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蒙对话文坛四代 他越节制你越觉得有冲击力

2014-09-05 08:39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王蒙对话文坛四代

  长江商报记者 卢欢

  第12届北京国际图书节开幕首日,“文学大时代:五代作家的跨时代对话暨王蒙最新长篇小说《闷与狂》首发仪式”在京举行。出生于1930年代的“文坛常青树”王蒙,与四位不同代际的作家——50后刘震云、60后麦家、70后盛可以及80后张悦然,同台交流,进行文学对话。

  《闷与狂》是王蒙继2004年《青狐》发表十年后创作的又一部长篇小说。全书28万字一气呵成,从婴孩时期写到耄耋之年,被视为他以往45卷文集1700万字的诗意浓缩。跟一般小说不同,该作品并无明显的故事情节,多用“你、我、他”等人称代指,显得很“意识流”。

  王蒙解释说,他是用一种反小说的方法来写,“一般小说最重要的因素是人物、故事、环境,有时候再加上时间、地点,我偏偏不这样写。我要把我内心里最深处的那些东西,就是情感、记忆、印象、感受,这些个反应堆,把它点燃了。点燃以后,它就发生狂热的撞击。”他将1990年写的《我又梦见了你》、2012年写的《明年我将衰老》和2013年写的《为什么是两只猫》等组合起来,又把前前后后、左左右右的很多东西都组织进去,就变成了这本书,“就变成了这么一大堆语言的狂舞,就变成了能量的一种淋漓地释放”。

  正是因为《闷与狂》写出了王蒙一生波澜壮阔的大时代,是文学与时代碰撞的产物,出版方便把发布会做成了一场五代同堂话文学的形式。王蒙自认为跟现场的后辈作家差别不是特别大,“我这个人现在说起来是耄耋之年,我说什么叫耄耋之年?就是一道青春一道青春落到后边就是耄耋之年,什么叫青春,就是把耄耋之年切成薄片,切成薄片让它透明一点,就是青春。”

  与评论家谢有顺看到王蒙对生活中的人和细节充满了爱、相信生活本身能焕发出来的能量相似,刘震云说:“一个作品里面的温暖到底跟时代有多大的关系,这个是可以讨论的,一个作家也未必热爱这个时代,但他一定热爱生活中这个具体的人。”他觉得,中国那种描写黑暗、心狠手辣,利用黑暗、利用心狠手辣达到自己目的的作家太多了,他们在批评一个东西的时候,其实最应该感谢这个东西,如果这个东西没了,作家应该怎么活?

  关于王蒙写出来的温暖感觉,张悦然也有体会。让她不解的是,为什么自己这代人不仅喜欢写黑暗的东西,还不喜欢看别人写温暖的东西,甚至常会有一种假或者非常抵触的感觉。不过,对王蒙老师确实心悦诚服,“这个对我来讲是非常难得的一种体验,我觉得可能是因为王蒙老师有那么丰富的经验,他在这样一个丰富经验的基础上,去把这个温暖的东西指给你看。”

  “他用他强烈的感情把你代入到他浩瀚的人生当中。”盛可以则由王蒙的“闷与狂”联想到他情感上的既奔放又节制,她说:“网络上有一种语言叫闷骚,很多文艺的人,就是情感上是那样节制,但是他越是节制,你越是觉得他越有冲击力。”

 

 

责编:杨娜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