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文威尼斯接受采访:我就是一个误读的产物

2013-09-02 08:20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姜文。图片来源于网络

  长江商报消息威尼斯接受国内媒体采访

  意大利当地时间8月31日,第70届威尼斯电影节竞赛单元评审姜文接受国内媒体群访。对于修复版《阳光灿烂的日子》,他表示完全没有经手,不愿多做回顾,不想“活在过去”。他认为前来当评委看电影,也是对新片《一步之遥》一种变相的筹备。很多人担心姜文难采访,原因在于其气场太过强大,很快能掌控对话,他会机智地回应或避开犀利的问题,表达自己的看法,其中不乏自嘲和玩笑。不过,他也坦言在反思自己和年轻人交流的方式,他唯一介意的是谈及私事,比如记者们想打探他在威尼斯与周韵的私下行程,都被他一语带过。

  本报综合

  关键词:《一步之遥》

  所有人都筹备到舒服的程度才可以开拍

  姜文:我没有百忙,我反正没骗过你们,拍电影的事儿不能百忙,而且我们必须有休息天,否则没法做好一个电影,弄得很疲惫,很累,怎么搞创作呢?怎么能舒服地去演一个戏呢?一个演员如果连正常生活都没有,他怎么能演好一个戏呢?我指的舒服,就是能睡够觉,吃饱饭,有动力。饱暖嘛,才能拍电影,冻得贼死,饿得贼饿,我经常不理解那些人说很苦、很累,那就别拍了,一定得你觉得有意思,舒服你才能去做,所以我们筹备这个,所有人都筹备到舒服的程度才可以开拍,不舒服就要再做。

  这几个月,我一直在选演员。首先得漂亮,然后能歌善舞。女演员不漂亮还能怎样呢,男的难看点就算了,女的还是得好看点儿,起码跟我一样好看,就可以做女演员了。

  我觉得你们(注:记者)都没整容,是吧?这就非常好看。你非得弄扁了,垫高了,这么着不好看。为什么要整容啊?在我的眼里,从来没有一个人因为整容变漂亮的,那我就更不得其解,为什么要整容?为什么要花这些冤枉钱?多去运动运动,晒晒太阳、跑跑步,对父母好点儿,对朋友好点。这样更美,别人看着你舒服,又有更多的同性或者异性可以选择,不就这点事儿吗?你不能把这事儿给搞拧巴了,到最后大伙儿觉得你很丑,异性看见你想跑,玩砸了不是?如果你写的东西对大众有影响,我希望你们的笔要慎重,要对大众提出质疑,替我呼吁。

  关键词:威尼斯电影节

  为什么一个国际电影节每次都得有中国参赛片?

  姜文:19年前,我拍的第一个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来参赛,夏雨拿了最佳男演员,当时有句话,“最老的电影节,出了最小的影帝”。这次,他们把《阳光灿烂的日子》再放,加了一些原本已有(但是删剪了)的镜头。第二次我来威尼斯是为了《有话好好说》,第三次是《太阳照常升起》,如今第四次来,他们说希望能找些与威尼斯有联系并且靠谱的人来,给他们过七十周年的生日。我没有太多理由不过来,我对威尼斯也有特殊的感情。至于为什么要在新片筹备的时候过来?我觉得,能够到电影节来,能做评委看二十部片子,这是最好的筹备机会。电影开拍前,有机会把时间集中起来,轻松地去感受、评判电影,把筹备影片的劳累放下来,这就是最好的筹备。

  关于一个电影节,会有一个大的走势,现在70年了,我不相信我能看到它突然变得怎么怎么好,突然变得多么多么糟,这个不是我想的事儿。这有点像,你真的没那么幸运看到地球毁灭啊。

  为什么一个国际电影节,每次都得有中国的(参赛片)?这个没必要,能有就有,没有就没有,如果说来了三部、四部、五部,你觉得爽吗?我觉得没必要这么想事儿。

  说实在的,(当评委)比被评的时候累一点,因为要看很多片子,但是还行,没压力。我就是给什么看什么,最好的评委就是不要想那么多,给什么看什么。我们用一个最干净的脑子、眼睛看这一部电影,你不能说他的前因、后果,以前多牛,现在多牛,多不怎么样,这其实杂念太多了。做功课就有杂念。

  关键词:中国电影

  现在没有过去辉煌那是一种误读

  姜文:(过去第五代、第六代导演的许多电影受到国际电影节青睐,但现在中国电影表现好像没有过去那么辉煌。)那是一种误读,我没有觉得辉煌。当时,西方不知道什么是中国,或者带一种同情眼光,一个个拍着你的后背说,你不易啊小兄弟。现在,中国人到处来买东西,买名牌。他们心理多不平衡啊,我为什么还要选你们的电影?我还能可怜你?可怜不了。

  我跟你讲吧,电影讲的什么故事,其实他们也不知道。我年轻的时候出来,谁跟谁都是懵的,他们不知道什么是中国,中国也不知道什么是西方。你们现在年轻人出来,都带着银行卡,吃饭都吃好的,挑酒店也挑好的,那时候出来都拿方便面,方便面都没有,发几毛钱,出去就知道买最便宜的衣服,连酒店的肥皂都恨不得带走,这种情况还有什么可辉煌的啊,就是互相不了解呗,就是误读。现在还是比过去好,起码咱们能让人家不忿了,妒忌了。

  误读会产生很多美好的结果,青春期的异性也存在误读,觉得这女的太美了,其实真弄回家一看,怎么这么别扭啊!真烦啊!再美她也跟你吵架啊。很美好。就好像我昨天看大岛渚导演的《战场上快乐的圣诞节》,北野武演得真的好,坂本龙一的音乐也好,他们俩当时也就30多岁吧,挺年轻的,但作为入围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的电影,好吗?非常一般,非常有上世纪80年代的印记,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当时的日本和西方也有这种带着美好愿望的误读。

  我就是一个误读的产物。我有时候就经常照镜子看着我自己:“就你丫这操行还当演员”(笑)?我确实也不得其解,为什么呀?我怎么就成一个人觉得是有范儿的演员呢,没有啊,我觉得。

  关于“票房神话”,我觉得其实不够,13亿中国人,现在并未达到满意的观众人数,依我看,要是能达到现在单片人数的十倍、二十倍,才能符合中国人口的基数和所谓的“神话”。这个情况在十年前大家就预料到了,现在终于开始了,但还没真正的爆发。这就是中国电影在市场的优势,电影再怎么光鲜,也是零售的,一张一张票卖的,就得靠观影人数的基数和银幕数,得让更多人觉得自己就想去看电影,就想在里面做一个梦,甭管是一个让你哭的梦还是让你笑的梦,其实它是能让你开心的一个环境,而且说实在的电影票太便宜了,所以我自己的感觉这仅仅是开始。

  我有时候就经常照镜子看着我自己:“就你丫这操行还当演员”(笑)?我确实也不得其解,为什么呀?我怎么就成一个人觉得是有范儿的演员呢,没有啊,我觉得。——姜文

  一个演员如果连正常生活都没有,他怎么能演好一个戏呢?我指的舒服,就是能睡够觉,吃饱饭,有动力。饱暖嘛,才能拍电影。

  这几个月,我一直在选演员。首先得漂亮,然后能歌善舞。女演员不漂亮还能怎样呢,男的难看点就算了,女的还是得好看点儿,起码跟我一样好看,就可以做女演员了。

 

 

责编:杨娜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