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口积庆里老住户:“听说后面还有慰安妇的坟”

2015-05-14 08:50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积庆里现在的街巷格局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多了一些附属建筑  记者彭年 摄

(长江日报)汉口积庆里由民族资本家李子荣于1924年置业兴建,为一座1纵4横5条巷道组成的里份式民居建筑群,是抗战期间武汉沦陷后日军在武汉开业最早、设置最集中的一处慰安所旧址。记者昨日踏访积庆里,这里现在居住着400多户居民,老巷道的建筑基本上保留了旧时风貌。

    积庆里被日军严密把守

    汉口积庆里慰安所于1938年11月25日建成,由日本陆军控制,它的规模最大,共有“慰安妇”约280名,其中韩国人约150名,日本人约130名。

    记者昨日探访,从统一街转到文书巷,一直走到积庆里的一个入口,都没有看到有关的指示牌。

    《别忘了我》中描述,“积庆里慰安所有5个出入口,每处都有日本宪兵把守。”这与年近九旬的武汉市文史馆馆员徐明庭的回忆一致。

    他说,武汉沦陷期间,积庆里被侵华日本陆军宪兵队占领,普通百姓根本不知道里面是做什么的,不仅中国人不准入内,日本侨民、日本海军也不能自由出入。直到日军投降后,许多“慰安妇”从里面逃出来,人们才弄清里面究竟是怎么回事。

    比流浪要饭“还要再下十八层地狱的生活”

    《别忘了我》中,在积庆里慰安所,有的“慰安妇”怀孕了还被迫接待日军,惨死后白布一盖就拖了出去。现实生活中,李天英当“慰安妇”5年,受尽日军的摧残,最多的时候一天要接客20多人。她在一份口述回忆中,将这段日子形容为比流浪要饭“还要再下十八层地狱的生活”。

    “那时我才13岁多,那个带队的会说日本话的女人,让我学日本女人的方式打扮、倒酒……还让我陪着那个胖军官睡觉,我说我不愿意,这个日本胖军官用绳子把我的头、手、脚都捆绑起来,然后撕去我的衣服,在我的身上肆意蹂躏……”

    在慰安所里,“慰安妇”悲惨无比,她们只穿一条衬裙或干脆什么也不穿,用被子裹着,被迫接待门外排队等候的日本士兵。

    60岁的胡先生从小在积庆里长大,他说,父母在1945年抗战结束后就住进这里了,他们见过那些“慰安妇”,“听说后面还有埋她们的坟”。

    武汉的日军慰安所多达60多处

    从韩国掳来的李天英,只是受难者之一。她的“慰安妇”生涯,从哈尔滨开始,辗转到枣庄、石家庄、香港、武汉等地。她在武汉,有没有进过积庆里,现在已经没人知道。

    武汉抗战史专家、湖北大学教授田子渝告诉记者,他在台湾搜集武汉历史文献时,发现了两份日本外务省的文件,“文件中说,武汉沦陷后,哪些人要先进城,其中就有‘慰安妇’,这引起了我的注意”。

    回到武汉后,田子渝委托在日本的朋友寻找相关资料,找到了确凿证据:当年负责汉口积庆里慰安所的日军武汉兵站副官山田清吉,与汉口积庆里日军慰安所的军医长泽健一,分别于1978年和1983年在日本出版了《武汉兵站》和《汉口慰安所》。两本书都记录了积庆里日军慰安所建成始末,并附有历史照片、方位图和示意图,成为日军在武汉设置慰安所的重要佐证。

    据记述,1938年10月25日武汉沦陷,日军在武汉三镇迅速建成20多处慰安所。至1945年日本投降,武汉的日军慰安所多达60多处。

    近些年,武汉地区的专家们多次呼吁尽快对积庆里旧址进行抢救性保护,警示后人勿忘国耻。

 

责编:龚晓菲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