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伯庸:所谓古董,就是高深莫测地作假

2012-10-25 15:22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所谓古董,就是高深莫测地作假

(武汉晚报)古董收藏成了现在生活中的一个热点,《鉴宝》“砸宝”之类的电视节目也成为收视噱头,收藏是一种爱好,还是一个局?本报明起连载《古董局中局》,也特别专访作家马伯庸

  问:书里出现了很多关于古董的专业知识,像包浆啊、坑锈啊,这些知识都是从哪来的?在写这本书之前做过哪些功课?

  答:我一直对古董都怀有浓厚兴趣,虽然没有收藏的条件,但平时也会刻意搜集一些相关的书籍论文什么的,也时常去逛逛古董市场,跟那里的人聊聊天,听听八卦掌故。俗话说,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接触多了,慢慢地就有了最最基本的常识——不是说我已经熟知古董,而是找准了方向、摸对了门槛,能做到有的放矢。以前我在大学上课,一位教授说过:“我这门课,学完以后不要求你对本专业有多深的了解,只要你能问出为什么,就算是学到东西了。如果什么都不懂,恐怕你连问题都问不出来。”我之于古董行当的了解,差不多就是在能开口问出为什么的阶段。

  问:古董这个行业高深莫测,能否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

  答:既然是高深莫测,那么就很难简单介绍了。我曾经问过收藏界一位资深玩家同样的问题,他想了想,竖起了两根手指:“用两个成语来形容,就是“泥沙俱下”“鱼龙混杂”。里面能人高人很多,骗人唬人的更多,充满了变数和不确定性,比武侠江湖还精彩。在这个行当里混,眼力、人脉、运气、心思一样都不能少。

  问:您经常去潘家园或者其他古玩市场?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好玩的事?

  答:潘家园去的最多,离家近嘛。我几年前在潘家园的一处地摊看到一本《推背图》,说是光绪年出的,开价一百多。卖家口若悬河,说这书是从某位翰林家后人收上来的,当时压在粮仓里塞老鼠洞,多亏他慧眼识货云云。我当时脑子一下进了水,鬼使神差掏钱买了下来,一买回来就后悔了——这书稍微有点眼力,就能看出是故意做旧的赝品,我就这么让人给打眼了。我想把那书扔了又舍不得,就随手翻开看,一条条跟市面上流行的《推背图》版本进行对照,别说,还真让我对照出点名堂来:这本赝书里有些条目和时下流行的金圣叹版推背图不太一样。换句话说,这做旧的赝品,是以另外一个版本为蓝本,所以与金本不尽相同。这么一比较,就能得出一个结论:《推背图》虽然号称是唐代李淳风所做的预言,其实历代都有人在不断进行添篡,好显得它预言准确。从赝品而证古书之伪,也算是一个塞翁失马式的乐趣吧。

  问:您在书中提到,古董一行归根结底就是“真”和“赝”之争,随着鉴定技术的发展,这个问题会解决吗?

  答: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古董的鉴别技术日益发达,古董的造假技术也日益提高,现在的鉴别技术发展速度跟得上造假技术吗?很难。一种新的鉴定技术开发出来,会击破一种老的伪造手法,但很快就会有相应的伪造手法出现。比如说,现在有一种热释光技术,用射线照射瓷器和陶器,不同年代的器物会热释出不同的光谱,可以借此判断存在年份。这个技术一推出,就让从前的做旧手法无处遁形,统统失效。但很快伪造者就想出了对策,造出赝品以后用X光进行照射,就可以欺瞒过关。

  再比如说青铜器。伪造者从前用酸坑技术“咬”出铜锈,但鉴定技术很快就可以用化学检验来判断铜锈的成色真伪。可伪造者独辟蹊径,他们想出办法把真的锈片贴到赝品上去,你鉴定一下,锈片是真的,就想当然以为器物也是真的,就中了他们圈套了。

  问:古董造假已成为产业链,能举例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这个黑色产业吗?

  答:现在国内的古董造假分为两个层面,一个层面是走高端路线,尽可能做得精致仿真,骗过专家与鉴定技术,堂而皇之地走进拍卖行,骗一把大的;另外一个层面是低端路线,即大量生产小成本的伪劣赝品,这些赝品在行家眼里不值一哂,却可以骗到不懂古董的普通老百姓,利用他们想占便宜发大财的心理设置圈套,骗取钱财,一次不大,积少成多。前不久有过一个明代郑和用过的瓷器保温壶,就是一个比较极端的例子。那件“古董”假得不能再假,破绽到处都是,但真的就有人信以为真去买,还拿到节目上去鉴定。

  问:有句话是说古玩市场的:95%的“行家”拿着95%的钱买95%的假货。古玩市场是否就是如此?

  答:我甚至觉得95%的假货都有点低估了赝品的比例,古玩市场可比想象中复杂得多。说是鱼龙混杂,可几千条鱼里,不一定能碰上一条龙。有兴趣在这个行业大展拳脚的人,没有华山捷径可走,只能多看多学多揣摩,还得有好的心理素质——被骗上十几回是必然的。

  【访谈】

  记者周绍云

  马伯庸 作家,曾获2005年度中国科幻银河奖读者提名奖和2010年人民文学奖散文奖。

  《古董局中局》

  马伯庸著

  凤凰出版社

  古董造假、字画仿冒,古已有之。

  在古董斑驳的纹理中,承载着一个民族的文化,一个时代的风貌,它的价值,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但可怜的人类却只会用金钱去衡量它。

  而本来一文不值的东西,精心涂抹一番,就可以价值连城;巨大的利益,令无数人铤而走险,更有一些家族,父传子,子传孙,世世代代在这个晦暗不明、凶险万状的江湖上营生。

  翻开本书,了解古董行当里的文化传承与江湖险恶。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