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原文学论坛谈诺奖:门罗写作难以给人震撼之感

2013-10-15 08:56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门罗未必太好,中国作家也不逊色

(长江商报)昨日,第二届屈原文学论坛进入第二天。其中的作家对谈环节,让刘庆邦、邓一光、李洱、金仁顺、张悦然、林白、刘继明等国内知名作家走上前台,在作家方方的主持下,展开无主题对谈。他们或为作协系统的专业作家,或为高校教师,也有身兼杂志主编或批评家的,在写作中经常面对的是自己,习惯自己与自己对话,但此刻,他们正在对外表达,不是通过作品而是用言谈显露自己的个性,在对话过程中,他们细谈各自的文学观点,剖析自己的成长经历,也与台下的文学批评家、写作者和文学爱好者进行了互动交流。

  ■本报记者卢欢

  ■关于规则

  当把桌子当作一种权力,这一定不行

  对谈会伊始,方方向观众介绍各位作家时爆料,邓一光曾在饭桌上讨论诗歌专业问题,当场激动得“掀桌子”,而且不止一次,自己听说过两次,亲历过一次,被吓坏了。

  邓一光忙接过话头,解释自己掀过的都是朋友的桌子,大家聊到后面往往与文学无关,而谈到个人的是非观。遇到话不投机,情绪激动之后,抱着你不让我吃我也让你吃不成的心态,掀起了桌子。

  他由此发表了自己悟出的“桌子论”,“什么叫桌子,桌子就是大家找个地方,找个位子坐下来,要品尝进食,这里有主人有客人,讲究一番规则。说实话,我不是很能接受这套规则。把桌子当作一种权力,把位子当作一种主宰,这个桌子一定不行!”

  ■关于诺奖

  门罗写作难以给人震撼之感

  对于最近文坛热议的诺贝尔文学奖话题,身为今年诺奖得主爱丽丝·门罗粉丝的作家刘庆邦和张悦然也有话说。“我看《逃离》,她写得细致优雅,属于那种诗性写作。”他还表示自己对门罗不满足的地方,是觉得她的写作取材面较窄,视野不够开阔,用心也不够重,写得不够深刻,难以让人有震撼之感。

  80后作家张悦然由衷地为门罗获奖感到开心。张悦然说,这一次,门罗的读者恰好是自己这代人,感觉突然一下与诺奖很近,同时,与前辈作家的隔阂也没那么深了。她同时表示,很认可刘庆邦对门罗的负面评价观点,但重要的是,他俩一致认为,中国作家写的短篇小说跟世界上优秀的作家相比毫不逊色。

  ■关于自由

  要尊重不同时代环境下的自由差异

  与评论家一样,“文学的自由和自由的文学”也是大部分作家思考的议题之一。李洱讲了自己在瑞士一位议员家见到102岁的苹果树的故事,“发达国家虽然发展速度慢了下来,但始终有着非常稳定、强大的传统。中国社会发展速度非常快,都在追求利益最大化,谈什么一个苹果的自由、差异性,全是扯淡。”他认为,这两种情况下的自由很不一样。文学也是一样。谈自由,应该尊重不同时代和环境下的自由的差异。

  代表80后作家参加论坛的张悦然对新生代文学批评家的崛起有所期待:“我很关心,等我们这一代评论家的多面意见出现之时,我们之间的关系怎样,与现在有何不同,对我的创作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责编:杨娜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