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地理和化石猎人寻找武汉亿万年前的生命痕迹

2013-08-01 08:39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三叶虫化石。钱烨摄

  贵州龙化石

  长江商报消息这一期的《长江地理》,我们和“化石猎人”一起,顶着高温,在武汉的各个角落,寻找那些亿万年前的生命痕迹。

  “想不到这地方也有三四亿年前的化石。”为我们开车的李师傅很诧异,他在一簇页岩碎片中挖到了一只三叶虫化石。“我以前经常在这路过,还在附近上过班,哪想过地下都是宝贝。”

  化石猎人沈烈俊也收获了一个角石的化石。那是一种类似乌贼的海生动物,死掉后,唯一可以保存下来的就是它作为藏匿所的贝壳。它那色彩斑斓的贝壳痕迹,透过阳光还能闪烁变幻不一的颜色。

  我们几个收获不大。除了在花山、茅店几个化石点之外,我们还去了黄龙山。几天的探访下来,你会惊叹,大自然总是不忘把最美丽的东西留在岩石里,自己欣赏。甚至是那些爬满虫迹的土壤,也不忘夹在岩石中,欣赏它们曾经的生活轨迹。

  歌德在他歌颂大自然的诗篇里说,“你把自己隐藏在形形色色的名目之下,名目千差万别,你却恒久不变。”自然总有记录自己的方式,有些方式虽然过于笨重,却厚实可爱。

  化石猎人张国刚把采集来的三叶虫化石摆在工作室里,把它们画入油画中,地面铺满了鹅卵石,每一层的岩石记录着不同年代的生物痕迹。就是那些骨头,铺满了整个地球,它预示着我们曾经紧密相联而又分开,大自然确实耗费了很大一股劲才创作出我们,对于那些不成功的作品,它像抹油画一样,一概重来。大自然似乎从不避讳这种重新开始的乐趣。每一个清晰的骨头都是它的时光刻录机。本期专题本报记者钱烨实习生隗延章采写除署名外均由本报记者刘源摄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