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延高:多一双眼睛发现生活

2012-06-19 16:04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车延高被书迷“打围”要签名。

  诗人车延高诗话人生。

  小诗迷现场踊跃提问。

  车延高:多一双眼睛发现生活

  真情讲述,零距交流,书友欢笑,掌声热烈……著名诗人、“鲁迅文学奖”诗歌奖得主车延高带着新诗集《车延高诗歌自选》,做客本报“爱上层楼”读书会真人图书馆,在融侨锦江会馆书吧与近百位书友品读名篇、分享经典、签名赠书、诗话人生。读书会上,硚口区委宣传部、团区委组织机关干部、社区书友会、图书漂流点、青年理论学习小组等书友代表积极参与,热情互动。

  以下为车延高讲述实录:

  记者余晓春实习生许馨尹/文

  记者梁超/图

  今天非常感谢长江日报“爱上层楼”读书会和硚口区委宣传部,给我这么一个和大家共同交流的机会。建设“读书之城”,这样的读书会值得推广。

  我本人是写现代新诗的,也就是白话诗。和我们过去传统概念中的古体诗不一样,现代新诗实际上从进入发展期到今天时间也不长,将近百年的历程,所以整个现代新诗现在处于一个发展的进程当中。对于现代新诗,很多人认为是从西方进来的,它不是产生于我们自己的本土。因为在五四新文化运动之后,中国诗坛出现了一大批优秀的诗人,像大家比较熟悉的徐志摩、卞之琳、郭沫若、胡适等等,他们的诗歌创作大量地借鉴了外国诗人创作的经验,因此在中国这么一个古体诗延续了几千年的国家,现代新诗突然出现一个繁荣,那么就认为来源应该是从西方舶来的。我个人认为不能这么看。我认为,中国现代新诗实际上还是产生于我们自己的本土,从本土上逐步地演化过来的。《诗经》中有一些诗歌,来自于民间的采风,都有一些白话诗的初步的萌芽。《关雎》这首诗大家都熟悉: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实际上它就有一定的白话基础在里面。翻看我们古典的一些诗歌文本,都有比较明显的白话诗的特征。唐朝是中国诗歌的发展鼎盛期,而里面很多诗歌都有非常明显的白话诗特征。李白的《静夜思》: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白居易的《花非花》: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还有“举杯消愁愁更愁,抽刀断水水更流”等等,都明显带有白话诗的特征。宋代,词的发展达到了一定的高度,白话诗的表现手法就更为突出。秦观的《鹊桥仙》: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陆游的《钗头凤》:红稣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到了元代,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这可以说就是比较典型的白话诗了。

  2007年时,我接到一个文友打来电话,要我赶快到网上去看,说我们的藏族同胞在300多年前就写出了非常优秀的白话诗。谁呢?仓央嘉措。仓央嘉措的诗歌就是纯粹的白话诗,而且写得非常唯美。还有,像咱们大家比较熟悉的陕北地区的信天游、西北地区的花儿等民歌,都白话而唯美。我今天带给大家的诗选当中,有一组诗是我刚刚在第五期的《诗刊》上发表的。这组诗歌我采取的就是借用中国民歌的元素,把花儿和信天游的表达方式揉合在一起,凸显出情感的表达和艺术的张力。我写的是现代新诗,实际上也就回答了我所要回答的问题,中国的现代新诗,并不是从西方过来的,而是在我们本土上产生的。

  眼睛一亮还是心灵一颤?

  什么样的诗才是好诗?这同样是围绕现代新诗来说的。我们今天社会,和40年前的社会是有一个很大差异的。我们今天的每一个人,在看待这个世界,认识社会生活的时候,都具有一种多元性的视点。同时我们的立脚点,也具有一定的多元性。这就决定了我们每一个人对诗歌好坏的评价标准不会形成一个定于一格的思维模式。我们今天的诗歌审美标准是多元化的,同样一首诗歌,有的人说好,有的人就说你写得很差。我举个例子,咱们湖北有个很优秀的诗人叫田禾,他的诗歌采用的一种纯白话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内心世界。他有些诗句我很喜欢:“给我一条路,我就回家。”这是很好的句子,很实在,很老实,很醇厚,有张力。我是比较倾向于这种表达手法的。

  我给大家的诗选当中,其中第二组诗歌,大家可看一下。这一类诗歌,我不用华丽的辞藻,用的都是一些极其普通的语言。像《提心吊胆的爱你》,是写父母对女儿之爱的。咱们每一个做父母的,尤其是你养了女孩,你看了这首诗就会觉得写得很真实,爱得很自私,爱得很提心吊胆。我写《一瓣荷花》,这类诗歌,它就不是写得那么实,它写得比较空灵,像这类诗歌它就写人类对唯美的一种追求,它可以产生一种共鸣。这类诗歌,它不是对某一个具体事件的转述式的描写,它是靠一种诗人的想象力,给你拓展一种非常开阔自由的,可以让你展翅翱翔的想象空间。它很需要诗人的一种灵感和想象力。这种想象力非常重要,它有时候就是诗人的一种天真。举个例子说,我前几天在咱们的高铁火车站,看到火车底下洗手间部分往下滴水,可能是水管漏水。但有个小孩子一看,对他爸妈说:“火车尿尿了。”还有,小孩早晨看见太阳升起,正好落在树杈上。小孩就会说:“爸爸你看,太阳被树杈卡住了。”这是小孩的天真眼光看到的东西。但是诗人如果用艺术表达的方式写出来,它就成为了一种想象力。想象力有时就蕴藏在天真之中。

  什么诗是好诗?除了实在、真实、空灵、意境、想象力等这些艺术表现手法,我个人感觉:一个诗人如果能够做到用血掺着泪去熬心写诗,那么他写出来的一定是非常优秀的作品。为什么?它的效果决定它的优秀。这类诗作会产生一种强大的冲击力和震撼力,引起人们强大的共鸣,对人的心灵是一种唤醒。汶川大地震期间,咱们的手机上都流传了很多诗歌,其中有一首诗《妈妈》,流传得很广。它的语言表达方式上没有什么特别华丽的东西,用的是最普通的语言,但是当时很多人看了这首诗以后都落泪。我在汶川大地震期间也写了不少诗歌,一共13首,其中有一首叫《父亲的庄稼》,我采取一种很普通的语言表达方式,但是产生了强大的震撼力。这就是说,当诗人和一个大的社会事件及人们共同关心的命运产生结合的时候,如果你是用心熬血去写,你写出来的作品就能在更多的人心灵当中产生共鸣,这就是好诗。再一种写作就是用聪明和技巧去写,这种写我觉得实际上有时候会自觉或不自觉露出一种自己都掩盖不住的本质,叫做“玩”。这种作品有时候也能被人认可,为什么呢?它的技巧很好,它的语言表述比较陌生,我们在看惯了传统的诗歌这么一种发展模式之后,突然看到这么一种作品,就感觉很新鲜。这一类作品是创作者对艺术的一种追求,对汉字艺术应该说也是一种贡献。但是就诗歌艺术表达的本质来看,它所产生的效果,只是让人眼睛一亮,而不会让人心灵一颤。

  诗人要多一双发现的眼睛

  另外,我想谈谈我的诗歌创作。我觉得任何一个诗人在写作的过程当中,应该本着对社会负责的态度去写,你的作品是要给人们提供一种精神上的食粮,而不是为了让人们单单伸出夸赞的拇指。这个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诗写得好与不好,你个人要有一个标准,千万不要被别人说好或者说坏去左右自己。有时候诗歌艺术在创作的过程当中,它有一个被逐步认识的过程。

  我曾经写过一首诗《村口》,很短,就几句话:村口,是一个解不开的结,走进去的人会出来张望,走出去的人,一步三回头。这首诗很短,在语言上也没有什么特点,只是偶然一个瞬间突然想到自己回家乡后要离开时对故土的一种眷恋心境。但是今年4月份,有一个刊物给我寄了一本我的诗选评论集来,有一个评论家把我个人诗选的500多首诗歌全看完了,然后一首一首进行评定,他认为精品的选了30多首,可以称为优秀诗歌的选了50多首,其他的他认为一般。很有意思的就是,他摆在第一的就是《村口》。其实我觉得这首诗写得一般,但是他认为非常好。这就是不同的视角对诗歌的不同看法,也是认识上的思维不对称性取决于不同的审美方位。如果这个评论家是个城市人,他无论如何都不会选这首诗排第一。

  还有一点我要强调,我们在进行文学艺术创作过程中一定要用心,这个用心就是要自己一定要比别人多一双发现的眼睛。这是非常重要的。其实就我个人的诗歌艺术创作,我觉得它不是完全凭着灵感去进行的,更重要的是凭着对生活的一种感知、体验和发现去进行创作的。实际上在文学艺术创作的过程当中,只要你深入生活就会发现生活,发现生活就可获得艺术创作的灵感。你用发现的眼睛去对待生活,风就会吹来灵感的种子。有一回秋天,我到外面去踏秋,走到农村看见麦场上堆了很多麦垛,田里面农民在割麦子,割了以后用牛车往回拉,这个时候人就一下想到一个问题,咱们吃饱饭之后,就要打个饱嗝。我一看此景,马上脑子里冒出一句话来:秋天打着饱嗝。就想了这么一句话,用纸条一记。所以很多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的包里面只要掏出来就是一包纸条,走到哪儿发现什么事儿有兴趣,马上用笔记下来,怕过会儿忘了。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回来以后坐着休息一想:秋天打着饱嗝……秋天在想,怎样消化,越堆越高的麦垛。你看,这成了一首诗了。有时候早晨一起来,到阳台上一站,太阳升起来就像一枚橘子,或者像一个鸡蛋黄。就想:这个夜晚还是很神奇的,夜,把太阳洗得干干净净。就想了这么一句话。隔了一段闲了又拿出来,把它写一首诗吧:夜,把太阳洗得干干净净,让黎明背着它上山,上去了,天就亮了。你看,这又成了一首诗。这是来自于哪里呢?实际上,并不是靠什么灵感,它就是在现实生活当中,我们偶然间触及某种事物,作为一种符号打入你的脑底,在一个特定的时期,当你有了一种闲情逸致坐下来,你再把它和其他的东西产生一种勾连,可能一个艺术创作的形象,或者一种画面,它就变成了诗句。

  我写了900多首诗,现在还有100多首诗不敢拿出来发表。但是我还是在坚持写,我更多的是以自己对艺术的追求和热爱作为标准。长江日报问我这次读书会讲什么,我说了三句话:有阅读才有欣赏,有热爱才有诗情,有生活才有灵感。

  特别鸣谢本期读书会:主持人汤洁(长江网记者)、微博维护吴凯(长江论坛)、视频拍录谢源(长江论坛)。

  ●现场对话

  记者余晓春实习生许馨尹

  书友:您的诗歌创作非常活跃,产量很高,请问您是怎样写作的?

  车延高:我写诗就是利用业余时间。我的第二本诗集作叫《把黎明惊醒》,我给自己写了一个序,“挤进时间的缝隙里写诗”。我有个习惯,就是早上不敢睡懒觉,生物钟一到点就要起床,睡了懒觉一整天头都是晕的。所以每天早上起来到上班以前,有两个小时时间,就是我的读书写作时间。八点半准时上班,我就全力投入工作。而晚上我的时间主要用来看书,读经典和新书。

  书友:您的很多诗作都写到西藏的人文特色,您特别喜欢西藏吗?

  车延高:首先我特别热爱西藏,我在这里给西藏做一个广告:请到西藏来吧,西藏是一个天堂。我去过西藏一次,但在青海呆过6年。青海和西藏都称之为青藏高原,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我记得刘醒龙写过一首诗叫《用胸膛行走在高原》,写得非常好。所以我觉得到那个地方去之后呢,我们是用灵魂在行走,该写出更好的诗。

  微博网友:看您写《徐帆》等白话诗觉得非常感动,能说一说创作的动机么?

  车延高:这个很矛盾,既是被动的命题作文,也是主动的一种即兴写作。因为当时《大武汉》杂志要求我在上面开一个栏目,这个栏目叫作“诗歌眼睛里的武汉”。因为我生活在武汉,应该为这片土地写点东西。因此我写了吴天祥,写了周韶华,写了何红仿等。而徐帆、刘亦菲、谢芳也是我们武汉人,我写她们的目的就是为了讴歌武汉的杰出人物。他们都是武汉人的代表。

  小书友:我是小学五年级学生,我们班有很多同学喜欢写诗,请车老师对我们小文学爱好者指导一下。

  车延高:对于小朋友提到的诗歌创作,你首先一条,要让自己还原一个本我。我在这个年龄写诗的时候,是让我的童真当家作主。你的童真实际上就是最好的诗歌语言。第二个就是多看优秀作品,消化、借鉴他人的东西。第三在生活当中多观察。其实就在你学校当中也有很多值得观察的,你注意观察就比别人多了一双发现的眼睛。

  书友:请问车老师如何看待古典诗歌?您自己写不写古典诗歌?

  车延高:古典诗歌是中国诗歌艺术发展的顶峰,到了唐代应该是达到了一个巅峰状态,到了宋代词又达到了一个巅峰状态。古典诗歌这种高度的凝缩性使它的很多句子在我们进行文学创作,或者日常生活当中借用的时候,形成了很大的独特性、优越性和便利性,有时候一句话就能把人的心绪表达出来。比方李白说的,天生我材必有用。今人想再超越这种制高点很难。我个人也喜欢古典诗歌,也喜欢背,也喜欢写。不瞒你说,我也写古典诗歌,但不敢拿出来。因为自己对古典诗歌研究不多,再加上它有严格的格律,我感觉对情感自由表达有一定束缚,而我写诗更多的是遵从自己流畅的性情表达,所以更喜欢写现代诗。

  车延高论诗

  ●诗歌是用微言大义来表现博大精深。

  ●一个诗人如果能够做到用血掺着泪去熬心写诗,那么他写出来的一定是非常优秀的作品。

  ●用技巧写的诗,让人眼睛一亮;用心血写的诗,让人心灵一颤。

  ●诗人要比别人多一双发现的眼睛。

  ●诗歌是要给人们提供一种精神上的食粮,而不是为了让人们单单伸出夸赞的拇指。

  ●我的诗歌艺术创作不是完全凭着灵感去进行的,更重要的是凭着对生活的一种感知、体验和发现去进行创作。

  ●有阅读才有欣赏,有热爱才有诗情,有生活才有灵感。

  (记者余晓春辑录)

  ●网络关注

  记者余晓春实习生许馨尹

  本次“车延高邀您书话人生”读书会,除了作为主办者的长江网,还引起了新浪、网易、豆瓣等多家网站的关注报道。现场新浪微博大屏幕频频互动,众多网友发表感言。

  虹鹰:车老师说,。品读车老师的诗,感觉他更像是人生旅途中的一位睿智的观察家和思想家,他用诗歌表达着自己对生活的热爱和感激,凝聚着深邃的智慧光芒。读它,就是读一种智慧,读它,就是读一种思想。

  瞬间:听车延高“诗话人生”有寄(藏头诗):车驰神往读书会,延绵泉思情意摧。高屋建瓴舒文采,诗话人生众相随。

  古炉:读书会仿佛六月的下午茶,车延高以一个纯粹诗人的身份引领我们走进清凉而温情的诗歌殿堂。《一瓣荷花》充满浪漫主义唯美色调,想象饱满、意境丰富,看似观景,却处处生情,令人想象无穷,回味不绝。又如《意境以外的意境》,赋予意境灵魂,散发着迷人的柔情,同时留给读者无限美好的想象。

  长江汉江666:车延高老师诗话人生,挤进时间的缝隙里写诗,有执政能力也要有执笔能力。经典!

  简单快乐729:听车诗人讲述有一种感觉,就像当人心里有个太阳,不面朝大海,也会春暖花开。

  预告:“爱上层楼”读书会下期嘉宾——华中师大音乐学院院长臧艺兵

  臧艺兵,华中师范大学音乐学院院长、教授、硕士生导师,香港中文大学哲学博士,华中师范大学非遗研究员,央视音乐频道特聘专家。主要著作有《中国音乐史》、《民歌与安魂》、《音乐如何表达真理》、《一个中国人的福泽谕吉情结》等。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