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七七事变”之后 武汉有了什么变化

2014-07-07 08:20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武汉晨报)历史背景:九一八事变之后,国民政府在武汉的张公堤上沿堤修建了不少碉堡。1938年6月,武汉会战中,中国军队又在张公堤抢修了一些碉堡,掩护后方军民撤离。

  记者探访:

  从常青花园闸口东边,前行大约几百米之后,记者终于见到了一个碉堡。碉堡在一段斜坡上,外层全为水泥涂层,有破裂痕迹,枪眼不知何时被堵住了,猛一看像个大水泥柱子立在路边,若非有人指点,谁能想到这里曾是战争重地。

  如今,虽然不少碉堡已被废除,但那段历史,武汉人民永远不会忘记。(记者周华)

  今天,“七七事变”77周年纪念日。

  77年前的这一天,日军用一个谋划许久的借口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七七事变,又称卢沟桥事变。它是日本帝国主义全面侵华战争的开始,也是中华民族进行全面抗战的起点。此后的八年,中国人用生命和信仰,用痛入骨髓的恨和誓死抵抗的顽强,最终把凶残的侵略者赶出了国门。

  今天,战争的炮火硝烟已散去,可中国人都不会忘记那段惨痛的历史。特别是曾作为抗日主战场之一的武汉,这里血气方刚的武汉人更不会忘记那段历史。他们曾抬头见过英勇空军痛歼日本敌机;他们曾经发起全城献金抗日救国;他们用血肉之躯彻底粉碎了日本“速战速决”图谋。

  “七七事变”之后,武汉有了什么变化?每一段历史节点事件在哪儿发生?是什么改变了历史?

  晨报记者在这个时断时续下着雨的夏天,走访这座城里发生的抗日事发点,记忆的碎片慢慢被拼起,越来越完整,越来越清晰,炮火声,抗日救国的呐喊声,在耳边渐渐响起……

  历史背景:1945年9月18日,第六战区司令长官孙蔚如将军在此接受侵华日军第六方面军的投降,故名“受降堂”。

  记者探访:

  7月4日上午,记者从中山公园的大门沿着进园的马路往里走,很快就看见了一个大广场,受降堂就在广场的左侧。中山公园管理处文化管理中心涂靓助理说:“据介绍,这是当年抗战胜利后,中国国内14个受降地点中的一个。现在,这里是抗战历史的展馆,这里陈列着抗战史料和受降场景,有图片资料253幅,实物集复制品43件。”

  站在受降堂的大门口,记者看见的是一座砖木结构长方形的单层厅堂建筑,坐西朝东。走入大门第一眼看见的是展馆的前言:……“武汉受降堂”内展示的抗日战争历史资料,是曾经发生在我们脚下这块滚烫土地上的真实历史……

  从左侧开始参观,第一部分展示的是“抗日烽火”:叙述自“九一八”、“七七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对中华大地步步紧逼,英勇的中国人民团结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旗帜下,从正面到敌后抗战的历史,抗日烽火燃遍大江南北、长城内外;第二部分“汉江怒潮”:南京失守后,国民政府积极准备武汉会战,武汉一时成为全国抗战中心,“保卫中国”、“保卫大武汉”的口号响彻荆楚大地、江汉平原;第三部分“血染楚天”:自1938年8月起,湖北大部分地区相继沦陷,在以后7年的苦难日子里,日军对沦陷区的人民肆意进行烧、杀、抢、掠,犯下了累累罪行;第四部分“受降纪实”:英勇的中国人民经过8年艰苦战争,终于赢来了抗战的胜利,以实物和大幅图片再现了武汉受降历史的真实场景及收缴的日军战利品。

  涂靓说:“没有一个民族比中华民族更明白‘一寸山河一寸血’的道理,开放武汉受降堂的意义在于:在中华民族崛起的今天,任人宰割的历史早已一去不复返,落后挨打的屈辱永志不忘,振兴中华的脚步不可阻挡。同时,也是为了提醒日本右翼势力,尊重事实、正视历史!”(记者严珏)

  历史背景:1938年的武汉空战中,苏联空军志愿队有100多人牺牲,被掩埋在万国公墓。1956年,15位苏军烈士的遗骸从万国公墓里分辨出来,迁到解放公园立碑安葬,即是现在的苏军烈士墓。

  记者探访:

  7月4日清晨,记者来到了解放公园探访苏军烈士墓,按照公园的路标指示牌,穿过几条幽静的小路,跨过一个小石桥,巍峨的烈士墓碑悄然映入记者眼帘。

  两排整齐庄重的松树竖立在草坪前,像是守护着烈士英灵的战士般雄伟挺拔。穿过松树小路,在纪念碑的正前方铺展着一大片草坪,在草坪的中间园艺师傅们还修剪出了一个大大的五角星。烈士墓碑大约高8米、占地1平方米,碑身正面刻着“苏联空军志愿队烈士墓”十个金色大字,令人肃然起敬。就在纪念碑的正后方是15位烈士的墓台,岁月的风尘早已在它身上刻下斑驳的印记,上面记载的是墓碑文和烈士们的名单。墓志铭上写道:“一九三八年,当中国人民正遭到日本法西斯疯狂侵略的时候,苏联人民无私的派遣了自己优秀的儿女——苏联空军志愿队来到了中国,援助了中国人民反对日本法西斯侵略的伟大的正义的斗争……”

  历史已成过去,但回想起那段峥嵘岁月,仍令人激动不已,把青春和热血埋藏在异国他乡,埋藏在自己战斗过的地方,那是何等悲壮的事情! (记者严珏)

  第14中学内有栋两层砖木结构的西式楼房,紧靠凤凰山。抗战初期,该楼是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第三厅所在地。

  国民政府军委会政治部第三厅是1938年初第二次国共合作时期在武汉成立的。

  据称,蒋介石考虑三厅需要有一个在思想界、文化界威望高的人主持,认为郭沫若是最佳人选。郭沫若了解蒋介石的为人,开始时拒绝。周恩来找郭沫若谈话,郭才赴任。

  抗战期间,三厅组织了大量的抗日宣传活动。(记者严珏)

  历史背景:为了推动国民党统治区人民的抗日斗争,经周恩来等与国民党谈判斗争,国民党政府同意在南京、武汉、西安、重庆等地设立公开办事机构——八路军办事处,简称“八办”。

  1937年9月,中共中央派董必武到武汉筹备八路军武汉办事处。初设在汉口安仁里1号,同年12月迁至如今的汉口长春街57号。周恩来、董必武、秦邦宪、叶剑英、邓颖超等中共领导人在这里工作。

  记者探访:

  7月5日,从车水马龙的芦沟桥路右拐进入长春街,没多远就可看到一幢与附近居民楼不一样的四层楼房,那就是“八办”。

  时下时停的细雨为安静的八办更添一分清爽。走过一楼宽宽的长廊,可见武汉抗战陈列室。这里从“全国抗战中心”、“中共中央长江局和八路军武汉办事处”、“开展救亡运动”、“保卫大武汉”等多个方面,图文并茂地展示了武汉抗战中的重要历史事件。除此之外,粗糙的八路军军服、几根棉线拼成的布鞋让参观者看得心疼,当年,他们就是用如此简陋的装备和凶残的敌人厮杀啊!

  一楼除了陈列室,另有一处接待室。这是抗战期间,“八办”工作人员接待社会进步青年、学生的地方。这些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来到这里要求参加抗战,“八办”帮助他们克服困难,安排行程,向延安和各抗日根据地输送了大批革命青年。

  进入接待室,一张办公桌前放着一条长椅,估计当年的有志青年就是在这里排队登记,踏上抗日之路的吧。

  整个“八办”有四层楼,但中间是一个大大的天井式露天花园。记者在楼上任何一层的走廊上,都可看见一楼的这个接待室。遥想当年,国难当头、战事危急之时,这个接待室门口肯定是人头攒动,在楼上办公的周恩来、董必武、叶剑英等领导人,看着这些有志青年,也许更坚定了他们中国必胜的决心吧。

  (记者郭佳 通讯员覃斌)

  历史背景:武大十八栋英式别墅,建于上世纪30 年代初,居住在此的都是武大的大师硕儒。抗日战争爆发后,武汉成为临时司令部,1937年年底,周恩来率团来到武汉,和蒋介石共商抗日合作事宜,当时就住在武大别墅群里,前后时间为十个月。

  记者探访:

  “十八栋”在珞珈山的半山腰上,山上树木和十八栋同时期栽植,而今八十余年过去,树木早已郁郁葱葱,在山脚下仰望,只能偶尔透过层层叠叠的翠色看到一点红瓦的屋顶。这批建筑最多时增加到22栋,抗战时期毁坏一栋,如今还剩下21栋。

  近年来,武汉大学开始启动保护修缮,整旧如旧,力图恢复十八栋原貌,现在已基本完工,绿树掩映下,一栋栋别墅错落林立,中间有小路相通。尽管如此,寻找“十八栋”并不容易。记者从南三门进入,走到珞珈山山脚下,抬头寻去,满眼是茂密的绿树。向右边拐弯再走几百米左右,再向上看,即可瞥见隐没于山林里的青砖红瓦了。

  山下是热闹的校园,别墅周围却一片静谧,有鸟语有花香,但除了记者和偶尔徒步的驴友,少见人烟。依山势自上而下,三排别墅,多数目前已修缮较好,簇新明亮。走下去,到一区,剩下两栋别墅还在等待披上新装,门外杂草丛生,白花红花的晚香玉占领了台阶,门廊残破,窗户均被水泥封闭。

  1938年10月,武汉沦陷后,日军很快就占领了珞珈山上的这些精致老房子,并建成日寇高级军官住所。(记者周华)

  历史背景:1938年初,国民政府在蛇山南坡修建表烈祠黄鹄山庄,是当时国内祭奠抗日英烈规格最高的祠堂。表烈祠里供奉着郝梦龄、刘家祺等知名抗战将领,也供奉着空战英雄李桂丹、陈怀民等烈士。

  2011年,为纪念辛亥革命武昌起义100周年,政府将表烈祠复建,将原辛亥首义烈士祠与此合并为烈士祠,一同供奉辛亥革命和抗日期间牺牲的烈士们。

  记者探访:

  武昌蛇山烈士祠正好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首义校区)面对面,中间隔着宽阔的武珞路。进入马路边的写有烈士祠的牌坊,抬头可见台阶之上、蛇山脚下的烈士祠。

  带着对烈士的敬仰迈入祠堂,正中以松树壁画为背景,供桌上的牌位上写着“铁血忠魂”四个字。烈士祠分武汉会战厅和辛亥首义厅。向右手边的武汉会战厅望去,让人即刻肃然起敬,感觉都要屏住呼吸:三块墙面上密密麻麻的烈士名字,既鲜活又冰冷,令人百感交集。

  细细读这些名字:陈怀民、温国德、唐富滨、黄炳清、谢春生、许源……这4000多个名字的背后,是多少家庭的悲痛欲绝,是多少战友的挥泪痛心。

  摸着冰冷的名字,似乎能感觉名字背后那一颗颗跳动的热血之心。如果没有他们,哪有我们的今天。

  勿忘历史也许是一句标语,也许是一种警示,但站在这满目的烈士名单前,才是真真正正把“勿忘历史”四个字刻在了心灵最深处。(记者郭佳 通讯员覃斌)

 

 

责编:杨娜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