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到景德镇自学烧瓷 雕刻被忽视的微观世界

2013-11-18 09:07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雕刻生活中被忽视的微观世界

  尤占平。本报记者刘源摄

  长江商报消息作为一位80后艺术家,尤占平很少有线上活动。性格稍显内敛,这可能与他孤独的童年生活有关。

  他给自己贴的标签是“活在自己的世界,并乐在其中”,很少关注别人在做什么,甚至一个月前才开通了微博。

  也许,正是这种有意识的边缘化,让他把同样被忽略的虫子,作为自己作品的主要创作对象。虫子代表着不被关注,就像艺术家本身——尤占平就是一只敏感的虫子,用微小的触角放大对外界的感受。

  ■本报记者钱烨

  ■生存

  人们忽略了生命本质而活着,就像《蜗牛》拖着扭曲的壳

  2007年,尤占平揣着两年来在武汉做外聘教师攒下的7万块钱,一个人跑到景德镇烧制陶瓷的作坊,学习陶瓷制作,并开始自己的虫子创作。

  家里不理解,烧制失败,一次半夜被洗劫一空,之后7万块很快花光,尤占平的作品仍无人问津。生活的压力开始让出身农村的他尝到了苦头。那件名为《凤凰》的作品,最能反映当初他在景德镇的生存状态:张大的嘴巴,幼小的个体,生冷的环境,用枝杈编制的不那么温暖的巢。

  “这是一种渴求的姿态,当环境允许,它可能长成凤凰。但前提是,它有吃的。”尤占平说,“它就是当时的我。”尤占平并不否认很多作品都是自己在不同阶段的生存状态或者对人生的思考。

  例如,在《凤凰》之前,他还创作了《微观世界》、《化蝶》,两组雕像都是以昆虫为对象,《微观世界》是一群黑色的陶瓷甲虫,趴在墙壁上,“甲虫是被忽视,甚至是被讨厌的群体。”尤占平说,而《化蝶》关注的是成长。

  几只被放大N倍的蝴蝶幼虫趴在草地上,尤占平想说的是,人们总是看到光鲜的一面,而对成长的过程却习惯性忽略,“就像很多当下的‘草根’、‘屌丝’,都需要社会的关注。”

  尤占平总结自己当前的生存状态,也是“草根”、“屌丝”。而立之年已过,赚钱买房的压力尚未解脱,内心一片挣扎的他,在纸上画出了几只蜗牛的草稿,它们伸长身子,拖着扭曲的壳,“很多人早已忽略了自己的生命本质,活着,就是为了房子、满足于物质。”

  11月16日,下午,我在他的临时创作、生活室采访他时,他在创作的还是虫子,不过改为水彩,在画板上放大生活中被忽视的微观世界。

  ■成长

  昆虫记下的是儿时印象与当下生活之和

  为什么是昆虫?很多人都会问他。大学期间学习水彩、半路出家的尤占平说,这些昆虫陶瓷作品是他儿时对虫子的印象与当下生活状况的融合。

  出生在河北无极县郭庄镇一个农村家庭,周围都是可以开垦的平原,每年秋季掰玉米棒子时可以看到很多肉虫,或者恐慌,或者玩弄。因为时常参加农村的生产生活劳动,尤占平与田野里的昆虫积累了深厚的感情,而小时候的不合群,也让他多了独自扒开草层,去近距离地观察、触摸这些昆虫的时间。

  现在,尤占平对家乡的概念已经很模糊,“一年回不去几次”。

  尤占平与很多80后一样,冗长、枯燥的求学经历,从郭庄镇到县城,再考上武汉一家美术高校,可以做的选择不多。

  不过,影响到他最终转向陶瓷而不是自己专业学的水彩的原因,似乎在高中时期就产生了。

  1999年,一次偶然的机会,让尤占平可以跟随老师前往北京观赏在中国美术馆举行的第九届全国美展,尽管画展上关于抗击1998洪水的油画较多,但是一些小巧的民俗类雕塑作品还是最打动他。本科期间,尤占平就兼修陶艺,创作的第一件陶瓷作品就获得湖北省现代陶艺展优秀奖,这不失为一种走下去的鼓励。

  说起水彩与陶艺的区别,尤占平说,手与泥土沟通起来更直接,而且手连着心,可以更快记录流露的情绪,而用笔画,就多了一层媒介,在不自觉中,会丧失一些创作上的东西。

  他说,喜欢陶艺,也跟小时候喜欢玩泥有关,从烧砖窑场挖出来的软泥,可以捏成很多形状,高中时期,喜欢用橡皮泥捏人像的记忆也很深刻。

  ■艺术

  蜈蚣般纠结“先迈哪条腿”

  不如依本能、直觉行事

  因为在陶艺路上的坚持与不同,尤占平很快被武汉一家私人博物馆的藏主认识,并收购了他大部分的陶瓷作品,包括最初在景德镇创作的甲虫、毛虫、蝉蛹甚或是他引以为傲的,那8只体长接近1米的蜈蚣。

  尤占平在创作这些蜈蚣时,想法来源于一个西方的寓言:一只青蛙嘲笑蜈蚣说,你这么多条腿,走路的时候要先迈哪知一只啊?后来,这只蜈蚣真的就不会走路了。尤占平自己给作品写的注释是,纠结于理性与感性,裹足不前的现代人,不如丢掉这些烦恼,像我们祖先那样依靠直觉行事。直觉是生命的本能,而人却在抛弃这种本质。

  尤占平在创作这件作品时,突破了自己长久以来在烧制陶瓷昆虫时遇到的一些瓶颈问题,例如,当初刚到景德镇时,烧制的蝴蝶幼虫都是线条式的,体过长就会断掉。后来他尝试着用掏空的方式,让昆虫放大,然后在支烧与摆放上下功夫,烧制一些形体多样,线条延伸丰富的虫子出来。

  蜈蚣就是挑战,因为它有很多脚,而每一只脚,每一只蜈蚣的造型都是不一样的,最初,尤占平在烧制时做了16只,8只在烧成后出现瑕疵,成品率只有50%。“火候、材质、支架,即使所有的因素都考虑在内,出来的成品也没有把握。”尤占平说,这是陶瓷制作必须面对的现实。所以,目前面世的作品,只占他创作过程中的三分之二,很多作品都在烧制后,被淘汰了。

  除了关注底层的作品,尤占平后来的作品更多关注生命。现在摆在他家里还未完成的作品是水彩《微图腾》,其中一只硕大的天牛占满了画板,下面是一个猕猴桃的切片。

  尤占平说,猕猴桃放射性的果实,象征一个正在裂变的受精卵,而表面被各种神秘符号,包括蝙蝠、人、湖泊铺满身体的天牛,是梦靥的隐喻,也是人类对生命中孕育与不可推测的未来,产生恐慌与崇拜的神秘力量。

  这种对生命的追溯与关注,在他的《海洋》、《坐在子弹上的维纳斯》都有表现,而对于未来对自己作品主题的突破,尤占平说,雕不雕刻虫子只是表象,艺术家只要忠实地反映自己对生活、生命的理解,不断突破自己,就会有新的作品出来。

  尤占平

  1981年生于河北,2013年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陶艺专业。中国雕塑学会会员,仟僖雅画廊签约艺术家,作品以烧制的陶瓷昆虫为主,试图以昆虫的微观世界放大当下社会人的心态与对生命的认识。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