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画坛"葡萄大王":65岁之前 我还想努力一下

2014-04-22 08:49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长江商报消息程剑雄今年57岁了,从八九岁拿起画笔,除了中间上山下乡耽误了几年,一直在画画,画龄“没有50,也有40年”。他把自己归类于全国400多万专业画家中的那70%——靠卖画为生,勉强维持生活;“热爱画画,但是缺乏天赋。”

  他给自己的最后期限是65岁,在这之前,他还想要朝着成为一位名家折腾一下。之后如果还是没有起来,出路可能就是两条,或者心甘情愿做一名“园丁”,把自己画了几十年学到的那点技术传给别人,或者只把画画当个爱好,就像有人喜欢唱K,有人喜欢打牌,“自己干着开心就好。”

  还是大写意受看

  程剑雄将工作室设在武汉收藏品市场里面,一个以卖古董、书画为主的地方,里面大多是卖画的,没有几个画画的,之所以选在里面,主要是因为“那里卖画方便”。工作室墙上,挂满了自己得意的山水、花鸟,获奖证书,还有一张与“湖北四老”周韶华的合影。

  每天上午,程剑雄像上班一样八九点到工作室,集中精神画一上午。状态好的话,他可以完成一幅小型的花鸟,两个上午可以画完一幅山水画。中午出去跟朋友们吃饭,喝酒,瞎侃。喝到六七成时,他喜欢对着满屋子的画坐着看,看看哪里画得好或者不好,点一支烟,喝一杯茶。

  喝到八九成时,他习惯拿起画笔来上一幅大写意,任酒意喷洒,有时候或许还能出一些清醒时画不出的东西。“真正耐看受看的还是大写意,留白多,可想象的空间多。”

  但是为了市场,程剑雄还是会画一些小写意,中国的藏家比较能欣赏写实风格,小写意卖得好一些。因为非名家大腕,程剑雄的画价钱不贵,从几百到上千不等,借此他可以养活自己和家人。

  我给自己的最后期限是65岁

  成为画家,并非像多数艺术家那样有家庭的熏陶因素,程剑雄并非出生在书香世家,家里从父母到祖父母干的“都是公务员类型的工作”。二三年级时,学校开始有绘画课,从一些简单的素描开始教,他竟然很喜欢,每天下课了回到家总要画到很晚。

  此后的20年,程剑雄先学了油画,再转到画山水,前后跟了几个不错的老师,比如唐小禾。

  上世纪80年代,大学毕业后的程剑雄到了湖北省医药公司当业务员,整天吃吃喝喝忙得不可开交,“画画成了副业。”1991年,中国开始实行停薪留职,程剑雄成了第一批这么干的人,此后就以卖画为生。

  程剑雄今年57岁,画龄四五十年,还属于“默默无闻”的那类画家。据他说,中国目前有400多万专业画家(加入了画会、画院,以画画为生的),其中70%都是类似的处境,他以“我们这类人”称呼这群画家——“我们这类人,喜欢画画,但是没有天赋,也缺乏机遇,很难出来。”

  对作家、画家等艺术家而言,五六十岁是创作的黄金年龄,技术和心理都成熟了,精力尚算充沛,容易出大作。但如果过了这个年龄,仍然默默无名,“那可能就一辈子没机会了。”程剑雄给自己的最后期限是65岁。

  或者回到原点,当一名园丁

  六七年前,他开始专攻葡萄。一天,他在市场里转悠,市场的门面外面挂着好些画,他偶然看到一幅画葡萄的,感觉里面的葡萄看上去不对劲,“像汉正街卖的那种塑料葡萄”,不通透,看上去每颗葡萄都是圆的。

  他回家开始琢磨,怎么才能把葡萄画得像真的。每年葡萄上市的时候,他都买好些串挂在客厅盯着看,一面接收外面的光线,一面是家里的光线,这样的立体感最强,家人路过,随手抓几颗来吃。

  借此他发现的最大秘密是,当葡萄成串放在一起时,你根本看不清每个葡萄的形状,它们混在一起,成为一片有模糊形状的色彩,程剑雄画的葡萄看上去就是这样的效果,它们或装在篮子里,或悬挂在藤上,通透、莹润,感觉像能捏出水来。

  他说,以后的出路无非两条,或者是回归到原点,去当一名园丁,他觉得画了几十年总归能学到一些技术,总有一点优点,“比如石头画得不错,或者山画得不错”,就把这些东西教给别人,“做一名园丁也没什么不好”;或者,心态变得更从容,就把画画当成纯粹的爱好。

  ■本报记者谢方

  程剑雄

  1957年生于武汉,画家。从八九岁开始拿起画笔,一直坚持画画,主要画山水、花鸟,尤其擅长画葡萄,有“葡萄大王”之称。

  程剑雄。本报记者傅坚摄

 

 

 

责编:杨娜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