戏剧节结束前的最后一天,请假去看了他们的演出。

  转“民间”为“民营”,但不仅仅是“搞笑”

  目前,“江湖戏班”已经不再公开招募。“真正想要参与进来的人自然能找到我们,这样加入进来的成员质量会更高。”

  郎剑飞发现,数十年来,武汉热爱戏剧的那一批人,似乎并没有显著增加。大学校园的剧团成员一直是中坚力量,但是他们因为时间、年龄、经历的种种限制,很难在深度上达到厚积薄发,而毕业后他们大多数人也离开了戏剧。

  虽然如此,郎剑飞仍保持乐观。“哪怕观众只有一个人也要坚持。”郎剑飞说,“虽然目前武汉的话剧氛围相比北上广来说确实还差很多,但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需要的是培养观众的过程。”

  相比于官方社团和高校社团,民间社团显然更加艰难一些。郎剑飞希望慢慢把“民间”转为“民营”,他认为戏剧商业化是必要的,商业化不仅可以把观众带入剧场接触戏剧,也可以为戏剧工作的从业人员带来物质保障。“重点在于,要用观众喜欢的方式引发他们思考,而不仅仅是‘搞笑’。”

  在郎剑飞看来,目前有一些官方剧团有些过分迎合观众的趣味,“这种投其所好的方式是取巧的,就像搔痒,让人舒服一会儿,舒服完了就忘了。”戏剧不仅仅是这样,郎剑飞说,他希望能够通过戏剧去带给人们思考。

  郎剑飞

  中南民族大学大学生艺术团指导老师,武汉民间戏剧团体“江湖戏班”创始人、导演。导演作品包括《灰姑娘》《狼》《颜色》等。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