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桥国家队领队:爱读书的人品格差不到哪儿去

2014-04-29 08:47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建桥国家队“领队”刘自明谈读书与人生:

  爱读书的人,品格差不到哪儿去

  中铁大桥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自明与现场听众分享他的“人生书单”见习记者胡琴沁摄

  中铁大桥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自明

  见习记者

  胡琴沁摄

  长江日报 记者康鹏林敏实习生蔡欣星整理

  上个世纪70年代,刚刚高中毕业的河南少年刘自明被父亲领着去听了一次豫剧,台上演员长腔短调咿咿呀呀地唱,听得他很不耐烦,而身边父辈和老人们的专注让他感到诧异。等到他40岁以后,偶尔有一次听京剧,同样是拖沓的唱腔、夸张的动作,却让他觉得“有点意思”,细细品味,不觉入神。

  “人生不同的阶段,有不同的品味和需要,就像我们读书一样。”刘自明后来总结。

  这位年轻人1979年考入哈工大,“上课、读书不分节假日,不分白天晚上”。多年以后,他成为“建桥国家队”的领军人、中铁大桥局董事长。

  日前,刘自明做客本报传播研究院主办的“卓越企业家读书会”,与书友们分享他在不同阶段的“人生书单”。

  出生在饥荒年代,50出头的刘自明穿着简朴平易,乍看上去,很难想到他是一家百亿级央企的掌门人。但他思路清晰,说话爽朗直率,先是自嘲“先天不足”,并对书友直言“讲得不好可以退席”。

  读好书是和最杰出的人交流

  15年前,刘自明有一次到业主那里去拜访,谈了一下午建桥的技术和业务问题,到了晚上一起吃饭,对方开始谈起佛学。刘自明学工科出身,听得一头雾水,很多基本名词都不懂,只能打打哈哈。

  这件事让他感触良久,痛下决心找书来读,提升自己的修养。现在他的包里随时都揣着两三本书,一有空闲,就拿出来读。

  为什么要读书?读书越多,刘自明就越思考这个问题。

  他喜欢引用曾国藩的一句话:爱读书的人,品格差不到哪儿去;品格好的人,运气也差不到哪儿去。这句话的逻辑虽然未免失之简单,却富有解释力和感召力。

  “读书不一定会让你出人头地,但提高你的眼界和见识却是一定的。”刘自明表示,“金庸当年在香港办《明报》,执笔写社评,预测中国大陆的政局,每每中的。有人问他奥秘何在,他说,‘我读《资治通鉴》几十年,一面看,一面研究,《资治通鉴》令我了解中国的历史规律,差不多所有中国人都是按这个规律来的。’”

  刘自明表示,“阅读优秀的书籍,就是和最杰出的人进行交流。没有机会跟他们当面交谈,读他们的书也是好的。”

  他甚至认为,读书可以改变一个人的相貌,“相由心生,一个内心从容的人,身上没有戾气;一个清静儒雅的人,不会形容猥琐。”

  读书、看报是工作的一部分

  还在大桥局旗下一个研究院当院长的时候,刘自明不敢在办公室里看报纸,因为怕给别人看见了,以为他很清闲,每次都是下班后带回家看。

  但现在,他理直气壮地在办公室里看书看报,“对一个管理者和企业家而言,读书、看报学习本身就是工作的一部分,因为上面有我需要的信息和知识。”

  尽管是公司的董事长,刘自明同时也在福建平潭海峡大桥兼任项目经理,本来技术上的事情不用他操心太多,但他仍然找来了许多海洋工程的专业书籍。“在施工中,水流对桥墩的压力是有规定的,但波浪对桥墩的压力,却没有规定,我作为项目经理,要弄明白。”

  刘自明表示,做企业家要有“三只眼睛”:

  第一只眼睛盯着员工。“管理者如果一天到晚只算计员工,跟员工作对,企业产品和服务一定是三流的,如何做好管理,就是企业家要首先学的。”

  第二只眼睛盯着市场。“如果不关注市场,今天吃完,明天锅里就没有了,一万多员工得跟着我挨饿。”刘自明介绍,自己一年到头出差200多天,到处拜访要修桥的业主,卖力地推销自己企业的优势和能力,有时候连续吃几天面条。

  第三只眼睛盯住国家政策。“企业家可以不参与政治,但一定要懂政治,了解国家大方向和政策。否则四万亿投资下来了,你没有反应过来,等国家投资紧缩的时候,你还在扩大规模。”

  而读书正是擦亮这三只眼睛的重要方式。

  什么年龄读什么书

  刘自明爱读书,碰到假期,自然不会放过这个读书的好机会。去年国庆和中秋碰头,他一头栽进书堆,8天假期看了4本半书。

  “几乎没出过门。”他笑呵呵地说,除了爱看书,他还爱追星。与年轻人追逐青春偶像不同,50多岁的刘自明追的是学者。

  一次在北京开会,吃饭的时候,恰好坐在林毅夫旁边,刘自明立马从包里掏出一本他写的《解读中国经济》求签名,对方很诧异:这位“粉丝”竟然随身带着自己的书,不仅欣然同意,还一起合影。

  什么年纪就读什么书,刘自明也有一肚子体会。“前段时间,我给大学快毕业的儿子熬了一锅汤,他不爱喝,后来我想明白了,他还没到需要喝汤补身体的年纪,就跟我当年不爱看豫剧一样。读书也是一样,40岁以前让我去读那些大段大段的社科类书籍,我做不到,但现在可以,因为我需要从中得到人生的经验。”

  他认为,读书需分三个阶段。年幼的孩童可以看连环画,《西游记》、《水浒传》等名著,在连环画里就被潜移默化地吸收了。20多岁的年轻人应以完成学业为主,无论学的是文科还是理工科,都应为将来谋生打造本事,巩固专业领域知识。人到中年时,则可读些反思人生的书籍,多思考。年纪越大,读书的层次越高。

  让下一代继承读书风气

  经常出差的刘自明,对于机场常见的一幕颇有感触。

  “一群外国人候机,经常是各自捧着书在读,不怎么闲聊,有的读小说,有的看专业书。若是几个中国人,往往3个人就围着斗地主,4个人就打双升。”

  “这是一个民族的修养问题。”刘自明表示,要让下一代人养成读书的风气。如果下一代只继承了上一代的财富,而没有继承读书的习惯,财富持续不下去,难免“一代鲜,一代蔫”。

  “读书也需要继承,从一个人读书,到一个家庭读书,再到一个企业,然后到一个民族。”

  刘自明不仅挤自己的时间读书,也建议家人和同事挤出时间读书。

  “人的天性就是懒,最想做的就是什么也不干。总说没时间看书,可下班一回家就会打开电视。在以前,等到主持人说拜拜了才想起拿本书翻翻,而现在主持人都不说拜拜了,要是觉悟不高,岂不是再也拿不起书?”

  刘自明打算,在大桥局内部办个私人读书会。“召集一批爱读书的人,轮流推荐好书,然后大家一段时间内都读这一本,一两个月后聚在一起分享读书感悟。”

  读各方面的书

  书友:当下,读书似乎变得功利,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刘自明:我认为,读书是为了提升个人修养。无论从什么方面来看,提升个人修养,都是很重要的。许多不同方面的书籍,都有值得学习的地方。

  从工作方面而言,每个人工作的岗位都需要提高自己的本事。而要提升自己工作的能力,读书就是必要的。读书的目的,主要在于增加知识、提高修养。

  书友:人文类的书籍,比如小说诗歌等,对工程技术类人员有什么影响?

  刘自明:大桥局的员工队伍中,也有不少诗人、书法家和画家等。最近我们一位桥梁工人出版了一部诗集,他在几十年的工作当中,养成了写诗的习惯。我认为,只要读得下去,各方面的书都可以读,不同的书会带给你多个方面的收获。

  书友:您对于年轻人读书有些什么建议?

  刘自明:在不同阶段可以选择不同的书。在年轻时,需要积累看家本领。校园学习的知识没有经过全面的检验,进入社会以后,要尽快把学校知识在工作实践当中进行巩固、提升。因此大学毕业以后,要努力提升专业技能,可多看这方面书籍。另外,无论读了什么书,无论读了多少书,我认为把读书变成个人的习惯是最好的。不是别人叫你读什么,企业要你读什么或者社会要求,而是自己的需要,认识到通过读书能提升自己。这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养成习惯,一定能够学有所成。

  (记者丁雯)

  世界大跨度桥梁前10名中国占一半

  本报讯(记者康鹏)昨日,中铁大桥局董事长刘自明透露,在全球所有类别大跨度桥梁的前10名当中,中国桥梁均占据半璧江山,其中大部分是武汉建桥军团的杰作。

  世界大跨径公铁两用大桥的前10名,全部都在中国。第一名沪通长江大桥正在建设中,设计、建造、钢梁供应均由武汉企业担纲。其他如铜陵、安庆、黄冈、天兴洲等长江大桥、平潭等跨海大桥等都由大桥局建设。

  世界上跨度最大的10座悬索桥,中国有5座。即将开建的武汉杨泗港长江大桥跨度将达1700米,将改写这一榜单,排在第一与第二之间。

  世界上跨度最大的10座斜拉桥,中国有6座,其中沪通、苏通等长江大桥由大桥局、二航局建设,武汉即将开建的沌口长江大桥和青山长江大桥,跨度将在900米以上,将排在七、八名左右。

  “国外的桥梁建设高峰期集中在20世纪,而中国在21世纪初,这是为什么如今中国的桥梁一枝独秀的原因。”刘自明解释。

  他同时表示,跨度并不是桥梁先进与否的唯一指标,但大跨度桥梁是发展趋势。

  刘自明介绍,在2010年以前,中国的建桥水平基本是10年一个台阶,上世纪50年代武汉长江大桥的跨度(每两个桥敦之间的距离)是128米,60年代南京长江大桥是160米,90年代九江长江大桥是216米,到了2010年天兴洲长江大桥达到了504米,而即将开建的青山和沌口长江大桥跨度都在900米以上。

  武汉是建桥之都,以中铁大桥局、中交二航局、武船、武钢等企业为成员的“建桥军团”实力雄厚。刘自明领导的中铁大桥局,因修建武汉长江大桥而得名,是世界上建桥最多的企业,60多年来已建造了近2000座桥梁,“连在一起可以从北京一直到彬州”,被称为“建桥国家队”。

 

 

责编:杨娜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