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风刮到韩国 粉丝请求出版社引进"步步惊心"

2014-09-07 09:57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根据小说改编的电视剧《步步惊心》曾火爆荧屏

  

 

  

 

(现代快报)几乎和韩剧同步,“图书韩流”在国内也盛行了好些年。反观韩国图书市场,中国作家的小说在当地一直鲜有影响,就连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的作品也乏人问津。不过,凭借《步步惊心》《甄嬛传》等剧近来在东南亚的走红,“华风”近来也渐渐渗透到文坛。快报记者昨天采访获悉,桐华的《步步惊心》《大漠谣》和《云中歌》三本书的版权均被韩国出版社买下,已出版的《步步惊心》大受韩国读者欢迎。“华风”能像“韩流”一样来势凶猛吗?抑或只是昙花一现?记者近日通过采访中韩出版界的多位资深编辑,解析了“文坛华风”这一现象。

  A

  现象

  “华风”20年前刮到韩国

  十几家出版社争抢琼瑶

  别看如今“韩流”横行,其实中国作家的小说也曾在韩国风靡一时。“上世纪90年代初,琼瑶的小说《金盏花》在韩国一出版,短短三个月就卖了25万本。在那个年代,琼瑶的作品在韩国可谓炙手可热,有十余家出版社争相出版其小说作品。”韩国Paran Media出版社主编李文英告诉记者,琼瑶的言情小说之所以在韩国掀起全民阅读风潮,是因为其作品大都描写了男女间纯洁的爱情。“韩国读者对于不伦恋或是多角恋这种复杂关系的故事并不感冒,男女主角爱情忠贞、长相厮守,这样的爱情小说才受欢迎。”如今琼瑶的小说在韩国还在持续翻译出版,只是早已不像从前那样卖座。

  琼瑶只是个案,其实中国小说在韩国销售的整体情况十分惨淡。“上世纪90年代后,中国小说在韩国的翻译工作基本处于停滞状态。偶尔也有武侠小说被翻译出版,但也是卖不动。”李文英透露,即便是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作家莫言,他的20多部作品在韩国翻译出版,销售情况也远远不如预期。“应该说这并不是作家莫言的问题,”李文英分析,这与韩国出版界的大环境有关,日益减少的阅读人口导致图书销售额逐年递减,“虽然仍有一些畅销书籍,但能够支撑出版社长远发展的书目逐渐减少。”

  《步步惊心》享受“破格”优待

  韩国粉丝请求出版社引进小说

  在中国小说沉寂多年后,一匹“黑马”在韩国图书界引起不小的震动——与热播剧《步步惊心》同名的原著小说。吴奇隆和刘诗诗主演的《步步惊心》曾在国内荧屏红极一时,观众甚至自动分成了“四爷党”和“八爷党”。在韩国有线电视台播出后,该剧也十分受欢迎。

  “随着《步步惊心》在韩国的热播,我们不断收到读者的来信,向我们推荐这部中文小说。有些还附上了中文版图书的亚马逊链接,方便我们检索这部作品。”李文英说,是否出版《步步惊心》起初他很犹豫,“因为中国小说在韩国的销售一直萎靡不振,但市场调查的结果打消了我的疑虑,专业人士对此书评价极高。”《步步惊心》是Paran Media出版社首部应读者要求出版的书,此前连韩国本土作家也没有受到过这样的“优待”。

  韩文版《步步惊心》初印一共15000册,韩国图书初版平均印刷量在2000册左右,相比之下《步步惊心》已步入畅销书行列。“它属于古代言情小说,既尊重史实,又充满着想象力。作家对主人公细腻的心理描写,对清朝文物栩栩如生的刻画,打消了韩国读者的陌生感,拉近了故事与读者的距离。”李文英说,《步步惊心》得到如此广泛的反响,确实是意想不到的事情,现在该书已加印4版。

  “古代言情”受欢迎

  《倾世皇妃》也被韩国人青睐

  《步步惊心》在韩国热卖之后,出版社又一口气买下该书作者桐华的另外两部作品《大漠谣》和《云中歌》的韩文版权,其中《大漠谣》将于今年9月在韩国上市。此外,国内畅销书作家吴静玉的《倾世皇妃》也被韩国出版社看好。巧合的是,这几部作品全都是古代言情小说。其实,在韩国也有类似的古代言情小说,比如“都教授”金秀贤主演的电视剧《拥抱太阳的月亮》,其同名小说销售量达到100万册。“古代言情小说十分受欢迎,比如《拥抱太阳的月亮》作者廷银阙,他的三部小说累计销售高达200多万册,保持着国内的销售纪录。”李文英说。

  和《步步惊心》题材类似的《甄嬛传》也非常火,甚至被改编成美剧,为何其小说没有在韩国出版呢?“我妻子非常喜欢看《甄嬛传》,我也在她的带动下看了这部电视剧。”李文英告诉记者,他确实也有过翻译出版《甄嬛传》的想法,但无奈全书篇幅实在太长,最终搁置下来。“虽然《甄嬛传》在韩国热播,出版之后有畅销的胜算,但若要打入韩国图书市场,篇幅要缩减至《步步惊心》这种程度。”李文英还认为,影视剧的热播固然能带动小说原作的销售,但前提是小说本身写得好,否则也不会卖得火。

  声音

  谈“文学华风”还为时过早

  在海外影响太小,成功只是运气

  畅销书作家桐华的《步步惊心》在韩国大卖,茅盾文学奖得主麦家的《解密》也在欧美国家走红。今年上半年,麦家小说《解密》的英文版在21个英语国家同步上市,《纽约时报》《卫报》以及BBC等西方主流媒体争相报道,英国杂志《经济学人》甚至给出了这样的评价:“终于,有了一部伟大的中国小说。”著名的企鹅蓝登书屋出版集团将《解密》纳入“企鹅经典”,与《尤利西斯》《百年孤独》《洛丽塔》等作品并列。

  桐华和麦家在国外的走红是否只是巧合,还是有其必然联系?“文学华风”是否真的在全球文坛盛行?有出版界人士认为,“文学华风”必将发展成为一股不可抵挡之势。不过在记者的采访中,大多数业内人士对此并不乐观。“下这样的结论还为时过早!”资深出版人邵敏认为,无论是《步步惊心》还是《解密》都属于大众消费文学,它们的热卖只属于“商业输出”范畴,“真正经典的文学作品在国外的印刷量很小,阅读人群也很少,我们必须要有清醒的认识。”麦家《解密》海外版权的“推手”谭光磊也持同样观点,而且他认为,多数西方出版商及读者对中国当代文学的印象,仍旧停留在封闭乡村、扭曲性爱等上面,明显存在误读。连麦家自己也说,华语文学在海外影响太小,《解密》的成功不过是运气。

  C

  分析

  诸多难题“困住”华语文学

  翻译难成本高,出版社没动力

  华语文学为何很难“走出去”?多年从事版权工作的L女士认为,主要原因在于翻译比较困难。“在国内精通英文的人一抓一大把,但想找个精通中文的汉学家却很难。”L女士感慨说,中文小说太难翻译了,“你玩写作技巧,隐喻什么的,英文怎么翻啊?”她认为《步步惊心》和《解密》之所以在国外成功,在于小说的可读性强,“老外爱看故事性强的小说,麦家和桐华的书都被改编成影视剧,故事写得很精彩,又不深奥,所以容易被外国读者接受。”L女士甚至认为,国内网络流行的玄幻小说将来或许能“走出去”,因为国外也有玄幻这一分类,而且玄幻小说大都天马行空讲故事,背景都是虚幻的,不容易产生隔阂感。

  翻译的困难还在于费用上,国内译者翻译外国作品的酬劳一般是千字六七十元,但国外译者翻译中国作品的酬劳高达千字千元,高了十几倍。“也就是说翻译中文小说是一个字一块钱,一部长篇小说几十万字就是几十万元的翻译费,到头来在国外还卖不出几本,都打不平翻译费,这样亏本的买卖出版社毫无动力。”L女士坦言,很多知名作家的作品在国外印得很少,莫言也就几千册而已,“阅读的读者仅限于一个小圈子。”不过L女士也认为“文学华风”的盛行并非毫无希望,“起码现在要比从前强,了解中国文化的汉学家越来越多,就拿莫言得诺奖来说,一部分要归功于作品的翻译者。”

 

 

 

责编:杨娜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