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文化沙龙2014新年场 蒋方舟与陈丹青对谈

2014-01-09 08:55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太多的个体经验,我们还没有说出来

  “理想国文化沙龙2014新年场”现场,蒋方舟与艺术家陈丹青对谈。出版社供图

  长江商报消息理想国沙龙开坛,蒋方舟与陈丹青聊童年

  ■本报特派北京记者卢欢

  昨日,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在京举办的“理想国文化沙龙2014新年场”连开三场论坛,聚集了陈丹青、张大春、雷颐、阎连科、蒋方舟等多位国内知名学者、作家、艺术家。在主题为“谈话的泥沼”的中间场里,80后作家蒋方舟客串主持人,以“和风细雨”般的风格访问刚刚推出《草草集》《无知的游历》和《谈话的泥沼》三本新书的50后艺术家陈丹青,两人聊起关于童年等时期的私人回忆,以及如何处理和写作私人经验等话题。

  我在写人情,而蒋方舟在写自己

  关于自己这几年的写作,陈丹青屈指一算,如果不算出过的画册《归国十年》,这次推新作距离上次出书《荒废集》已经有近6年的时间。这种写作速度对于自定位不是“作家”而最多是“写家”他来说根本不算多大回事,他坦率地承认这些年写了60万字的东西,最多的文字是应酬方面的,因为无法从中国的人情关系中逃出来。

  与其他“靠谱”的嘉宾不同,陈、蒋两人的对谈在前半场就已经跑题千里。身为传媒人的小蒋连问关于新书的几个问题都激发不了陈丹青的谈话欲望,反倒被他就此打住,要求“聊点别的”,“说说你的书吧”。这样,话题转到了蒋方舟年前出的新书《我承认我不曾历经沧桑》上。

  陈丹青出人意料地转变主讲嘉宾的身份,以蒋方舟粉丝的姿态大赞该书,还表示自己“非常感兴趣你是怎么写出来的”。更夸张的是,他还表达对小蒋的格外欣赏:“我从来不看70后以后的书,我欣赏韩寒,还只是看他的单篇文章,唯一看过的一本书还是借的,但你这本书,我翻了几页,就决定从头到尾看完。我很惊讶其中一篇谈莫言获诺奖的文章,而《审判童年》那部分更牛,我太服了!”

  身为50后大叔的陈丹青明确表示70后、80后小姑娘、小男孩写的个人经验从来吸引不了自己,而自己也相当排斥写私人化的东西,可是当他看过《审判童年》,却忘掉了自己的喜憎。

  在陈丹青看来,民国开始了一部分个人经验的描述,但很快被中断了,1949年到现在从来没有解决过我们怎么表达自己的经验这个问题。“人还没有完全醒过来,还没有意识到,即便意识到了也还没有找到对的方式、对的语言来说。我们太多经验没有被说出来,我自己有很多经验没有说出来,而且说出来的那么一点点又没说好。”

  我很愿意与王安忆继续谈

  面对陈丹青的连番夸赞和提问,小蒋一直表现得很淡定,滔滔不绝地解说自己的新作。“这个书名跟陈老师也有关系,因为当时看了您写的《生于70年代的人》里提到很多共同记忆,觉得非常自卑,因为相对于你们这代人,我们这代人好像没有什么沧桑感,没经历过什么大事件,没有什么共同记忆的,在历史当中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存在感。”不过,陈丹青并不赞同这样的感受:“我们那代人没有说咱们经历‘文革’、‘下乡’这些,就有了存在感。现在追回去想,好像我们很有经历,但是我要写本书,我会说我不承认我经历沧桑。”

  在对谈的最后,蒋方舟终于成功把话题重新拉回到陈丹青的写作之上,让他聊起了《谈话的泥沼》一书中收录的他与王安忆两人之间的五万字访谈背后的故事。这是“非典”时期,两人通过电子邮件的方式围绕着影视与小说进行的一场深入的对话,被陈丹青珍视至今,笑称这是这本访谈录里唯一可读的一篇。

  “当时我就想把这篇访谈发表在比较公众一点的刊物上,当时上海《艺术世界》,但王安忆不同意,她太喜欢文学了,她什么都要发表在文学刊物上,可我是从来不看文学刊物的人。她要发表在《上海文学》上,我就尊重了她。”

  小蒋对访谈“不是谈剧情,而在分析看完的感受”感到不满足,而陈丹青也笑着回应自己当时也想谈剧情,都急坏了,可王安忆说着说着就说到了故事、小说,以致留下了没有谈连续剧的遗憾,“现在她又愿意谈了,我说好,告诉她我回国以后看的全是美剧,至少看了几百集,她说她在看韩剧。如果明年是非典,我很愿意再继续跟她谈,因为有时间了,我最怀念非典那段时间,没有人找我,马路上人也不多,大家戴着口罩。”

 

 

 

责编:杨娜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