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微电影《昙华林》导演张欢:不先锋很生活

2013-01-25 10:20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微电影《昙华林》海报。本组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长江商报消息上周六,光谷大梦电影部落放映室中挤进了几乎50人,荧幕上放着一部讲述现实主义爱情故事的微电影《昙华林》,取景全部来自武昌昙华林的民居、街道与商铺。

  半小时的电影放映之后,是导演张欢与观众交流的时间,有的观众说到这部片子有侯孝贤电影的感觉,对话不多,长镜头一镜到底,也有观众在讨论开放性的结尾,认为还需拍摄前传续集各两部才能讲清故事,而电影中有一段发生在情侣间的武汉话对吵,则因其表演自然和台词的犀利幽默被一致评为最出彩段落。

  张欢一脸络腮胡,看上去比实际年龄成熟不少,除了活跃在独立影视制作圈外,他还是武汉草根话剧界中一位极具行动力的组织者与参与者,去年12月以来,他将话剧表演兴趣小组的活动发布在豆瓣中,由此召集来一批固定成员,现已基本排出了一部原创话剧,下一步是尝试在酒吧演出。他说自己“真的热爱话剧,已经离不开它了”。

  疯了一样“玩”话剧

  锐读:你是怎么走上话剧和影视这条路的?

  张欢:上大学时,每年都有为期7天的艺术节,有一整天是话剧社表演比赛。我当时是被临时拉去演戏,后来演着演着,又做起调度的工作,等我误打误撞进了话剧的门,发现已经完全被吸引了,后来的大学生活就是跟疯了一样玩话剧。我没有经过专业训练,都是自己捉摸规律,演的也多是传统的本子。

  做影视是10年以前的一个转向,但这10年里我也没有离开话剧,特别是2010年时被一个朋友拉进一个草根剧组,在173BAR里演过几场,当时觉得自己真的热爱话剧,已经离不开它了。

  “我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

  锐读:现在武汉的话剧气氛怎么样?有没有好转的趋势?

  张欢:我不觉得跟以前相比现在的气氛更好。其实就我所知,武汉一直有一个草根话剧圈子,最早在2004年就有苏祎做的PET工作室,到后来的方糖盒子、郎剑飞的江湖戏班等等。但有个问题是,10年过去了,在做事的还是这么几个人。

  很多人说大学生是话剧艺术的新鲜血液,各个高校的话剧团也都做得风生水起,但实际上对于大学生而言,话剧只是他们人生中的一站,毕业之后绝大多数人就远离了。

  锐读:从政府层面上来说呢,近几年有没有感到有利的动态?

  张欢:没有,我之前为了拍一部儿童片,给广电总局打电话问有没有相关项目的扶持基金,但没有得到任何答复。后来我想,无论是否有扶持,我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

  不指望找到投资

  锐读:拍摄《昙华林》历时一年,它很可能是无所回报的个人之作,而话剧目前看来也是这样,为什么还要做?

  张欢:我成立了一个文化传播公司,因此靠接一些商业订单,充实自己的经济能力去做真正想做的事情,包括拍电影和做话剧。我不指望找到投资,因为不想听别人的指挥,而且现在靠拍微电影已经在赚钱了。

  话剧最大的支出是场地费用,现在我们在昙华林有一个工作室,虽然很简陋,但场地问题最终解决了。而且我们的班子固定在五六个人,最大的问题是大家的休息时间难以正好凑到一起排练。不过这些问题我们都会想办法解决。

  锐读:这部话剧先锋吗?

  张欢:不先锋,很生活,是一位台湾剧作家为我写的剧本,内容很有意思,开年后我将在一些酒吧中开始试演。

  我早已脱离了学生时代,包括今天的放映会我都不太欢迎学生前来,因为他们没有类似的生活经历,可能很难看懂我所要表达的东西。我现在在做的是面向成年人的酒吧话剧,在武汉,酒吧话剧这个概念的普及和推广,也许还需要一段时间,但我相信未来会越来越好。

  本报记者刘雯采写

  《昙华林》

  放映时间:1月26日(周六)19:30

  地点:隐形人咖啡馆(街道口京韵花园A-1号)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