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悦然陈应松做客武汉大学 畅谈青春文学那些年

2013-10-15 09:09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楚天都市报讯图为:张悦然

  图为:陈应松

  

(楚天都市报 记者郑晶晶徐啸寒)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青春,也必然有关于这个时代青春的文学表达。

  13日,湖北省作协副主席、湖北省作协文学院院长、著名作家陈应松和青年作家、《鲤》系列杂志主编张悦然做客第二届屈原文学论坛“楚天文学之夜”,在武汉大学为广大学子带来一场关于青春文学的精彩对话。

  毕业于武汉大学的著名作家陈应松,他的青春伴随着武大水田旁的蛙声,和樱花树下为心爱姑娘写情诗的学子们。面对学弟学妹,陈应松讲得神采飞扬。他说,武汉大学有几次文学高峰,那是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上世纪50年代。在讲到77级、78级学生时,陈应松提到代表人物有方方、高伐林、王家新等。而武汉大学前校长刘道玉,也让武大的文学开了很多风气之先。

  陈应松说,上世纪80年代的文学之所以被人们怀念,其原因很大程度在于,那时的文学整体上表现出青春的现象。

  而对于曾经的新概念作文大赛的获奖者、荣登“2006第一届中国作家富豪榜”的青年作家张悦然来说,青春带给她的最有归属的事,就是她参加的那届新概念作文大赛。“那时,每个写青春文学的作者状态都不确定,当我们找到彼此后,就确定了可以写下去。”张悦然说,留学新加坡、课余醉心写作、混迹于各大文学论坛、关注作品后每一个回帖,那段日子,也是自己青春与文学的“黄金时代”,“那时我完全被文学牵着,虽然是在虚拟的空间里,但那种分享,是支持我写作的力量。我现在担任《鲤》系列杂志主编,也是出于分享的精神,和对当时那段经历的珍惜。”

  作为曾经的青春文学作家,如今,张悦然却说,青春文学已经离自己很远了。“那种浓烈,如今不再。”虽然自己再也写不出青春文学作品了,但仍会沿着自己对阅读、对文学的理解去规划写作,“不是生硬离别,而是自然而然的。自己已过了那个阶段,自然会进入新的阶段,只不过是自己长大了而已。”

  对此,陈应松也对张悦然表示了赞赏和认同,“其实,不少青春文学作者已经长大。未来,他们会越来越成熟。”摄影:记者萧颢

 

 

 

责编:杨娜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