溥仪宫闱之事曾成媒体炒作话题 “皇上”颜面扫地

2016-09-27 08:30 来源: 北京青年报
调整字体

  

    《你所不知道的溥仪》

  ◎作者:贾英华 ◎人民文学出版社 ◎2016年6月出版

  “末代皇帝溥仪的人生脉络众所周知,但诸多细节却被淹没在历史长河中。溥仪生前还有哪些不为人知的背后故事?哪些故事更接近历史真相?晚清研究专家贾英华历时三十年采访三百多位溥仪身边人,挖掘溥仪一生人所罕知的背后故事,揭示晚清宫廷闻所未闻的历史细节,于本书首次披露诸多珍贵照片及文物,让你换个角度看溥仪。”

  溥仪的宫闱之事,成了各大媒体炒作的话题,顿使“皇上”颜面扫地

  直到最后,闹出了文绣离婚案。其实,文绣之所以最终离婚,与一个叫玉芬的女人有关。若探究起来,玉芬是民国大总统冯国璋的孙儿媳妇,据说跟文绣也沾点远亲。只因文绣的妹妹文珊与玉芬彼此关系极熟,文珊又经常来安慰姐姐文绣。在一次彼此聊天之中,文绣实在忍耐不住,便对妹妹述说了“天子婚姻”的实情:“我结婚九年来,竟然从来没跟溥仪同过床,如今吃饭也不同桌了,零花钱又很少。在我看来,溥仪简直视我为无……”

  玉芬听文珊转述之后,便开始打抱不平。她气愤地说:现在早就不是皇帝年代,已成了民国。如今民国崇尚自由、平等、法治。于是,在她与文珊的周密策划和鼓动下,1931年8月,天津发生了轰动国内外的淑妃离婚案,这被媒体称为“妃革命”。

  实际上,此前文绣早已不大跟溥仪说话。1931年8月的一天,文绣的妹妹文珊借口姐姐心情不好,想带她出去散散心。溥仪自然无法拒绝,于是就派一个贴身太监跟着姊妹俩乘车驶出了静园。

  然而,三人来到国民饭店之后,文绣却一反常态,转身对太监说:“你回去吧,就跟溥仪说我不回去了,跟他法庭见……”

  此时,文绣已不再口称“皇上”,而是直呼其名。据说,起初溥仪听到太监禀报之后,误以为文绣纯属瞎咋呼。

  “咋呼”二字,是由满语转换过来的一句老北京话。原意是泼妇,后来演变成了虚张声势且吓唬人的意思。

  由于文珊事先做了周密安排,文绣走进屋内,便见到了三位律师,张文俊、张绍曾及其他一位律师。有赖玉芬事先做了周密安排,文绣与这三位律师见面,其目的便是具体探讨与溥仪离婚的程序。

  其实,若仔细探究起来,最初文绣并未直接提出离婚,据说,先是通过律师向溥仪明确提出两点要求,大意是:一是,溥仪对待两个妻子,法律地位应当平等,一视同仁。溥仪须与婉容分开居住,且与文绣每月至少同房两次。

  二是,如溥仪不同意上述要求,则承担离婚后果,须付给文绣五十万块大洋赔偿。

  若说到第一条,文绣明知道溥仪做不到,仍如此提出来,岂不是成心吗?溥仪派出代表清室的二位律师,都姓林,人称“二林”,其中一位主办律师叫林廷琛。然而,双方交涉的结果并不妙。这也是谁都能想象到的。文绣仍然坚持自己的主张,丝毫不退让。而溥仪态度也倒很明确:只要文绣不离婚,其他都好说,只是索要五十万大洋太多了。金额多少,是离婚案中双方争执的一个焦点。

  当溥仪听到文绣夜不归宿的消息时,异常愤怒。就在文绣当晚未回静园第二天,媒体便公开见了报:“淑妃昨未回宫。”

  现在分析起来,很有可能这就是文绣的律师事先策划好的。当时市面上发行量比较大的有三大报纸——《大公报》《益事报》《世界日报》,大多竞相报道了此事。这桩离婚案在媒体热炒期间,有一位文绣的族兄跳出来,在报纸上毫不客气地指责文绣:我家历代蒙受皇恩,从爷爷辈即为吏部尚书,朝廷二品大员,文绣现在如此这般,对不起皇上……

  当然,这些话是否溥仪暗中指使,找不到证据,但可以说,这至少代表了溥仪的声音。

  随即,她在报纸上发表了宛如唇枪舌剑的辩言。文绣的犀利文锋,在报端崭露头角:“就法律而言,咱俩既不同父,亦不同母……”文绣一方面表示不认这位“族兄”,同时,也公开披露了一个令人吃惊的事实:“侍帝九年,未蒙一幸。至今仍为处女之身。”

  这则消息,使国内外及媒体大为震惊。溥仪的宫闱之事,成了各大媒体炒作的话题,顿使“皇上”颜面扫地。由此发生了双方律师之间的再度交涉。从内心而言,溥仪并不想离婚,觉得太没面子,而从本质上看,他极力想尽快了结此事。也就是说,这桩离婚案的背后,溥仪仍然有着更加难以尽言的“隐秘”。

  (连载三十八)

 

责编:张晋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