硕士研究生弃国企任职少林寺执掌武林秘籍圣地

2014-04-17 08:52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硕士研究“僧”任职少林寺执掌武林秘籍圣地藏经阁

  楚天都市报讯图为:朱炳帆

  图为:朱炳帆在藏经阁接待外国学者

(楚天都市报)据《郑州晚报》报道他中山大学硕士毕业,4年前放弃入职大型国企,选择“就业”少林寺;他大部分时间待在寺里,却不是出家人;他执掌“武林秘籍圣地”藏经阁(少林寺图书馆),又时常接待一些“大人物”。近几年,许多有关少林寺的舆论风波他都亲身经历,并参与公关处理;同学羡慕他的工作环境:有文化有功夫,有山有水没雾霾。

  《快乐少林》让他结缘少林寺

  中山大学硕士生朱炳帆尚未毕业便手握几份让人艳羡的offer:中国电信、中船重工以及一家事业单位。现在这份“特别的”工作缘于他与少林寺的一段渊源。

  2009年5月,功夫剧《快乐少林》全球巡演启动仪式在深圳举行。来自家乡河南的少林文化,引发了朱炳帆的强烈兴趣,他决定以少林文化作为硕士毕业论文选题。7月,朱炳帆通过各种渠道先后3次申请到少林寺调研,河南少林无形资产管理公司总经理钱大梁最终接受了他。

  这个年轻人的踏实、勤奋给钱大梁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少林寺需要这样的人”。钱大梁向他发出工作邀请。正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导师高小康教授的一句话,彻底打动了他:“国企央企外企事业单位数不胜数,但全世界只有一个少林寺,它是独一无二的。”

  在寺里居住跟师父一样吃斋

  “我一直在寺里住,不过没有剃度。虽说没有出家,但待在寺里,白天工作,晚上的大部分空余时间,都在锻炼、看书、与寺里的师父们聊天。”4月10日上午,朱炳帆告诉记者。

  “虽然寺里没有娱乐活动,平时也要跟师父一样吃斋,但我的生活并不像僧人那般清苦,毕竟我是在家人,寺里寺外能出入自由,每天也不必受朝九晚五的限制,也可以经常下山。”

  朱炳帆受聘的河南少林无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主要对少林寺的商标、品牌等无形资产进行保护。公司办公室设在郑州,但朱炳帆加入公司后第三天,便被派驻到了少林寺,一待就是近4年。

  直接协助释永信开展部分工作

  在寺里,朱炳帆直接协助方丈释永信开展部分工作。负责一些资料的整理编辑,接待各大媒体和名人要人,以及做一些媒体公关工作。

  2011年,“释永信包养北大女学生”的桃色绯闻传得沸沸扬扬。媒体联系到了少林寺,要求进行独家采访。朱炳帆连夜筛选采访内容,与记者沟通采访问题的尺度范畴。

  “其实师父当时并不想面对媒体澄清,他总是说‘再待几年你且看他’,认为清者自清,真相终会随着时间水落石出。但我个人认为,从少林文化品牌保护的角度出发,这种利用宗教炒作的行为必须得到制止,对谣言要立即反驳、澄清,及时给公众一个真相。”朱炳帆回忆。

  日本的NHK,国内的中央媒体采访或拍摄时,朱炳帆有时候会全程陪同,协助调度工作人员,安排日常行程,商量采访内容,俨然少林寺里的“新闻发言人”。他还参与整理了由释永信口述的《我心中的少林》一书;参与重建了少林图书馆(藏经阁),并出任图书馆副馆长;参与少林寺申报“全国古籍重点保护单位”。

  爸妈亲自考察他的工作和生活

  这份工作也曾给他带来不少压力。“老爸老妈不放心,刚到少林寺的第一个月,他们就曾亲自到少林寺考察我的工作环境和生活状态;朋友介绍的女孩子一听我在少林寺工作,转身就说拜拜。”刚开始时,朱炳帆在人前会尽量避免谈及自己的工作。

  “到后来,自己会有个心态上的变化。我喜欢少林文化,我认为传播少林文化是一件有价值、有意义的事情,而我正在做这件事。”

  如今,父母已经完全接受了朱炳帆的工作,昔日的同窗也开始羡慕他。“以前的同学到少林寺来看我,都说很羡慕我的工作。他们说这里工作环境好,有山有水没雾霾,工作时间自由,上班不需要朝九晚五的打卡,闲暇时间喝茶写字,有机会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他眼中的释永信

  慈悲智慧热衷传统文化

  他记得刚来少林寺调研时,方丈释永信曾邀他一起用斋。“那是第一次近距离地跟方丈交流,开始我很紧张,毕竟在我看来释永信方丈是闻名全世界的大和尚,但没想到跟我聊的都是在哪儿读书、家庭情况等家常话,非常让人亲近。少林寺地处嵩山,冬天特别冷。有一次我去见方丈,就穿了一个薄薄的外套。方丈见面就问我冷不冷,嘘寒问暖。不光是对我,对寺里的僧众也是关心体贴入微,关怀有加。”朱炳帆说。

  “同时他也是一位严厉的师父。在我参与负责管理禅修营的时候,他曾因为我弄错了一个数字而批评我,这提醒我以后做事必须更加认真仔细。他的徒弟做错了事,他也会很严厉地批评。这时候,大家对他是又敬又畏。”

  在他眼中,释永信也是一位知识渊博、充满智慧的长者。“在各种公众场合,方丈几乎都不会按事先给他准备好的材料演讲,大都是根据现场情况即兴发挥,但每每却又恰到好处,不脱主旨。他的思维特别活跃。”

  “事实上,少林寺并不像外界所说的那样商业化,仅有的一些也是属于寺院经济的范畴,再具体说就是‘以商养佛’,不得已而为之。”朱炳帆说。“少林寺外所有的武校,都与少林寺无关。酒店、宾馆甚至医院都挂着少林或者是少林寺的名头,这都属于品牌的滥用。”朱炳帆介绍,很多以少林品牌挂名的商业项目,与少林寺并没有多大关系。

 

 

责编:杨娜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