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骏:重新定义“悬疑” 真正恐怖的是人内心的悬疑

2012-09-25 09:07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蔡骏:重新定义“悬疑”

  预告:“爱上层楼”读书会下期嘉宾——“范长江新闻奖”得主张以庆

  张以庆,湖北电视台著名纪录片导演、高级记者,第五届“范长江新闻奖”得主。其作品曾多次获国际、国内各项电视大奖,主要代表作有《舟舟的世界》、《红地毯上的日记》、《英和白》、《幼儿园》等,分别被译成英、法、德、荷兰语,并进入欧美主流媒体。曾被邀请到北大、清华、北影、北广、中国人大、上戏、武大等多所名校作学术讲座。

  记者余晓春实习生陈思君

  书友:人内心的悬疑和未知世界的悬疑,您觉得哪种悬疑更恐惧?

  蔡骏:当然是人内心的悬疑。因为未知世界的悬疑有好有坏,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真正恐怖的是人内心的悬疑。比如《聊斋》里面的很多鬼都是善良的,比鬼可怕的是人。

  书友:一般的作家写小说是来源于生活,你写小说是来源于您的想象吗?

  蔡骏:小说可以分为经验型小说和非经验型小说,两者都是可以的。比如说写历史小说和武侠小说的,肯定不可能亲身经历嘛,都是以想象为主的。写现实生活的小说,我觉得更多地是对人本身的关怀,小说中的人物很多都有你身边人的影子,从这个角度来说,确实很多的小说跟生活有关。我前几年的小说想象力的成分更多,最近几年的小说现实生活的成分更多。

  书友:悬疑小说和纯文学小说有很大的差距,你是如何获取创作灵感的?

  蔡骏:悬疑小说是很多元化的,有的跟生活关系不大,有些是跟现实接触得很紧密。我最近写的小说完全来源于现实生活。比如我的《谋杀逝水年华》,其实完全是发生在当下生活中的故事,是对中国社会的一个浓缩。至于说我的创作灵感,那一定是自然而来的,不要你去寻找,是灵感来找你。现实中很多小事,会给我很多联想。

  书友:有人说您的悬疑小说陷入一种怪圈,不是致幻技就是催眠术,对此有何感想?

  蔡骏:有没有催眠术内容我记不清了,致幻技我好像从来没有多写过。这都应该是很久以前的作品了。你看的作品可能不是按年代顺序看的,现在的作品其实是完全不一样的。

  书友:现在电子阅读是一种新兴的阅读方式,你觉得它算不算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阅读呢?

  蔡骏:电子阅读当然也算一种阅读,这个毫无疑问,只不过是阅读媒介不一样而已。但现在的电子阅读物有一些问题,相对来说浅一点,或者说碎一点,因为有许多人在手机上看书,用破碎的时间,很零散地看,就很难得到真正的收益。

  书友:怎样有助于读悬疑小说,读点心理学有没有帮助?

  蔡骏:这个不一定,好多悬疑小说与心理学无关,只有少部分相关。但小说毕竟与学术著作不同,小说里即便运用一些心理学相关知识,也未必符合学术的正确性。小说毕竟是虚构的,不一定要拘泥于和学术著作挂钩。

  书友:您写悬疑小说的动机是什么?

  蔡骏:我觉得首先是为自己而写,这一点是最最重要的。你想到了一个故事很兴奋,觉得很有创意,很有满足感,这是一个最基本的、最原始的目的。我相信绝大多数优秀的小说最开始都是基于这个最简单的目的,而不是其他的。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