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父子兵:三代人守护故宫文物长达90年

2015-08-04 10:01 来源: 成都商报
调整字体

  1937年,四川抗战历史上有这么一群人:在战火纷飞中将故宫文物安全转移四川的文物专家们。其中,原清末宫廷画师梁廷炜及其儿子梁匡忠负责押运护送故宫文物,从陕西宝鸡经汉中、广元、成都,到四川峨眉,躲避侵华日军大轰炸,保护文物万无一失。然而,梁廷炜护送文渊阁《四库全书》等故宫文物转移到台湾后,就再也没有回到大陆……梁廷炜的儿子梁匡忠,以及梁匡忠的儿子梁金生则留在了北京故宫。

  今年是北京故宫博物院成立90周年,梁家三代人守护故宫文物正好也长达90年,他们因为在抗战期间转移这批故宫文物,分隔两岸,改变一生命运。

  7月29日,成都商报记者走进北京故宫博物院采访到原故宫文物管理处处长梁金生,为您揭开梁家三代人与故宫文物转移四川这段尘封70多年的秘闻。

  成都商报记者 彭志强 北京报道

  南迁

  画师变押运工,

  光打包就花了大半年

  “其实,我已经是梁家第五代故宫人。高祖父梁德润、曾祖父梁世恩、祖父梁廷炜都是宫廷画师。” 梁金生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他的高祖父梁德润曾担任咸丰皇帝的宫廷画师,一直延续到他爷爷梁廷炜这一代,工作性质才转变为跟文物打交道。故宫至今仍藏有梁德润的画作81件,梁世恩的画作9件,多为花鸟画。

  谈到祖父梁廷炜的一生,尤其是押运护送故宫文物到四川峨眉这段惊心动魄的经历,梁金生说得很动情,“爷爷(梁廷炜)原来担任宫廷画师,继承祖业。他的命运有三个拐点。第一个拐点是1925年,故宫博物院成立,他从宫廷画师变成文物清理工作人员。具体任善后委员会的工作人员,负责清点清宫的公私物品。第二个拐点是1933年故宫文物南迁,他又变成了文物押运工,具体负责押运文物转移四川。第三个拐点则是1949年押送故宫文物去台湾,从此再也没有回归大陆。”

  自从1925年故宫博物院成立,梁廷炜跟文物工作打上了交道。最早在故宫博物院,院中设立了古物、文献、图书三馆,梁廷炜被分配到了图书馆,进行图书的编目整理。可是这种平静生活几年后就被战火打破。

  “九一八”事变后,华北危急。对于拥有众多国宝文物的故宫博物院而言,把数量庞大的重要文物装箱运送到安全地成为当务之急。但是,选文物,给文物打包都非常耗费时间。故宫人光打包就花了大半年时间,一共1万多箱。每件文物的包装至少有4层:纸、棉花、稻草、木箱,有时候外面还套上个大铁箱。这一步骤保证了运输途中不论翻车、进水,损失都会很小。“南迁文物数量非常庞大。书画、铜器少不了,还有《四库全书》等各种文献。我还记得父亲曾经提起过,有石鼓(原为国子监文物)曾转移到四川峨眉。具体选了什么文物以及名字,我现在也记不清楚了。” 梁金生说。就这样,从挑选“南迁文物”到如此耗时地完成包装,故宫人共花了近一年时间。

  1933年2月5日晚间,北平(北京)全城戒严,故宫博物院的1万多箱文物从神武门广场出发,军队护送几十辆板车轮流运往火车站,沿途军警林立,街上除了板车疾驰的辘辘声,听不到一点别的声音……被指派押运这批国宝的梁廷炜,就以押运工身份和家人开始了辗转华北、华东、华南、西南,历时16年南迁西移的艰辛历程。

  西移

  南迁文物三路转移,到乐山、峨眉和安顺

  1937年,卢沟桥的枪声响起,抗战全面爆发。随着8月13日淞沪会战打响,南京也面临战火,放置在新成立不久的故宫博物院南京分院的这批南迁文物不再安全。院里决定将文物分三路向后方疏运:一路运到汉口,转长沙、贵阳,保存在贵州安顺的“华岩洞”;一路运到陕西的宝鸡,经汉中、广元、成都,保存在四川峨眉;还有一路沿长江而上,经汉口、宜昌、重庆、宜宾,保存在四川乐山。

  时任故宫博物院文献科长欧阳道达则率队,负责汉口到乐山的押运工作。

  而梁廷炜就负责宝鸡到峨眉的押运工作,而且带上了自己的儿子梁匡忠。这一路上,上演了一场故宫父子兵入川转移文物的佳话,也从此改变了梁家三代人的命运。

  “这批故宫南迁西移文物,在安顺、峨眉、乐山三处安放,故宫方面还分设三个办事处,其中爷爷梁廷炜被分配在乐山办事处。在那个特殊时期,我父亲梁匡忠还在读书,也被迫休学,一直跟随在爷爷身边,押运守护这批故宫转移四川文物。” 梁金生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当时文物护理工作人员极其缺乏,故宫博物院文献科长欧阳道达破例决定,让17岁的梁匡忠提前参与故宫南迁西移文物的押运守护工作。而梁匡忠则具体参与峨眉办事处方面的文物工作。

  故宫文物转移四川,对于梁廷炜、梁匡忠这对故宫父子兵而言,最大的收获是梁匡忠在四川峨眉娶妻生子。“就是在这里,我父亲认识了我母亲刘玉娥。因为母亲是四川峨眉人,所以我也是半个四川人。”说到此处,梁金生那紧皱的眉头才渐渐舒展开来。

  对于梁家人而言,峨眉,不仅仅是故宫文物转移安放地,更是梁家新生命诞生的地方。因为在整个押运国宝的过程中,梁匡忠先后有两个孩子分别在乐山、峨眉出生。有意思的是,梁家的孩子们,名字也都以国宝押运所到之地取名。“我的大哥出生于1944年,是在国宝押运到四川峨眉时出生的,因此取名叫梁峨生。大姐是1946年国宝押运到乐山出生的,乐山古时叫嘉定府,因此取名叫梁嘉生。”梁金生说,给孩子取名的主意就来自爷爷梁廷炜,爷爷希望孩子们长大后记住这段历史。

  而梁金生是梁匡忠家中的第三个孩子,是在故宫文物从四川峨眉东归江苏南京时所生,取名梁金生。“我们家后来出生的孩子,父亲也如此取名,比如我的妹妹也于1950年出生于南京,取名梁宁生。弟弟则是在文物回归北京故宫后的1956年出生的,故取名梁燕生。”

 

  守护

  晾晒时卫兵护驾,遇空袭立即转移

  故宫文物转移四川,面临交通运输、文物保管、躲避轰炸诸多难题。

  据欧阳道达后来撰写的《故宫文物避寇记》一书介绍,从1938年押送文物入川,是因汉中遭遇轰炸,为避遭空袭,而改迁成都,储藏在大慈寺内。“当日川陕车辆极感缺乏,又以急运棉子及时播种,更无多余车辆疏运文物。”而从陕西汉中迁移到成都的文物,又遇到下雨,天气潮湿,怕文物受损的问题。后来翻山越岭终于运送到峨眉,又面临晾晒文物的安全问题,经常是卫兵持枪护驾。而每次遇到空袭,就会立即快速转移文物到寺庙或防空洞避险。

  “我父亲以前就跟我讲过,他和爷爷那时在乐山安谷乡,只要一出太阳,就会把文物拿出来晾晒,以防止潮湿。” 梁金生回忆说,尤其是书画类的文物,最怕潮湿受损,没有轰炸的日子,故宫当年的工作人员都会反复晾晒文物。

  而为了保证晾晒文物万无一失,欧阳道达制定了严密的库房管理制度。各库平时上锁签封,进库开箱需经办事处主任欧阳本人批准,两个以上工作人员一道启封开锁,填写开箱登记表。每箱有哪些文物,也都造册,有编号方便查找。管理人员各有分工,互相制约,共同监督。

  目前在四川省乐山市档案馆保存有一件特殊的感谢函,就从另一个侧面道出押运保护故宫文物的艰辛。1947年2月5日,故宫文物迁离乐山时,故宫博物院乐山办事处致乐山政府的感谢函,该函写道:“本院迁储贵辖境安谷乡文物,感荷贵县政府始终爱护,并于典守事宜随时惠予指导,八载于兹,文物赖以安然无恙。而先后移运工作,复承热心协助,籍已利便进行。兹值奉命集中重庆,所有文物水陆转运业已完成,用特备函申谢。”这一函感谢,记录了故宫文物专家和乐山安谷百姓历尽艰辛,共护国宝的传奇往事。

  而与梁廷炜同往的研究员那志良曾在《我与故宫五十年》中讲述过故宫文物转移四川这段押运险情。梁金生说:“我也听父亲梁匡忠说过爷爷此行惊险不断。其中,一次是躲避日军轰炸。爷爷正在文物交接中与新绥公司的阎淳朴先生结账,突然警报来了,大家都往城外跑,往一个桥洞跑。结果敌军先扔石块,然后是低飞扫射,菜籽地里死了不少人。跑过去时,已经轰炸结束,爷爷躲过一劫。还有一次是爷爷从乐山沿大渡河押运故宫文物至安谷的途中,因为逆水而上,加上事态紧急,撞到巨石,不慎落水,还好他并无大碍。之后押运文物都比较顺利,有惊无险。”

  虽然四川在抗日战争期间遭遇多次大轰炸,但是庆幸这批故宫南迁西移文物,在安顺、峨眉、乐山三处安放,无一受损。

  守望

  三代人守护90年,有浓厚的故宫情结

  梁德润、梁世恩、梁廷炜、梁匡忠、梁金生……在梁家这五代故宫人的命运中,梁廷炜承上启下,呈上延续宫廷画师血脉,启下传承守护故宫文物,三代梁家人甚至守护这批文物已经长达90年。虽然他们与故宫文物的命运紧密相连,梁廷炜、梁匡忠、梁金生三代人为故宫文物倾尽心力,但是文物和人的命运又都不是自己可以掌控。

  1949年,梁金生的祖父梁廷炜接到命令,要参与将2972箱故宫文物押送至台湾,梁金生的父亲梁匡忠接到的命令是留守故宫博物院南京分院。“据父亲回忆,当时大家并不知道是分离两岸,以为和往常在四川峨眉、乐山之间分别执行任务一样,只是暂时分别。所以,并无哭哭啼啼的场面。” 梁金生说,与梁廷炜一同押运故宫文物赴台的亲人,还有他的祖母、大哥和二叔,而三叔也按指示去了台湾。“真的没有想到,剩下的家人全部回到北京后,直到爷爷1972年在台北去世,我们再没有见过他。”

  从小跟随父亲梁匡忠在故宫院子里长大,梁金生也有浓厚的故宫情结和文物情结。从1979年考进故宫做泥水匠,参与故宫古建筑维修,到负责保管整理故宫库房文物的“大内总管”,坐在故宫东华门附近的办公室里的梁金生感慨万千。“正是因为梁家几代人的故宫情结,以及父亲的教诲,我当年以知青身份返回北京,第一志愿就是报考故宫。虽然当时只有工程队招工,还干不了文物工作,我也愿意从泥水匠做起。直到5年后,我被调到保管部总保管组,负责文物总账、文物征集以及库房保管,才开始跟文物正式打交道,一直干到故宫博物院文物管理处处长,我都在负责清理保管文物,至今已经清理了180多万件文物了。” 梁金生说,其实他已退休8年,至今还被故宫返聘负责文物清理工作。

  当记者追问他是否考虑让儿子梁骏成为第六代故宫人时,67岁的梁金生望着窗外,右手放在摆满故宫文物资料的办公桌上,意味深长地说:“要看缘分。”彭志强

责编:龚晓菲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